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复活】[云雀]×年○日的突发事件(事后ver)

 
 
 
 
 
 
 
本来还有大段的骸子描写,写完另一边之后觉得其实根本没必要的说。
 
云雀真是非常奇妙的一个人,就算他谁也不攻我也很喜欢他。
 
 
 
而这种心血来潮的感觉,简直好像在鱼龙混杂、四处是诡异美食和装扮粗糙的雏妓的异国街头兜售的袖珍小黄书似的。



 

拍手[0回]

 
 
 
 
 
 
 
 
×年○日的突发事件
 
 
 
 
 
等到欲情散去,云雀又想起了那个梦。假如说他那明明没什么闲置空间去处理琐事的大脑,真的把他所看过、听过、碰触过、经历过的一切、哪怕是最微小最不起眼、连自己都不曾去刻意记忆的细枝末节,全都在潜意识的层面上拼接起来然后组合出一个逻辑性的结论,甚至比清醒时的判断更全面、更周详以至于在现实中「Bingo!」的几率是如此之大,从而让他在将来的某个时刻会产生自己能够“预见”些什么的错觉——只是现在这个『可能存在』的未来,这个来自于他的意识的深处的、关于六道骸的、爆炸性的悲剧结局,令他如此地不愉快。
 
 
 
但是——那又如何呢?
 
 
 
他连自己的死都没有怕过。
 
 
 
奇异而苦闷的、叫人费解的情绪,像不受引力制约的潮水一样涌了上来,以前从没有去注意过的事情在这一刻、忽然地、完全琢磨不透了;他想不通像六道骸这样强大美丽的人,怎么也会难逃一死。在其他所有人都疲于奔命的时候只是卷起命运的袍子冷冷地注视着,好像从来都只是坐在旁观席上看着生命与生命间的困兽之斗而从来不会参与其中,像这样事不关己的可恨家伙,怎么也会有耗尽命数的时刻。难道他的心里面常开不败的花朵,也会被时间之轮给碾得粉身碎骨?
 
 
 
他低头看看身旁的人。哀愁的眉毛,连睡着的样子都好像在悲悯着什么无谓的东西。——以前也和别的什么人睡过吧……没节操的家伙。云雀这样猜想着,然后又觉得其实也无所谓;惹人喜欢的人,总是有着许多的特权,也更容易被原谅——不愿再去苛责什么,各人有各人的故事,谁也不知道看似娇艳的玫瑰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云雀伸手抚过那苍白瘦削的肩头。
 
 
 
然后很快地,又觉得这样的行动太过突兀,包含了诸多不可言说、不合时宜的柔情,于是立即又把手抽了回来。
 
 
 
其实,在这个人真的走远之前,他想说的是,你最近要小心,会有事情发生……而这或许这只会引起对方的不解和嘲弄。他自己也说不出一个来由,甚至没有合适的立场——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人,真的说起来还有诸多恩怨,只是心血来潮般地,像两个饥不择食的人侵占了彼此床铺的另一半,交换呼吸和体液欣赏对方欲望失控的神情,高潮的一瞬间仿佛已经触到了宇宙的核心然后下一秒又好似轨道出错的彗星擦身而过,从这里走出去大概就会像所有情归无处的陌路人一样过眼不相识,而不会一把拉住对方的衣袖责备似的问,你去哪了?或是,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
 
 
 
——那样的事情,太过超现实主义。不该发生在这个时空。
 
 
 
只有一件事是对的,那就是云雀真的一直在找他;可就连云雀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太多没道理的事情,在同一个狭窄的次元里毫无次序地堆叠起来,终于把他自己也变得无可理喻。
 
 
 
这里是哪里,是哪一个地图上都难以辨别的国度里哪一条灯红酒绿、颓然混杂的街道,究竟离开自己所熟识的领域有多远,一概不知。
 
 
 
 
 
手机震动着滑下了床。屏幕显示着的号码。来源西西里。
 
 
 
 
 
 
 
『——暴风雨……就要来了。』
 
 
 
 
 
不需要什么然后了。
 
他那潇洒自在、无所依傍的人生之中,最自由、最充盈、最完满的事情。
 
 
 
此刻已经盛放眼前。
 
 
 
 
 
 
 
 
 
 
 
//.fin.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