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鼬鳴】今夜過去而女神仍在微笑嗎

  
  篡改原作劇情我自重。

拍手[0回]

  
  
  
  
  
  
  
  
  
  
  
  
  
今夜過去而女神仍在微笑嗎

  
  
  
  
  
  
  Let the sunshine come but tonight you are young.
  
  
  
  
  
  
  
  
  例行會面的最後一分鐘,發生了慘劇。
  
  
  
  
  
  
  
  「佐助會比較好嗎?」
  
  
  
  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神情對上向來缺乏情緒波瀾的臉,不太確定『佐助哪裡比較好』和『爲什麽是佐助』哪一個疑問應該優先。
  
  
  
  倒也不是討厭對方提起那個人:不如說是即使提起,腦海裡會出現的也不過是那張『全世界都欠我八百萬!』的臉,這樣缺乏建設性意義的感知。
  
  
  
  所以——
  
  
  
  「那、個——」被夜色暈染成灰藍的眼睛,有些尷尬地掃了一眼正立在既不會過於貼近卻又足以聽清他們對話的幾名暗部,「爲什麽忽然說這個?」
  
  
  
  習慣於隱藏自己的人,在瑩瑩星光之下愈發地深沉神秘。
  
  
  
  「——只是有這種感覺罷了。如何?他會比較好嗎?」
  
  
  
  你想聽到什麽回答啊!苦痛的腹誹完整表現在臉上,卻並沒有傳達給對方的樣子。
  如果手腕會尖叫,應該已經大驚失色了吧,在被牽起來握住的時候。
  低於常溫的手指,卻有著灼痛神經的力量。
  
  
  
  
  就好像在說,喂,你也是愛我的,對吧?
  
  
  
  
  他簡直可以聽見胸懷一切的、無聲的低笑在潮冷的樹林裡迴響。他想起那些意味深長的眼神和優雅的嘴角,洗淨塵世的黃昏之下,好像要融到心臟縫隙裡去的華美微笑。
  
  
  
  
  想像有一天我不是需要『特別看護』的妖狐宿主。想像有一天你不是頂著曖昧前綴的間諜。
  會有比子夜還要漆□美麗的烏鴉,為我倆唱起不朽的頌歌嗎?
  
  
  
  當這片森林被埋葬到溫暖的、深深的地底……
  他低下頭,好像要尋找遙遠幻想之中破碎枯葉的軌跡。
  
  
  
  
  「你比佐助更強悍……」
  「一向如此。」
  「比起佐助我對你瞭解得更少。」
  「會有機會。」
  「……那麼如果只有我,你會不會來?」
  
  
  
  
  這麼說著,他忽然鼓起勇氣,有些氣悶卻無懼無畏地直視那雙眼睛——浸透了荒蕪幽暗卻又比哀愁的月亮還要動人心魄。
  
  
  
  而對方心領神會一般地笑了。那笑容帶著一點不諳世事的古怪,卻超脫了世俗的善惡,讓人死得心甘情願。
  
  
  
  黢□羽毛拂過無防備的嘴角。周遭聽不到的驚呼就讓它們隨風遠去。
  
  
  
  
  他只聽到那人在耳邊說你的答案我收下。爲這一句,我會再來。
  
  
  
  
  
  
  
  
  
  
  .FIN.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