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楼台】思 凡




有一年,苏州本家有个不远的亲戚家里做寿,明楼带他去听堂会。三折过后,寿星遣人送了戏单上楼来,请大少爷点一出爱听的。明楼正给被花生酥末儿呛到的明台喂水,接过来,也不看,只把戏单搁到怀里的小祖宗眼皮底下道:“小少爷想听什么?”明台还没到上学的年纪,字也不认一个,抬眼望望他,伸出指头随手戳了一行。明楼一笑:“好,就听白娘娘。”




「青儿,妳看那只小船上,坐着一个郎君……」




台上旦角儿莲步轻摇,水袖委婉,这一折还未到武戏,明台听得无聊,扭着身子要下地;明楼摁住他,又安抚似的轻轻拍他背脊;才子佳人的唱段,向来不是明楼属意,这天不知怎么,竟是心情很好似的,贴在他耳边轻声跟念道:



“……风流俊雅,十分可爱,若能与他了却夙缘,不柱我下山一场辛苦。”



热热闹闹的日子,观众的目光都落在戏台上头,这柔声细语的一句,仿佛只唱给小家伙一个儿听。明台眯了眯眼,安分下来,抬头冲着哥哥下颌吧唧亲了一口。




「我心想.愿把誓盟深讲,怎能够双双比翼同效鸾凰.咦.细思之恐佳人不允,使我彷惶。」



那日一场听下来,年幼的明台只记得那身势伶俐的青衣贴旦儿一时挥舞拂尘、一时又自半空中接过双棍缭乱翻飞、好不潇洒,还有那台上轰然炸开的烟火,令他当真以为是蛇娘子的法术而兴奋不已。等到他懂得去追究什么鸳鸯折颈、负情堪恨,十数年过去,却也没人再带他去听白蛇传了。





“别这么麻烦,随便吃点就行了。”



明台不理他,全神贯注手里的物事。明楼走过去,眼见明台娇养到大的细白十指与一团团淋漓模糊的血肉纠缠在一道,心里一阵酸痛;从后头抱住了已与他一头高的弟弟,怀里曾经熟悉的身骨因着这几年的风风雨雨而不复从前健硕活力,给他忽然一搂,竟撞出一声低吟来。



昏仄的小厨房里,只有顶上一盏黄灯,将无言立着的二人映出几道淡影紧紧交叠。黄昏正落,窗外是最最平凡的人间景色。家家户户炊生烟起,只听得有谁还流离在恍惚紫陌之中,遥遥唱道:




「解铃须用系铃人,又向红尘走一巡。识取魔皈原是道,两忘魔道便成真。……」





“明台。”



他一声一声,也不管回不回应,只低低地唤。



“明台,你恨不恨大哥。”



明台默默洗净了手,回身去抱他,却只笑不答。



“大哥那么远来看我,今天招待一道西湖蛇羹。”



明楼一愣,伸手刮他鼻子:



“瞎讲,西湖哪来的这道菜?”

“眼前不就是了?”



成年许久的人,眼里为何还能闪烁如此的纯真狡黠。他经年累月苦苦思恋的身躯在臂弯里轻轻颤抖,却并不抗拒他。他的手指和嘴唇,从温热到炽热,终于散落在夕阳沉没前这半刻的天光里。








『大哥大哥,白天烧香时候那和尚说什么了?』

『小孩子家不懂。』

『你说了我不就懂了嘛!他是不是劝你出家啊?那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出家要剃光头发,还要在脑袋上烧两串香洞,你不怕?』

『大哥先剃!不怕!』

『你小子。别想了,佛门不收我。』

『为什么?』

『说是我尚有一桩尘缘未了。』

『尘缘?什么尘缘?是不是你前世在洞中修炼千年,出山险遭杀身之祸,幸好遇到一个牧童……』

『你哪儿看的小人书,背得倒熟。』

『说嘛!』

『困觉!』

『困觉算什么尘缘!』

『和你困觉还不是尘缘?』

『啊?』







.完.





叹世人尽被情牵挽,酿多少纷纷恩怨,何不向西湖试看那塔势凌空夕照边。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