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楼台】描写练习:玫瑰



现实主义:



平心而论,现在的小姑娘是没有以前那么好哄了。要是放在他中学那会儿,变玫瑰这招可是一放一个准;所谓的漏网之鱼,这许多年来也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不错,可以出师了。”



从弟弟中接过那鲜艳欲滴的深红花朵,他发现茎秆上的锐刺已经被小心地除去,正如自己此刻的心。




浪漫主义:



过后想起来,其实事情远没有那么复杂。想让一朵玫瑰永远不得盛开,只要把他的双手折断、双脚捆死、双眼封存、嘴唇缝牢然后埋进怀里就可以了。他会给予他每一次呼吸,就像夜给予早晨露水,风给予春天生命,月亮给予大海潮汐。就算会被恨也没关系,不如说假如能狠狠地把他恨上一辈子,那就最好不过——至少在给明台买那一趟沪港航班的机票之前,这一切都还并未为时过晚。




魔幻现实主义:



现在问题来了。谁都没有教过他,被玫瑰花刺扎到一下就忽然变得只有拇指那么大的弟弟,到底要喂什么来养活。




印象派:



和姐姐的想法不同,他其实不介意小孩子穿得花里胡哨一点。毕竟弟弟都长成那样,灰布粗衣也遮掩不了的光华璀璨,锋芒毕露些反倒叫人不敢轻犯。明台胸口的玫瑰是他亲手别上去的。当炽烈浓艳的花瓣把本就精美的面容映得愈发如梦似幻,他有了一瞬的犹豫:究竟是放他出去为害人间好,还是把他押回自己书房去背拉丁情诗好呢。




科幻系:



“大哥你知道吗,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之外,可能还存在着无数个相似又不完全相同的宇宙,在其他世界里的你有可能不是我哥哥,而是我的……咦你手上的玫瑰哪来的?我明明还没……”

“编码0920号宇宙来的那个你十分钟前塞给我的。”

“?!?!”




悲剧结尾:



曾几何时早已习惯旁人诧异的目光。只是在偶尔有人问起为什么要在扫墓时候带这么艳的花的时候,他就会淡淡笑道:“我弟弟不喜欢白玫瑰。”




喜剧结尾:



曾几何时早已习惯旁人诧异的目光。只是他到现在也搞不明白,抱着99朵红玫瑰站在闹市中心这种匪夷所思的接头方式,到底是组织上头的意思,还是明台那混小子故意想出来折腾自己的。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