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K】[猿美]情痴与怪物


BGM:


拍手[0回]

PR

【K】[禮尊]可愛い人生(A little love song for you)

HAPPY BIRTHDAY, SUOH.
HAPPY BIRTHDAY, MIKOTO.


拍手[1回]

【K】[禮尊]夏娃的誘惑

Sex & City (No


拍手[0回]

【K】[猿美]苦夏裡的陌生人(下)

I realized that I knew him long time ago.


拍手[0回]

【K】[猿美]苦夏裡的陌生人(中)

While he smiled to me...


拍手[0回]

【K】[猿美]苦夏裡的陌生人(上)

I met a stranger in the deep summer


拍手[0回]

【K】[猿美]脑洞里的玻璃糖,苦的。

AU。


拍手[0回]

【K】[猿美]討厭鬼







有句话,怎么说?十三四岁的孩子,狗都嫌。眼前的人明明早已不是那个熊孩子的年纪,却依旧日复一日地惹人愁。奇怪的是,在这个男人真的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反倒温顺可人多了,至少没有现在这么——嗯,让人冒火——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很惹人愁的八田美咲坐在墙根,想道。



他嘴里受了伤,被指甲盖刮过上颚的时候一阵一阵地刺痛,却最终没有下口咬。那样显得太没出息,也趁了对方的意。他才不想要伏见开心。至少当时现下,不想。



伏见笑了笑,一双眼睛像两团鬼火一样,幽幽地烧。他从湿濡的口腔里抽回手指,毫不介意地往制服上抹了抹。八田被盯得烦了,脸歪向一边,抿了抿嘴。伏见就着蹲下的姿势俯身凑到他耳边,低低地,慢慢地说:



“不错啊,一对八,还都是异能者。”



没什么力气也懒得搭理他的八田用鼻子哼唧了一声,姑且算是收下了一份盛赞。脸颊边又热又痒,他禁不住哆嗦了一下。伏见的味道于他而言太过熟悉,像用惯的牙膏那样,忘也忘不掉。热血烧过之后嘴唇干得难受。他舔了舔破皮的嘴角,粉红的舌尖在夜色掩映下像一片软软淡淡的花。伏见看着,看着,没说话,脚尖却隔着皮靴蹭到他膝弯下面,微微向外撩开。



八田转转眼珠,投去鄙夷的一瞥。



“给老子滚。”





——小型犬就是小型犬,都疼得站不起来了,还这么凶。




在把他用劲儿整哭之前,伏见甜蜜地想。







拍手[1回]

【K】[猿美]危险陌生人

AU。

联动。大概。






拍手[0回]

【出尊】金魚和我



摇れる赤い金鱼に移る心情
Baby I can go nowhere without you


拍手[0回]

要是有时间真想做个十个八个的来玩啊……






拍手[0回]

【K】[猿美/出尊]欺 負(x2)

猿美和出尊的校園日常(過去時)。

 


拍手[4回]

【K】One thousand ways to die but only one way to live on

1000 Ways to Die

but

Only 1 Way

to Live on

 

拍手[0回]

【K】家庭非伦理剧





“Bonjour~宗像邸吗?”

“早安,草薙君。好久不见了。”

“早安啊,尊呢?”

“在做家务。”

“………………Excuse me?”

“他在做家务,嗯。”

“……做家务?…………尊吗?”

“……是的。”

“那个,请问,你是在说…………我在说的那个尊吗?”

“我想是的。”

“你是在说——咱家那个打从生出来就连盘子都没端过一只、从来不知道洗衣剂和洗手液有何区别的尊吗?她、在、做—家—务?(吸气)请问这真的是咱姑爷宗像礼司府上吗?!”

“…………………………………好吧她在把我好不容易晾干的衣服揉成一团塞进衣柜里。什么事,说吧。”

“呼,就说嘛,我还以为打错电话了。”






//.end.




