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鬼鼬】低溫灼傷

其實這才是本命

拍手[0回]

低溫灼傷






這或許也是、一種術吧。



這是鬼鮫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釋。一個月過去,手背上並不深刻的痕跡卻完全沒有消褪的跡象。鼬的指甲劃過皮肉的感覺已經漸漸地記不太明晰,只有傷口内裏隱約的血色在提醒著他,那種電流滾過般的刺痛。說實在的,和鼬長期搭檔共事是件有點折磨的事;見識一朵華美的東西開到極盛與一日一日目睹它的衰敗,奇跡般地共同發生著,隱約有種隕滅的衝擊無聲無息漸入骨髓。鬼鮫自認不是什麽柔情善種,對於自己沉默寡言的夥伴,平日裡也是「服從」多過「合作」罷了——或許是習慣了吧,況且面對一個病弱的搭檔,你總沒有太多冷淡的機會。他只能這麼想。



從前臺特別要來的熱茶和退燒藥放在矮桌上一動未動。旅館提供的浴衣委屈地蜷在浴室門口,袖口的地方一灘刺目的深紅色。一進門就被這番光景觸到神經的鬼鮫,猶豫著要不要拉開浴室未完全掩上的門。


而窗外風雨大作。每到這樣的時節,鼬的狀況就尤其的不好。如果可以令他得以閉上雙眼而減少一點病痛,那麼鬼鮫甚至願意,為他擋下這整片雨幕。


浴室裡不規律的水聲,摻雜著竭力壓抑般的咳嗽聲。


『鬼鮫,不用……管我。』


與半是命令半是懇求的話語背道而馳的是,鬼鮫想到了那些因為痛苦而痙攣的、蒼白的手指,指節彎曲成一個隱忍的弧度;還有那牙白的頸子,水霧氤氳之中奄奄一息的柔軟姿態,一幕接著一幕,以神妙的頻率撞擊著他的心。


手背上明晰的抓痕,傳來某種鼓動。隱約卻淩□的痛。


『鼬先生,我進來了。』



這一定也是、某種術吧。
他只能這麼想。




.FIN.

PR

Comment

無題

  • 2010-02-06 07:40
  • edit
你敢再色气一点么?报警抓你哦。

No title

姐姐我对这种软弱的小东西最无可奈何了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