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K】[伏见中心]孤独情圣诊疗手札//02:情书

※好——喜欢写室长的出场。那种发现自己管教失误之后积极善后却半点都不打算反省的糟糕上司mode。 

※从某个角度来说伏见依旧病得厉害,但这是真正好转之前必经的过程。 这集和Dr的互动比较多也比较有趣。

※即使从未真正出场也有着强烈存在感的主角相方。是我想达到的效果。

※因为觉得有必要,从这一章起把每篇的副标都补上了。


 

拍手[0回]

 
 
 
 
 
 
 
 
出于治疗的考量,我们从伏见先生的上级那里拿到了更为详细的资料。
 
 
 
没有精神病史。没有吸毒前科。没有酒精中毒症状。没有药物滥用记录。连交通罚单也找不到半张。除了入职S4之前几桩轻微的暴力犯罪记录,几乎没有任何摆得上台面的负面履历。
 
 
 
『那可难说。』整理着资料的助手调侃道:『公务机关总是有很多手段,嗯?』
 
 
 
我不作评论地笑了笑。
 
 
 
『不过那位先生,一看就是那种——即使真的劣迹斑斑、也让人抵挡不住的男人。』
 
 
 
看着助手别有意味的神情,我只好故作严肃地轻咳一声。唉现在的年轻人。
 
 
 
 
 
——只是,假如看过了他的诊疗记录,未必还能有人笑得这样心神向往吧。
 
 
 
 
 
 
 
 
 
 
 
孤独情圣诊疗手札
 
02:情书
 
 
 
 
 
 
 
 
 
 
 
 
 
没过多久,伏见先生的病情急转直下。
 
 
 
从淡岛小姐的叙述中,我们大致了解到他最近犯下的一桩越权伤害事件的始末。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大范围的影响(实际上由于时间、地点和涉案者自身的原因,当事人和知情者都寥寥无几)但是如果不是经由他的上级亲口描述,还真难想象他会在那种半公共场合引起骚乱。大部分人不是为他那淡漠冷峻的外表所迷惑倾倒,就是对着他兴趣缺缺、毫无干劲的态度无可奈何。
 
 
 
对于伏见先生这种类型的病患,任何忽然性的情绪爆发,都是非常值得留意的案例。假如时机恰当,在保密政策的许可范围内,记录下他的详细病情,对于诊治而言至关重要。
 
 
 
……——原本是这样打算的。
 
 
 
 
 
 
 
 
 
『突然叨扰深感抱歉,但还是先拜托您照顾伏见君了,医生。』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的大人物。
 
 
 
只是在传说之中听闻过的S4部门最高阶官员,突然地出现在我的诊室里,跟进来的部下利落地打发走了原本预约在这个时段的病人。
 
 
 
温然有礼的语调,像是万里晴空之中忽然飘起的雪珠一样,冷得叫人肃然起敬。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手上还拖着另一名病患。
 
 
 
『……午安,伏见先生。』
 
 
 
我试着向这位神情极度不满的患者问好。撇开被打断了正常日程的困扰以及突然面对政府要员时那不可避免的紧张情绪,这已经是我最沉着的声音了。
 
 
 
而他呢,比起上回来这里(实际上间隔还不到一周),似乎多了好几倍的不情愿。
 
 
 
我想,那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被明明已经是不得不在正常上班时间把某个国家公务人员给直接拖到政府精神医务部门——这种显而易见的紧急事态之下,却还能保持一脸不温不火的职务微笑的上司给亲自拽到医生面前的缘故吧。
 
 
 
『……啧。……唔,您好,医生。』
 
 
 
被几乎是一把将他扔到诊室躺椅上的上司不动声色地瞪了一眼之后,伏见先生还是乖乖地回应了我的问候。
 
 
 
 
 
——看来我们彼此都会面临一场苦战了。
 
 
 
 
 
 
 
 
 
 
 
 
 
要说他的情况是怎么个不容乐观,其实不需要过多的脑波检测、数据评估、书面报告,即使是外行人,光是从他的行为举止上,就能窥得一二。
 
 
 
