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塵埃之戀 // chapter 1.巢

  

itachi/sasuke/naruto
  
  半夜寫些變態兮兮的小東西我自重。
  
  
  
  
  
  
  
  
  
  
  
塵埃之戀
  
  
  
:巢

  









 


 

拍手[0回]


  










  
  
  
  
  他第一次見到漩渦鳴人的時機不是太好。那時因為在繼承家業問題上的分歧,他和家裡關係緊張;更糟的是弟弟正處叛逆期,什麽都和家裡對著幹,終於鬧到了離家出走的地步。其實他在心底倒讚賞佐助的勇氣,或者該說是年輕不更事的莽撞,但不管怎麼說,比他這個輾轉僵持著卻踏不出那一步的狀態要來得乾脆清爽。
  
  
  
  
  ——也只是這麼想想。在家中逆子之前,他還是一個兄長,沒法推掉把弟弟尋回家的義務。
  
  
  
  
  幸好佐助是個單純的傢伙,被寵壞的孩子想不到太多複雜的因果關係,他很快由學校一路摸到弟弟的蹤跡。不過他好奇窩藏佐助的會是怎樣一個人,既然是同學的話理應年紀相仿,難道沒有監護人管理?一般來說即使是同學夜宿,不是都有通知對方家裡人的規矩?或許也是不負責任的大人吧——他不喜歡評判別人,只想著等下怎麼減少所有可能的麻煩;他想著把這件事解決之後,就找個說辭離開那個家。
  
  
  
  
  普通甚至該說有些簡陋的出租公寓,開門的孩子,卻令他的心著實給什麽撞著了似的。
  
  
  
  
  那容貌中的異邦風情明顯得過分,一頭燦爛的金髮比漂染的還漂亮,只是看來實在缺乏打理;最讓人心驚的倒不是畫出來一樣的碧藍眼珠,而是裡頭那種來自他所難以想像的、遙遠世界的戒備意味。
  
  
  
  他想自己也不過是個陌生人,總算得上容姿得體,難道至於這麼嚇著小孩子?
  
  
  
  
  “漩渦鳴人君么?我是佐助的家長。”
  
  “……你好。”
  
  
  
  
  這麼自我介紹之後,少年好像反倒釋然,側身將門拉開了些,一副懂事的模樣。
  倒是讓人歡喜。他心裡讚賞對方行事通明。
  
  
  
  
  
  昏暗的房間裡只有最低限度必須的陳設,倒還分了廚房和裡間。他不太習慣把這樣近乎空無一物的空間稱為住所,禁不住去想像眼前明明和佐助一般年紀的孩子到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尤其是,由幾乎可以說是漆黑一片的臥室裡,彌漫著的那種氣味,令他更進一步地擔憂。
  他一下子不敢去深思,這個叫做漩渦的少年的人生軌跡、以及生存狀態。
  
  
  
  
  而後他順著對方的示意,由一團黑暗中勉強辨認出蜷在床上的佐助的身形。
  
  
  
  
  
  
  佐助一點也不適合這裡。他想。
  
  但是,難道漩渦就理應適合嗎?他卻沒有立場去多想。
  
  
  
  
  
  
  “……謝謝你,漩渦君。”
  
  
  到最後,他也只能這樣說。
  
  
  
  
  
  
  
  塵埃之戀 // 巢。END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