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楼台】微小小小小说:普世价值




长到了7岁半,终于有一天早上,明台不满地戳着自己刚被亲亲过的脸颊向着哥哥说道:不对,不是这里。明楼脖子一沉被拽下去,然后嘴唇中央被印了个牛奶味儿的吻。情窦初开浅尝情爱的小鬼们敢做敢为也不过如此。自己这众星捧月有求必得的弟弟,多少还更坦率些。

毋需旁人指点他也暗觉不妙,于是第二天开始的上学告别再不包括这一项流程。不仅如此,还顺带克扣了每天的晚安吻。他仔细整理了明台能够接触到的各类画本书刊,又疑心是受了文娱节目里那些卿卿爱爱的影响,直叹现在的孩子,唉呀呀哪能办呀。



明台上了中学,明楼由国外兜一圈回来,大方地和家里坦白了取向。姐姐当他受了西方怪异思潮的荼毒,悔不当初不该把他送去那些乌糟之地;打过骂过禁闭关过,被强制送医的前天晚上明楼原本打算翻窗出逃,不料阿姐推门而入痛心疾首地与他约法三章:第一不能对外公开损了家族名声,第二不结婚可以但绝不能把人往家里带,第三要是敢带坏弟弟就打断你所有的腿。明楼一脸感动连连点头,抱住泣不成声的家姐一边不动声色地把绑成救生绳的床单和窗帘布往书桌底下踹。



又过了不多年,他理所当然地——又挨了一顿打。虽然老大不小了还被家长拿鸡毛掸子揍根本不是什么光耀门楣的事,他心中仍然涌出了一种罪恶的、得逞的、臭不要脸的甜蜜。明楼你怎么能这么无耻?他搂紧他来之不易、独一无二的小玫瑰,扪心自问道。诗里说的,春风吹过了樱桃,我要对你做这做那。风里有赴汤蹈火的爱的味道,而爱情又是那么喧嚣,连良心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现在我可以亲你了吗?”



明台从他怀里抬起脸,小心而又渴望地问道。



“你可以亲上一万年。”



他终于可以把自己的嘴唇送给他。把一切都送给他。最好、最美也最不需要后世评说的一切,全都给他。





.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