『你们在外面守着,楼下也安排好人,别让他跑了。诊疗时间由医生说了算,至于这个部门往后推迟的日程,事后由S4的公关部门负责善后。还有……结束之后,叫医疗班再给他看一下外伤。』
 
 
 
『宗像室长,您管得太宽了。』
 
 
 
被撂在一旁之后却突然出声的伏见先生,看起来烦躁得马上就需要强制措施了(而那是我最不喜欢的)。而他那被打断的顶头上司却不愠不恼地微笑了一下。
 
 
 
冷然。
 
 
 
『如果伏见君能停止那种自残行为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放着你不管的。』
 
 
 
他意有所指地指了指左边锁骨的位置。在从心情越发地不好、却瞬间被浇灭了气焰的部下那里得到一个咬着下唇移开视线的表情回应之后,满意地离开了诊室。
 
 
 
 
 
 
 
 
 
 
 
 
 
『今天的情绪不太好呢,伏见先生。』
 
『……有点。』
 
『介意详细说说吗?』
 
『如果我拒绝,您会向我的上级汇报说我不配合治疗吧。』
 
『不会。倾诉与否都是您的自由。』
 
『……那我不想说。』
 
『没关系,我们换个话题。请问您最近受伤了吗?』
 
『……啧,真是……多事。』
 
 
 
(在这里,伏见先生似乎不自觉地抬起了手想要伸向一边的衣领,但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又把手放了下去。他的神情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落入了一种不耐烦却又难以克制的情绪漩涡之中。)
 
 
 
『……没什么,只是旧伤复发。』
 
『工伤?』
 
『要真是的话,我倒想申请津贴。』
 
『看起来很严重。』
 
『……何以见得?』
 
『您的领口。』
 
『……领口?』
 
『您不会想说,那是午餐时候沾上的酱汁吧。』
 
『…………啊。』
 
 
 
(有趣的是,伏见先生似乎这才注意到自己左侧的衣领上被染上了些许淡淡的红色。根据他的上司方才的言语提醒,以及他的病状所能导致的一些可能性,我基本能够确定那是血迹。)
 
 
 
『……您是精神科医师,不管外伤吧……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假如这是他人造成的伤口,的确与我无关,但如果是您自己的所作所为——请原谅,它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好吧。』
 
 
 
(他妥协般地叹了口气,然后忽然脸色一转,提高了声音,倏地站了起来。)
 
 
 
『那么您想要我怎么配合?给您里外看个遍?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类似痕迹之类的,然后写进您的诊断报告,是吗?需不需要我全部脱掉,啊?』
 
 
 
(使用着某种强烈的、抗拒着他人接触的语气这样说着的时候,他挑衅般地扯开了一边的衣领,露出那个似乎在很长时间内都引起给他极大情绪波动的外在诱因。我注意到那是一个复杂的伤口,混合着看起来较旧的烧伤和新近被某些锐物——从形状和深度来看很大可能是指甲——抓伤后造成的撕裂伤,还有一些被暴力破坏过的、紫黑色的痂残留在已经模糊的血痕之中,似乎是在尚未完全愈合之前就遭到了二次创伤,让人看过一眼就可以想象其过程的惨烈程度。在这重重伤痕之下,原本留在他皮肤表面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某些带着颜色的线条的集合,已经形状莫辨。而这种当面的、毫不掩饰的激烈表现,在他的病理记录中极为少见——客观地说,他上司的决断再一次体现出了相当的及时和正确。)
 
 
 
『不是完全没有建设性的提议呢,不过那样的话我还得额外申请一份隐私特许令,可惜我们目前没有那样的空闲,所以您只需要向我提供这种行为的前因后果和持续时间就可以了。』
 
 
 
(抗拒诊疗的行为没有得到预期的回应,他显得有些失落,然后倒是稍微冷静了下来。这很重要。)
 
 
 
『……我失仪了。请原谅,医生。』
 
『不必道歉,我明白你很焦躁。请坐下吧。我让助手再倒杯茶来。』
 
 
 
 
 
 
 
 
 
