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K】[伏见中心]孤独情圣诊疗手札//01:故事


※所谓的——有时是扭曲的幻想,是疯狂的渴求,有时也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现实,更多地则存在于欲念的挣扎之间。
 
※简直像是狂想症病人的笔记。一边写一边还不停打喷嚏。到底是谁啊!?
 
※依旧是病重的伏见さん。内含捏造的敏感内容(涉及到美咲酱)以及较多不道德因素,不能接受的慎入哟!

拍手[0回]

 

 
孤独情圣诊疗手札

#01#
 
 
 
 
 
 
 
 
 
病人就位,疗程记录系统也开启了,然而该如何开始呢?我着实纠结了一阵。他看起来既不是那种会出于迷茫和不安而乖乖接受循诱的脆弱病患,也并非适用于强制拘禁和药物疗法的失控者,相反地,当他从那种极度排斥的情绪里稳定下来,反倒显露出一种相当自然安定的状态。心不在焉敷衍了事、只不过是在消磨着预定的诊疗时间、对什么问题都漠不关心的态度,令诊断进度陷入了僵局。
 
或许这才是他被直属上级「押送」到这里的真正原因。
 
 
 
 
 
我们得从头开始。梳理原委,然后一步一步分析他的真实精神状态。首先我建议他说故事给我听,一开始他拒绝了(伴随着那种典型的厌恶向人倾诉自己的神情),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最终同意了。
 
 
 
 
 
必须声明的是,为了任何在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未来有可能会发生的隐私法案涉及状况,我们暂且将他的臆幻对象化名为「MISAKI」。起初我对这优美柔软就如同春樱散落在煦暖风中的音节组合颇为赞赏,听起来就非常适合平缓式的疗法,如果排除掉他接下来所述内容的……激烈程度的话。
 
 
 
 
 
『让我想想要怎么开头……这样好了。MISAKI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在他人生的头十几年,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这个名字带给他的嘲笑和压力,以至于到了我和他相识的时候,他已经是个一听到别人叫自己的名字就会跳起来揍人的暴力小鬼了。嗯?其实他比我大几个月,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了。即使是现在——我是说,现在,外人一眼看上去,也都会觉得MISAKI还是个初中生。当然不仅仅是脸啦,身材啦,连脑子也是那样,毫无长进,光是打架的本领稍多了些而已。』
 
『可以这么说吧,那时候我们天天厮混在一起。……嗯,等等,这句删掉可以吗?』
 
『……谢谢。换个说法。出于某些原因,我们熟络了起来。虽然MISAKI是个头脑简单、脾气糟糕、明明矮得要命还不肯喝牛奶的死小孩……什么?原因?您可没说过要详细到那种地步吧。……我说,别打断我好吗医生?』
 
『MISAKI……但我还是怀念「那个」MISAKI。或许可以说是真的喜爱着也不一定。总之就是……即使互相交换定餐里的菜色也不会觉得异样的程度。就算一起出去面对面吃饭也没有什么不自然的程度。翘课一起睡也OK。啊,我没有真的说一起睡啦。……不需要别的什么人,别的什么东西,那样就完全足够——这种心情你明白吗,医生?』
 
『……然后……嗯,等一下,让我再想想。……唔,有了。然后……你知道的,MISAKI那样的小鬼,总是很容易被盯上。虽然从以前就又矮又瘦的,从后面看的话……但是说真的哪个世界会有那么凶的女生啊……总之也得罪了很多人。虽然我是无所谓的。最多是陪他一起干架而已。不过是每天都在重复的事,没什么好抱怨的。我那时没想那么多。应该说是我没怎么考虑过其他人的想法。或许连MISAKI本身的想法,也全都……』
 
『……唔,应该是这样发展的。那天原本一切都很平静。像往常一样无聊。只不过是在早课时和来找茬的家伙干了一架而已,就被叫去了训导室。没有任何新意的训话,耳朵都快起茧子了。那时候……是第几节课呢?是上课铃还是下课铃?给MISAKI发讯息叫他去天台等我也没回应,直接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啊……训导主任真是烦死了,一直在耳边吵些什么……为什么不接呢?MISAKI。平常不管在干什么都会接的。他可是在打架途中都能掏出电话的很乱来的家伙。但是那天他没接电话。太奇怪了。我没法不去在意。』
 
『然后?然后我随便敷衍了那老家伙几句就闪人了……我得去找他。我有种直觉,不去找MISAKI的话是不行的。我从来没有过「不做什么不行」的预感,但是那一天,有个声音在我脑海里激烈回荡着:去找他。马上。』
 
『我去了平常他会出现的地方,所有的。但是没有他的踪影。电话依然打不通。也没有讯息回应过来。』
 
『……等等。让我……休息一下。五分钟,好吗?……谢谢。』
 
『——然后……让我再想一下……然后有人……是谁呢?真的是不熟,看到脸也想不起名字的家伙,不过大概是同班的,看到MISAKI被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带走了。似乎是以前有过过节的学长。』
 
『——嘁,寻仇吗……真是没品的家伙,还趁着他落单的时候。想着要怎么修理那些家伙的我,一路找去了……哪里呢?应该是旧体育仓库那样的地方吧。又黑又冷、堆满了发霉的废旧器材,位置很偏远,都不会有什么人经过的地方。平常的话,真是不想进去……但是那天,我知道我必须推开那扇门。我必须……进去。』
 
