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PUPPY SONG】

宇智波家+鳴。
小小小小說。

拍手[0回]

【 PUPPY SONG 】














旗木偏過頭,不掩飾好奇地望著剛被電話叫來學校的監護人。那個男人站在沉悶的教職員辦公室裡,不太說話的人,卻愈發地耀眼。女職員們紛紛掩著嘴,無聲地尖叫著。



但是……沒有理由不好奇吧。旗木看著被海野老師小心翼翼牽進來的漩渦。過分純正的金髮碧眼,在周圍灰撲撲的小孩群裡格外地引人注目;他好像可以回憶自己也是那種年紀的時候,停止不了的對漂亮東西的破壞的渴望。一點點的毛骨悚然。



所以,那個□髮□眼的監護人,怎麼看也不像直系親屬吧;他和一臉無奈擔憂的海野不著痕跡地對視一眼,好像對漩渦那種與眾不同的微妙個性的成因,稍微□加了一點理解。


“鳴人君。”


在束著低馬尾的男人俯身下來對小孩子伸出手的時候,比溫文爾雅卻略帶冷漠的外表更為令人難忘的溫柔語氣——旗木覺得自己快要被周圍女同事們熱情的、聽不到的超音波給震聾了。



孩子嬌憨的臉上泛著不自然的紅暈。卻倔強地搖了搖頭,步伐不穩地往海野腳邊退過去。



“漩渦君在課堂上暈倒了。”盡職的海野,對依□著自己的漩渦尤其地關照。



“測了體溫……我想今天還是……”




旗木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目光卻對明明連站都站不穩,卻固執地拒絕著家長的漩渦比較感興趣。漩渦在學校不太出眾,甚至該說是令人擔憂,老師之中只有班導海野耐心關愛他。雖然漸漸地也有了一起玩鬧的朋友,但不知怎的總給人一種奇妙的孤離感,好像有著什麽堅硬的東西在他心底,怎麼也化不開。




家庭情況登記表上的緊急聯絡人一欄,並不姓漩渦。說起來,宇智波這個姓很熟悉。
唉?那不是漩渦班裡另一個孩子嗎?旗木抓了抓蓬亂的頭髮。



疑惑很快被解開。當漩渦在老師們合力相勸之下終於乖乖投入監護人的懷抱,俊美的男人輕柔抱緊他,然後往越聚越多的人群的一角瞥了一眼:



“佐助,你要躲到什麼時候。”



仿佛正牌眷屬一樣,較為年幼的那個宇智波,和監護人有八成相似的面容,慢吞吞地從人群裡挪出來。



“你等一下可以自己回家吧。”



名叫佐助的小孩,看起來好像受了一點打擊,而後不情不願地點點頭。
可愛的小孩總是比較容易被同情。但是家長就不一定會衡量那份可愛……至少面前的這位精英人物,似乎是沒有那種習慣。



“很好。”這就是所有的囑咐了。監護人懷抱裡的那隻,似乎已經因為安心和溫暖而睡了過去,短短的手指把平整的高級衣料揪出一道一道的折痕。





從旗木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那金色的、輕柔得好像會飄飛而去的睫毛,溫柔的小麥色皮膚,和還沒長開的柔嫩嘴角。





被午後灰蒙的日光浸染著。不知為何讓人想要為他哭泣。















.FIN.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