对话进行到这里,不论是病患还是我,都陷入了一种不能称之为愉快的气氛的控制之中。虽然挖掘出导致他突如其来的负面状态的原因,是治疗他的重要步骤之一,但是——即便不是作为医生,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看客,一个思维寻常的人类,见到原本温文稳重的人性情大变、行为反常,都是无法高兴起来的。普通人对于过去的创伤,要么选择闭口不提,要么就是过分夸大到连自己都被错误的结论所麻痹;他应该是经历过了什么事情,但在不愿对人提及的同时,却又竭力地使用某些激烈到难以想象的方式,不断地撕扯着情绪上的伤口。
 
 
 
 
 
重重考虑之下,我决定使用尚在试验中的疗法。
 
 
 
我给他留了适量的信纸(在这个时代很难买到)和一支笔。当他困惑地抬起头望着我,我解释道:你可以给任何人写信。
 
 
 
『——信?』
 
 
 
仿佛听到了什么奇闻异事,他抬起头诧异地望着我。
 
 
 
『为什么?有什么事情,发个message不就行了吗?』
 
『如果有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话,您也不会在我这儿了。』
 
 
 
他有些不满地挑起眉,又看了看桌上那些当今的人们都不甚熟用的物件。
 
 
 
『抱歉,我实在……对这个,不怎么擅长。』
 
『书信是过去的人们寄托情绪的重要媒介,你可以试试。』
 
『……太麻烦了,为什么非得选择这种极度不便捷的形式传达信息?』
 
『相信我,会对您有帮助的。』
 
『我能用键盘吗?我是说,任何不需要笔的人体学输入设备?』
 
『不可以。』
 
『…………』
 
 
 
 
 
一番如同和学校老师计较作业般的、商议不成的挣扎过后,他最终接受了我的建议,不太乐意地拿起了笔。
 
 
 
在正式动笔之前,他犹豫了至少有300多秒。
 
 
 
 
 
『写给谁都可以?』
 
『请便。』
 
 
 
 
 
于是他的第一封信是这样的:
 
 
 
「致 
 
      
 
        宗像室长:
 
 
 
请您务必考虑一下忙得要死要活的部下的心情,不要在上班时间玩杂志上的解密游戏了。也请不要在年终晚会上送我们拼图,我们才没有您那么闲。我是说,请别再偷懒了。」
 
 
 
他思考了一会儿,又加上一句:
 
 
 
「还有,把我的去年、前年和大前年的年假还给我。连续假日强制加班什么的,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以上。
 
 
 
 
 
                                                                                                 伏见 猿比谷 上」
 
 
 
 
 
 
 
 
 
『唔,相当有部门特色,很工整。』
 
『……谢谢。』
 
『不过有点太……公式化了?与其说是写信,不如说是在往许愿树上绑纸条的感觉。如果能更多地描述一下您的个人情绪,会更有意义一些。』
 
『您的要求可真多啊……』
 
『我这是根据您的病情来嘛。』
 
『好吧……』
 
 
 
 
 
于是他的第二封信是这样的:
 
 
 
 
 
「致 
 
      
 
        淡岛副长:
 
 
 
说实话,副长,红豆沙真他×的难吃。      
 
 
 
 
 
以上。
 
 
 
                                                                                                 伏见 猿比谷 上」
 
 
 
 
 
 
 
『…………嗯,这次倒是简略多了,也比较直截了当地表达了您的情绪。』
 
『这样可以了吗?』
 
『有进步,但还是不够。』
 
『……到底要怎样啊。』
 
 
 
他开始不耐烦了,一手托着脸,一边转起了手中的笔。
 
 
 
『您得想想您最想倾诉的对象。』
 
『我以为我对您已经倾诉得够多了。上次的难道不精彩吗?』
 
『嘛……的确是很不错的故事。』
 
 
 
回想起那个第一次让我见识到他平静外表之下不为人知的、汹涌波澜的述说,我顿了一下,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
 
 
 
