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楼台】微小小小小说:蓝色不生死恋





平均每年声称要离家出走3次、实践离家出走不到0.5次的明台,消失在家人视线中的时长达到了具有历史意义的72小时。



大姐已经哭得肝肠寸断。阿诚每隔20分钟和警局联络一次。阿香失魂落魄地把糖醋小排烧成了盐焗骨肉连心。就连上个月明台从同学那抱回来的狗都忘了啃明楼的拖鞋,耷拉着耳朵趴在门口,窗户外边一只麻雀飞过都能引得小畜生激动地吠上半天。



没有目击证人。没有挣扎痕迹。没有勒索电话。纸条上的鬼画符是某人亲笔。千真万确地没有良心。



明楼气得偏头疼都感觉不到了。本想吩咐阿诚停了明台的副卡逼他回家,又怕小家伙真的流落街头;没想到三天过去查不到挥霍成性的明小少爷半宗刷卡记录,恐怕是临时投靠了什么狐朋狗友。明楼极不情愿地拨通了王老师的电话,对方听闻事情原委,拐弯抹角地把明楼的教育方针里外嘲讽一通,最后撂下句“不知道,不在我这”就挂了他电话,简直可恶至极。




“你说,你是不是又骂他了!”

“大姐,我怎么会……”

“那你说说看,他为什么留字条说‘我走了,别找我,特别是大哥’?!”

“我……”




——我哪知道?



他委屈地想。







明楼在某个匿名租赁的公寓门口找到了那辆扎眼的太子车。



小东西眼睛红红的,抛兄弃姐浪荡在外看来是没睡好,还算有点良知。




“这次又怎么了?”

“哥,我不能在家里待了。”

“噢,又闯祸了?”

“嗯。”

“怎么了,跟我说说。”



他伸手温柔地揽住对方的肩。明台似是慌张一颤,一瞬想退避却又不舍地倚过来,磨磨蹭蹭地把指尖送进他手心里:



“我,我呢,不想当你弟弟了。”



明楼一阵头晕:



“那——你想当什么?”



他没听见回答,只感到嘴边一热,香甜柔软的触感一扫而过;见他没反应,又不甘心地干脆补了一下在嘴唇中央。



“我错了,你别讨厌我,我以后不去找你就是了。”



聪明漂亮的大男孩子在他面前垂下眼睑,自觉又贪恋地把手指慢慢抽回去,内疚得简直要哭出来。

这几秒种的长度仿佛宇宙爆炸膨胀又完全萎缩至不存在那么抽象。在他们的手完全地分开之前,明楼叹道:



“就因为这个啊。”



感觉没有受到应有重视的明台不开心地抬起头,动作过猛导致眼泪水啪嗒一记掉到明楼锃亮的皮鞋尖上。

当了他二十几年家长的人郑重地把他的手重新握回手里:



“我没跟你讲,你不是我们家亲生的。”

“……………………啊?”

“你是大姐和我在马路上捡到的。不过你那时候太小,长大了就忘记了。后来怕你东想西想,就干脆不跟你讲了。”

“……………………啊?”

“是真的。”




他当然藏了一半私心没有讲。明台一脸的蒙圈也让长久以来独自挣扎的他很是解脱。毕竟如果,只是如果,在某个有待商榷但未尝全无可能的将来,在他们万一真的冲破心障行其苟且的时候,对方的淫声浪语中夹上一句“唉呀喂阿哥你轻点”的话,他为人兄长近廿年的良心,多少也是会有点点过意不去的你说是伐啦。





.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