『因为MISAKI就在那里。』
 
『因为有MISAKI在的地方,我必须去。』
 
『他就在那里面。在那不见天日的、冰冷潮湿的如同噩梦一样的地方。他不应该在那里的。』
 
『MISAKI不应该在那种地方的。至少不应该是那个样子,被扔在那个地方。』
 
『我的……我的MISAKI。……』
 
『…………。』
 
『——时间到了吗?好的,谢谢。您有烟吗,医生?……哈啊,开玩笑的。我们的办公室也是禁烟的。……继续好吗?我怕我下周会忘记后面的情节。』
 
『…………说真的,我该怎么办呢?我从来没见过那个样子的MISAKI。他竟然在哭。不……一开始他被弄晕过去了。有很多被暴力殴打的痕迹,但那不是……不是伤害最大的,你明白我说的吗?』
 
『……我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只能紧紧抱着他。但光是这个动作似乎也已经把他弄疼了。那些伤痕……那些该死的家伙。眼前的问题是,我从来没考虑过要拿一个哭泣的MISAKI怎么办。真奇怪啊……神经像通信电缆那么粗的MISAKI,在我的怀里哭着。我一时之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满心想着的就只有这个颤抖着的、呜咽着我听不清的字眼的MISAKI。或许我应该先给他披上件衣服。他的那一件已经被弄脏到根本不能穿,随便地扔在一边,所以我就用了我自己的制服外套。我的衣服完全地把他包起来了。没有了平时的活力和气焰,他看起来更小了。』
 
『……可是——他紧紧靠在我的怀里,那个时候,那个短暂又漫长的瞬间,那独一无二、别无所依的感觉,却是那么地好。』
 
『——诶,您也觉得很奇怪、很有趣,是不是?这是我喜欢的部分。请听下去。』
 
『……那种感觉……就好像世界之初就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美妙?或许是的。特别是在那种情况下,非常不合时宜,不是吗?……和道德倒是没什么关系,我不在乎那些。』
 
『似乎在那一个特定的时间里,我就是……我应该是……我也不确定,或许是的,是他所能看到、听到、碰触到的一切,而不愿意也不可能再去接受其他的任何人、任何东西。那种奇妙的直觉就这样侵入了我的意识。』
 
『然后?然后就非常有意思了……我也不介意说出来,毕竟您是医生。然后我就开始对MISAKI产生了某种前所未有的……你们怎么称呼它?性欲?大概是这样吧。』
 
『啊啊、那样的MISAKI,我也是可以对他做那种行为的。这种可能性即刻占据了我的脑海。』
 
『可怕的、直白的、毫无犯罪意识的,本能反应。这种东西你们又称之为什么?』
 
『唉,真是个好故事……是不是?希望没有令您反胃。……哈,不必客套,您就直说好了。怎么样,还要继续听吗?』
 
『……好的。』
 
『那之后我当然还是得暂且压下心头的邪念,把MISAKI带去安全洁净的地方给照料起来才行。我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毕竟这种……该说是犯罪行为?不是每天都可以遇到的,如果只是打架的伤我倒还可以大致应付过去。因为他即使在意识不清的时候也拼命抗拒着被别人知道这事,我只能先把他带回自己的住处,用所有能找到的医务用品给他做了基本的清洁和消毒……尽量,全面地。……』
 
『只是要安抚他睡下去,倒真是一件难事。我从来没干过这个。』
 
『但是他在迷蒙之中无助地唤着我的名字的声音,那非常美妙。』
 
『暴躁又跋扈,谁也不怕,像坏脾气的野猫似的MISAKI,被弄坏了。那么可爱,叫人心碎。』
 
『心碎的同时又觉得甜蜜。』
 
『我想我根本就已经疯了。』
 
『……真的。』
 
『…………』
 
『…………』
 
『——您真的没有烟吗?……』
 
『……』
 
 
 
 
 
 
 
 
 
经过了第一次的诊疗,我从伏见先生身上发现了新的特质。虽然有些异乎寻常,但对他的病情而言或许正是关键性的突破点。
 
 
 
我们约好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下次可别再让同事押着您进来了。他们是您的部下吧,真够呛。』
 
 
 
我半开玩笑地与他道别。
 
 
 
『我尽量。』
 
 
 
 
 
有些吝惜表情的伏见先生,真正微笑起来却是摄人心魄。
 
 
 
 
 
 
 
 
 
 
 
//.TBC.
 
 
 
PR

Comment

無題

  • joy
  • 2012-12-09 03:25
  • edit
我想起春光乍泄里面,梁朝伟照料着受伤的张国荣(记不起里面的名字),在他熟睡的时候抚摸他的鼻梁,并说其实张受伤了他很开心,这样张就可以好好待在他身边(尽管很短暂)他可以好好看他,抚摸他。

爱这种东西,真的好美妙

無題

终于看到虚太太的伏见中心文了=口=
好幸福> <
伏见的恋爱病是无药可治的啦...
应该是恋爱病本身就是绝症?

無題

  • 阿虚
  • 2012-12-10 02:24
  • edit
>>joy

真的呢
而且爱里难免有些妄念……不论好坏

>>kildare

谢谢观看XDDD

爱的病嘛……如果对方能谅解他、给他一点回应的话,说不定可以治愈呢。

他的病其实是求而不得,最后硬是把自己逼病了吧
不晓得动画13话之内能不能治好(显然不。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