『但是您心里一定还有着其他东西。』
 
『那无关紧要吧。』
 
『谁知道呢?或许您可以试试。』
 
『……我真的……不喜欢做这种事,医生。不能换个疗程吗?』
 
『您只需要放轻松点,伏见先生。好好想想。总会有出口。现在我会离开诊室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保证您不会受到任何打扰,您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这封书信。但是请记住,不论是诊室门口还是窗外、甚至是这栋建筑的大门口,都有着您同事们的严密守卫,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您的病情着想,请不要作出任何试图逃避诊疗的打算。』
 
『…………听您的就是了。』
 
『很好。那么开始吧。我一小时后会回来。』
 
 
 
 
 
 
 
事实证明,我的方法是正确的。
 
与事事不关切的外表不同,不夸张地说,他后来的作品洋溢着世间少有的感人真情(注:根据医疗隐私保护政策,信中人名作了相关处理):
 
 
 
 
 
『致 我亲爱的
 
 
 
MISAKI。我累了。我在这里就是想告诉你,我累了。我厌倦了这样苦苦地追寻着你,漫无方向地找你,从每一个可靠不可靠的人嘴里探听你的消息,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满世界地搜寻你的踪迹却连你影子的边角都踩不到。我厌倦了这样只能捕风捉影地探求你的自己,像个梦游病人一样活在过去没法醒过来。拜托,我也是有心的啊。我也想要新的生活啊。话说到这里你又要嘲笑我了吧,我知道。S4又怎么样,蓝衣服的走狗又怎么样,在哪里对我来说还不都是一样的。只要是没有你的地方,全都是一样的,不是吗。那个时候我想,只要离开了你,事情一定会有所改变吧。只要不是在你的身边,不是在那些随时能看到你对着别人笑、对着别人发怒、像只小狗似的对着别人摇尾巴的地方,我应该就能清醒些吧。可是,该死的,我根本从头开始就想错了。MISAKI。这种心情你一定不会了解的。你就是个十足十的笨蛋。你究竟记不记得自己多大了啊,个子没长脑子也越活越回去了吗,啊。我当然也是人啊,当然也会痛啊,你这笨蛋。笨蛋。笨死了。笨蛋处男,一辈子都是。你这样子永远也别想谈恋爱了,因为你一定会把对方给气死的。就像我一样被气出神经病。室长和副长都很烦的你知道么。不说这个。反正你就是不适合谈恋爱。MISAKI。我的MISAKI。你根本就会把对方给毁掉的。我的心已经被你摧毁了。碎成了一堆粉末,再也拼不起来了。你这家伙,根本谁也没爱过吧。就算我说我想睡你,你也不会明白我的意思吧。就算当面说想和你上床,你也会当成玩笑糊弄过去吧。我说你根本是拒绝去思考吧。我就是讨厌你这种地方你知道吗。就像讨厌烧肉便当里的腌菜,讨厌饭团里面的梅干和外面的紫菜,讨厌咖喱里的马铃薯,讨厌火锅里不是肉的一切。在你面前亲手烧掉的东西,在见不到你的每一天、每一天都痒得厉害,好不容易见到你了,它又疼得要把我榨干似的。就算叫你看着我,就算把你狠狠按在墙上逼近到可以接吻的距离,你也只会一个劲地发脾气,根本不会去想一想,我有多么需要你。MISAKI。你怎么能这样啊。你那颗小小的心里,究竟装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啊。那里面究竟塞了多少闲人杂事,让你连装进一个我的空间也没有啊。话说回来,我才不要和别人挤在一起呢,太恶心了。MISAKI。我说啊,MISAKI,你也想想我啊。你这个无情又弱智,盲目又健忘的混蛋,你就不能回过头来,看我一眼吗。……』
 
 
 
 
 
——非常让人动容,即使不明白前因后果,也能感觉到那异乎寻常的、炽烈的情感,是吧?可惜的是,经过了不多久的思量,他最终把这张纸也揉掉了。以下则是他最后一号作品,将千言万语,融进了极为简短的一句话之中:
 
 
 
 
 
『MISAKI,原谅我。』
 
 
 
 
 
 
 