可是这会儿尊姐只穿着旦那的衬衫,你还有什么不满(住口。





拍手[1回]

【K】问这人间苦什么,怕不能遇见你







“伏见君,说实话,我认为即使我们在工作时间争论这种问题也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意义哦。”

“那室长早点承认自己是萝莉控不就好了。”

“这种评价真想原封不动地还给每天去中学校园门口等还穿着水手服的女友放学的部下呢。”

“可不想被年近四十却娶了16岁的老婆的上司这样说。”

“关于这件事,我想伏见君可能有所误会。”

“哈?”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之所以会和内人结婚,其实是有着深刻的渊源的。”

“……什么?”

“比如说——她前世其实是我深深爱过的对象,却因为一些身不由己的原因,一直未能将心意好好传达,以至于直到死别都心怀遗憾,更不要说是我亲手将他的性命了结,也全是为了世上种种不得已的缘故?所以到了这辈子,就算早一秒也好,我都想要尽快地弥补这份心痛与缺憾,因此即使要承受世人的眼光,我也不惜代价要让年纪轻轻不谙世事的她成为我的伴侣——”

“…………………………等一下,室长你……”

“又或者是——因为她实在如此美艳动人不可方物,以至于我第一眼就爱上了她,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么漂亮的孩子以后每天早上给我做味增汤罢了(虽然事实上后来每天都是我自己在做)。”

“……………………………………”

“——我这样说的话,你比较愿意相信哪一个?伏见君。”

“哪个都不要好吗。我想辞职了真的。”

“那写完这份案情报告再辞吧。”







//.end.




多感人啊(棒读







拍手[0回]

【K】科幻烂作(2版)





 

-礼尊-







“周防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们会不会其实是虚构的人物,在精心设计好的世界里按部就班地生活,消亡之后就会穿越到另一个故事里再度相遇,就这样无限轮回、永无休止地重续孽缘。”

“啊,是吗。”

“您好像不太相信的样子。”

“嗯。”

“其实我也只是随便想想。”

“你闲得慌吧。”




(其他倒没什么,只是有一点搞不明白——究竟为什么,无论在哪个剧本里,你的设定无一例外都是条子。)







-猿美-





“美咲,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你是机器人?!”

“对,对不起,猿比古,我怕你会用别样的眼光看我……”

“而且还是情趣伴侣型!”

“哇——!不要说出来啦!”





程序觉得好羞羞的说(屁。








//.END.







拍手[0回]

【K】喂,借个火





(嗤——)



“……你就不能正常地给我点上吗。”



就算是为了能听您对我多说一句话,我的答案也永远是NO。




//.END.




到底是怎么点上的?心领神会吧。







拍手[0回]

【K】某种轶闻





正说话的当口,上司的“那位”揣着点菜单小跑过来。轻飘飘的裙角在粉红色的空气里飞呀飞呀。



“伏见先生,这会儿可千万别回头啊……”



我们盯着桌上赫然印着『盛惠!女仆特别招待月』的广告单,内心默默祈祷着。







//.end.







拍手[0回]

【K】社会人





『烦死了,不想上班。』



发完这条推之后,伏见猿比古把终端电源按死,然后一把塞进了枕边人的睡裤里。对方嗷嗷叫着跳了起来。








//.end.








拍手[1回]

【K】90年代RPG

自己喜歡。


拍手[0回]

【K】一句话小说:硬是融入了校园元素的大人式GAL(?)





“所以我都说了这不是我的小孩是我老师的侄女暂时住和我住一起而已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宗像礼司你个混蛋毕业这么多年没见你就这么招呼我?”




.END.











拍手[1回]

【K】燃やせ

這個才是我自己喜歡的。

拍手[0回]

…忘记为啥写的了

真的。


拍手[0回]

假如原作就是美咲(♀)的話。之一。


拍手[0回]

假如原作就是尊(♀)的話。之一。

標題都寫清楚了,不要誤入哦。


拍手[0回]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