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鼬迪鳴】惡棍探戈:NARUTO side

  
  架空小品,歡樂系,口述體,不喜勿入
  
  
  
  
  
  

拍手[0回]

 
  
  
  
  
  
  
  
  
  
  
  
惡棍探戈

  
  
  
  
  
  
  
   // NARUTO side:
  
  
  
  
  
  
  說實在的,我開始後悔答應陪那傢伙來這個連名字都不知該怎麼念的什麽發表會了。不僅僅是因為我對所謂的現代藝術根本沒有半點興趣,那些號稱超脫了次元的線條和色塊——在我眼裡,比我那神經兮兮的室友下廚的早餐實在樂觀不了多少。坐在造型詭譎的(天知道這是一頭長頸鹿還是什麽)吧台椅上努力調整著自己被剛才冗長而激越的自殺式演講折騰到境況悲涼的腰,而尋找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的努力似乎只是徒勞……這玩意,真的是一張椅子麼?!
  
  
  
  ……其實我不該抱怨這麼多的。打從我那個腦子裡裝滿了後現代毀滅主義藝術的室友——好吧他的名字是迪達拉,雖然我通常不太用而是以“喂”、“你”或是“藝術狂”之類的稱呼來代替,從我跟他合租下那套公寓的那天起我就應該有這樣的覺悟,我那庸俗完滿而隨心所欲的小日子,算是玩兒完了。
  
  
  
  不過,真要回想起當初的情景,我不能否認——迪達拉那見了鬼似的的神情,是挺經典的……比他大部份所謂跨時代的藝術作品都要讓我,嗯,印象深刻。……但我想說那真的是純屬意外,早知道他會回來拿東西,我是鐵定不會讓鼬進門的。要命的是,事後爲了消除我那其實還是挺純情的室友的精神陰影,我不得不把廚房的桌子給換掉。
  
  
  
  其實我想我應該更正。我那原本波瀾不驚的生活,或許在被瘋瘋癲癲的藝術激進分子給侵入之前就註定不會長久了——嚴格來說,鼬不是什麽好人,但我確實未曾把他列入壞蛋名單;我不願意像個市井小民(雖然我的確就是)一樣把他的職業範疇稱作□幫,但我也無法理直氣壯地無視他的工作的不完全合法性……尤其是,作為一個有牌有證的執法人員。我不知道自己和迪達拉誰比較膚淺,他堅持說自己迷戀的不是那副皮相,而是隱藏在表面之下那種華美的幻滅氣質,而我說他完全是鬼扯。我寧願說我是喜歡跟長著一張讓人想去挑戰的禁慾臉孔的鼬搞點不清不純的勾當——再祈禱一遍,我英明偉大的課長部長署長隨便什麽上司啊,我真心希望你們永遠看不見審訊室的椅子上任何不該屬於那里的痕跡。……靠,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當下我能做的,似乎也只有對送到眼前的色調鮮豔的飲品保持著相當程度的戒心。話說回來,這是燒瓶吧?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麽?除此之外我也很不喜歡吧台另一端那脖子上掛著金光閃閃的領帶的男人看我的眼神。我決定去找個至少能聽清楚說話聲的地方給一進門就不知死到哪裡去的藝術狂撥個電話。
  
  
  
  ——他媽的,要是再有人敢用任何部位蹭我的屁股,我可真要把這鬼地方給掀了。
  
  
  
  
  
  不過,我還真有點後悔阻止了他去約鼬。那張一年到頭都沒什麼表情的臉,面對牆上那些被釘成詭異姿勢的動物屍體時的表情,想來應該蠻好笑的。
  
  
  
  
  噢,該死的,誰把廁所門堵上了?!
  
  
  
  
  
  
  
  ...TBC?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