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伪装者】[楼台]茱 萸

一个现代AU,和上次的没什么联系

爱护心灵,拒绝插刀




拍手[0回]







“生活缺乏自律,精神一塌糊涂。”



对于他独在异乡的生活状况,明楼在进门1分钟后中肯地给出了评价。明台不满于家长搞这种突然袭击,正要抗议,一眼瞥见对方眼下淡淡阴影,想来也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脚刚沾地就一路直奔这里,已经跑到嘴边的抱怨被他咽了下去。



“今天不上课?”



明楼手边没带什么行李,就好像出差途中顺便来他这儿查个寝;他松了口气却也有些空落落,嘴上理直气壮:



“昨天开始放春假。”

“放假了怎么不回家?”

“多大的人了动不动就回家,同学会笑话我的。”

“那你也该打个电话回来。”



明楼脱下风衣,左看右看找不到地方放,衣架和椅背上都堆满了各种不知洗没洗过的衣物,再也没有一块地方留给一件外套。见他皱眉,明台眼疾手快地抢过那件衣服在手里折了三折,而后郑重其事地搁到一片凌乱的床角,似乎那才是整个房间里唯一还算干净的角落;明楼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伸手一把扣住弟弟的下巴,端详了一番洁白下颌上不羁地冒出来的一层薄薄青茬,挑眉道:“不修边幅。”

明台穿着背心睡裤、头发乱七八糟,脸上只有一双眼睛是亮堂的,一看也是一早就窝在屋里没有出门见人的打算,嘴角残留的一点痕迹大约是没冲干净的牙膏。他被明楼拽进浴室,战战兢兢地站好。



“你的剃须膏呢。”



他看着明楼在镜柜里东翻西找,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用完了,还没买……”



明楼皱眉,见他一脸的无辜,叹口气低下头去打开热水,一边拿起洗脸池边半块香皂打湿在手心里。明台感觉到那双手带着温暖、湿润和芬芳的滑腻抚上自己的脸,慢慢地润湿整个下巴直至脖颈;他仿佛一只小狗被细心地照料毛皮,无比地安心舒适。



“别动。”



明楼无视了全身防水的智能电动产品,而是从柜里翻出一把防备不时之需、但从未真正用过的剃刀,一手捏着他的下巴,一下一下,慢慢地动作。他一动不动地仰着脸,任由锋利的刀片在皮肤表面呼啸而过;明楼的脸近在咫尺,他离家近一年,忽然对陪伴了自己迄今人生中大半时光的人顿生熟悉又陌生之感,心里一乱就闭上了眼。



“怎么,还想英勇就义啊。”



明楼话中带笑,手上没有停顿,没多久已经清理完毕,还拧了把热毛巾连带下巴脖子和脸一道抹了遍,用力之大弄得明台哎哟直叫。精致脸庞本就尚存稚嫩,打理干净看来凭空又小了几岁,明楼满意地捏了捏他的鼻子。



等到两人把房间清理完毕,日头已经升上半空。他本来计划着过个没有计划的一天,明楼的到来打乱了一切。兄弟二人在家都不是会主动捡家务来做的人,此情此景却也别无选择;他只当是明楼实在对他的懒散看不下去不得不以身作则,顺便逼他学习独自生活的正确路线。他穿着最后一件没有被扔进洗衣机的T恤,和明楼通力合作,好不容易把被子完整塞进干净被套里,窗外鸟语花香,阳光铺了满床,他只想一头钻进被褥里再也不起来:



“哥,好饿呀。”

“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

“有外卖单。”

“你这小子,平常就是这么过日子的?”

“我不会做饭,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会做你不能学吗?”

“我学业繁重!没时间。”



明楼毫不买账地哼了一声。房子当初是明镜挑的,环境优美交通方便,厨卫卧储一应俱全甚至还带个漂亮的小花园,但因为明台不会打理,现在成了野草乐园。明楼拎着他寻到厨房,翻箱倒柜从冷冻室旮旯找到一盒速食意面,看了看还没过保质期,于是开火烧水下了锅;没有其他配菜明楼又亲自煎了两个蛋,吃的时候全推到明台那半边桌子,说是上了年纪以后不喜欢那股蛋腥味儿。看着坐在对面的兄长用塑料餐叉吃着速食面条,慢条斯理不慌不忙,仿佛两人正置身高级餐馆,盘中盛的是精美珍馐而非微波快餐,明台吮着温热的蛋汁,感觉这个画面充满了超现实的戏剧感,没憋住笑了出来,明楼瞪他一眼,又吞下一叉面条。




“哥,你看这件好看嘛。”



他躺在沙发上伸长了手,把购物页面凑到正在书桌前查看他课业的明楼面前。明楼接过手机凑近看了会儿,皱眉道:



“价格好看,衣服不好看。”



明台一把拿回手机,悻悻然道:



“代沟!”



明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不反驳,一边翻着他这学期的课本,问道:



“想家吗。”



沙发上一阵沉默,而后是辗转翻身的声音。



“一个人寂寞的话,多交交朋友。但是要找可靠的,别去结交些狐朋狗友,没好处。”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交女朋友了没?”

“啊?没……啊。是谁一直在说‘要以学业为重,不许拈花惹草’来着?”

“我也说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还年轻,大哥怕你憋坏了。”

“憋什么,我可以自己解决!”



明楼忽然乐不可支地笑起来。意识到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跳的明台羞恼不已,嚷嚷着要跟姐姐告状,说大哥不让他学好。





“什么时候考的持枪证?”

“上个月拿到的。有个一起来的同学,在国内时候就认识,过来以后第二个月就在市中心遇到劫匪……现在还躺在医院。”

“……嗯。不管怎么说,一个人出门在外,安全最重要。这里很多东西,毕竟和家里不同。”



气候更是不同。昼夜温差有如换季,夜深后更是天凉如水。明楼将他揽进怀里,把被子紧了紧,又沉声叮嘱:



“你万事小心,不要伤到自己就行。”

“嗯。大哥放心。”

“睡吧。”






等他醒来,天已经很亮,整洁的房间与往日天壤之别,提醒他并不是做了一场梦。床铺的另一半是空的。床头柜上的便条字迹刚劲,掷地有声:



『好好学习,认真生活。』



再看,纸条下面还压着张信用卡,在晨光里闪闪发亮。



——呸!这就想收买我。他气鼓鼓地翻身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滑开屏幕,页面上正是他看中好几天的那件衣服。正如明楼所说,它是那么地平淡无奇却又价格不菲,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名牌欺诈的味道;像大哥这样一个作风谨慎、品味稳重的男人,是在怎么样想象了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的样子之后,才得出这样的结论的呢?不得而知。或许,在明楼的眼里,弟弟本就应该是人群之中最鲜艳耀眼、出落不凡的那一个……想起自己时不时的叛逆和顶撞,他的眼睛一热,默默地把脸埋进臂弯里——如果心里没有沉甸甸地装着一个人,你永远不会明白。





:您好,这里是客服031号,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不好意思,昨天我的订单能取消吗?那件衣服我还是不想要了。

:确定要取消吗?但是系统显示您已经付过款了呀。

:咦?





//.END.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