而他始终没有对这一句话作出任何详尽的说明。
 
 
 
下午的诊疗时限到了。
 
 
 
 
 
 
 
 
 
当诊室的门再次打开,恢复了平日里刻板慵懒形象的伏见先生似乎让在外面守了数小时的部下们终于松了口气。有人帮他把外套穿上,另一人则将之前解除的长剑为他装佩回去。站在我们面前的又是那个冷静体面的精英官员了。
 
 
 
 
 
『给您添麻烦了,医生。』
 
『说不上麻烦,倒是您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即使是老久以前的伤痕,不好好护理的话可是会吃苦头的。』
 
『谢谢您的关心。』
 
『需要我介绍祛除疤痕方面的专业人士吗?』
 
『不必了,谢谢您的好意。』
 
 
 
他疼惜似的抚弄了一下衣领之下伤迹斑斑的皮肤,仿佛那才是无价之宝。
 
 
 
『我情愿留着它。』
 
 
 
 
 
 
 
临走之前,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问道:
 
 
 
『虽然不觉得现在还有什么纸质信件的投递系统,但是出于好奇还是想问您一句……您应该——不会把它寄到哪里去的吧?』
 
 
 
我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也许。』
 
 
 
 
 
 
 
 
 
 
 
 
 
//.02:情书.FIN.
 
 
 
 
 
PR

Comment

無題

平日裡的漠然慵懶,心裡卻藏有尖銳的愛與痛苦的執著
這樣混合氣質的伏見真的好喜歡
前兩封信真的好好笑【捶地
看虛太太的文會有很強的畫面和流暢感
或者說我的想像力很豐富XD?
順便被室長和伏見的互動萌到
伏見應該會挺不喜歡會看穿他隱藏的情緒和心緒的人
而室長和多多良應該都是這樣的人感覺
P.S:這樣說來主角相方是不會粗線的咯?

無題

p.s.s:每天都有來看有沒有更新喔> <

無題

  • 2012-12-11 16:19
  • edit
完了,猴哥这种炙热到疯狂的爱太吸引人了,太烫手了又没法丢掉啊。话说他的病真的能治好吗?

無題

  • 阿虚
  • 2012-12-12 16:19
  • edit
>>kildare

哈哈哈谢谢观赏XDDD

我觉得伏见——对室长的气魄和才智感到钦佩的同时,非常不喜欢他这个人本身吧v
就像你说的,一眼看穿了他的内心情绪,却什么都不明说,比起明着试探过他想法的多多娘,说不定室长这种类型让他更为光火吧vvv

P.S. 相方出不出现都没关系,他就在主角的心里,装得满满的v




>>糖

噗我觉得我和官方在这一点上意见一致:

真治好了的话就不是伏见猿比谷这个角色了啦233333

再说他自己不觉得病的话就OK(不对吧!

無題

今天突发奇想想把自己掰成猿美党【萌了太多年冷CP好苦逼T T
胡思乱想结果走向了一个奇怪的方向...?
乱七八糟不负责任地推理了一下结果好像掉下深渊OTZ
给你看点不负责任的妄想推理XD
纯当笑料就好
http://tieba.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27180003448&z=2041171418#27180003448

無題

不对应该是这个
http://tieba.baidu.com/p/2041171418

P.S:今天又看了一遍伏见的第三封信,在恋爱的痛苦这点上果然全人类都是相通的么Q Q

無題

  • 阿虚
  • 2012-12-17 19:25
  • edit
>>kildare

哈哈哈何必硬掰!说真的单纯地萌着某个单人角色不也很好吗vvv
区别就在于多少会希望他是被爱的那一个吧~

好喜欢太太,来表白(期待再看到太太的伏八文呀)

好想看看猴子的亲笔信……(重点错)
好羞耻哦,其实我逛这个blog次数还蛮多的,太太会不会以为我是个变态啊啊啊啊啊?(////^ω^/////)
因为现在专业的原因,好想亲手处理猴子的伤口和倾听他诉说哦~

话说,那封给Misaki的信,与上面两封对比起来也太肉麻坦诚了吧~!(可爱)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