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愛情商品的購後心理失調

因爲跟姊夫說了日真的新感想,馬上就想要kuso白骸場合的小舅子。希望他能繼續崩壞吧?調劑一下社長的?暗陰鬱路綫……

不過其實還是在(拼了老命的[?])雲骸就是了。
這次沒有R綱到,有期待的各位請盡情失望哦。[沒人在期待]
市井冷笑話有。亂引用課堂筆記有[咦]。隨便拉別人的感想來捏有。[揍]
比起傳説中的ツンデレ,恭太太已經快要變成對付ツンデレ的那一個了,真糟。[何]

另外就是,胡亂捏造内幕以至於把最近明明很嚴肅的劇情走向弄得很kuso有[毆]

拍手[0回]

“唉唷,原來是真的啊。”
“什麽?”
“小熊圖案的内褲。”
“…………您對我的衣著品味有什麽意見嗎。”
“不是,我只是覺得……都穿了貼身皮褲了,裏面卻還要穿内褲——這麽多餘的東西,骸君真是有點不解風情啊。”
“…………”



愛情商品的購後心理失調




突兀尖銳的電子和絃在沉悶空寂的空間裏響起來的時候,首領無奈地伸出手去,同時努力説服自己忽略外屏幕上顯示的“死麻雀”——嘛……好像,不是用打錯字這種拙劣的藉口就能搪塞過去的呢。

“那、那個……” 學長,我可以解釋。
“——叫他聼電話。” 駁回申訴。他呢?

大難臨頭的危機情緒充斥了腦海,首領悲慼慼地擡頭望向辦公室角落的沙發上,正專心致志聚精會神地霸佔著他的手機玩夢幻俄羅斯方塊的傢伙。

“骸——雲雀學長他……”
“跟他說我沒空我在做愛。”

嘀嘀嗒嗒嘀〜通關的電子音無比歡樂輕快。

首領失去了表情,然後在心裏默默比出了中指。



“骸君在等什麽嗎?”
“嗯…………該說是……離婚調解書?”
“咦咦,真看不出來你已婚了。”
“廢話,不管在哪個國家要離婚都得先結婚啊。”
“…………”
“先不說這個,請問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綁著我啊。”
“不行啊,放開的話骸君會逃走,逃走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但是萬一被那個要來找我簽離婚調解書的傢伙看到這種情況的話我也會很困擾的!”



鑒于相關人士都拒絕提供進一步的證詞,誰也無法確定這場人間慘劇……不是,喜劇般的婚姻的雙方(内部消息説是只有其中一方)當初忽然決定協議結婚和那之前的一天雲雀先生推門進去正好看到六道先生抓著首領大人的雙手把他撲倒在地的悲慘情景究竟有沒有關係,只知道後來相關受害者之一的某鮪魚氏先是一副老大不小的不肖女兒終于嫁出去了的感慨神色對六道先生說“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找到自己的幸福真是令我欣慰啊骸”,然後即刻遮掩不住怎麽看都是幸災樂禍的表情繼續說:“骸要記得穿婚紗之前要先把腿毛刮乾淨哦〜”…………雖然後來有小道消息說其實那天六道先生把首領壓倒在地時候說的好像是“不行你一定把髮膠開支列入常規預算”而首領則非常堅決地拒絕說“死也不批除非鳳梨不長葉子”,然後又據説雲雀先生在某些時刻一向聼不進任何人類語言,但是由於無論哪個都沒有得到相關當事人的正面確認,於是一切不了了之。
至少表面看來彭哥列内部還是一片風平浪靜欣欣向榮,只是某些人的無名指像受到詛咒一樣印上了褪不掉的痕跡,並且一天比一天深刻,一副要刻進骨頭裏去的架勢。
他們稱之為愛的酷刑。



“人類生來平等。”
太太舉起魚叉往前一?。
“嫁了人的除外。”
先生架起拐子開始掄圈。
“我們沒有意見。”
旁人作鳥獸散四處逃難。



說實在的,那天——雖然在巨大的不明響動后衝進去看到似曾相識的、明顯小了好幾號的六道骸的時候,首領先生很有覺悟地想要適時發揮歷經磨難練就的包容世間一切之詭異的偉大胸懷,但是在轉眼見到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把還不明狀況的少年壓倒于身下並且很不客氣地把手放到了不該放的地方的雲雀先生的一刻,他還是在一片漆?的理智裏大聲罵了一句旁人無法理解的粗口。再三權衡之下識時務為俊傑的首領還是很主動地成全了學長,說了聲“我什麽也沒看到你們繼續(我管你們要繼續什麽事)”就關上門一溜煙跑走了,全無兄弟(?)義氣可言。


『你到底對我做了些什麽!』
『你什麽都不記得不是嗎,證明我什麽也沒有做。』
『見鬼的以爲我不知道你跟阿爾柯巴雷諾串通一氣動了手腳嗎!要對一個沒有反抗能力的(待考)小孩子洗腦還不容易!』
『這麽在意幹什麽,只是預習而已。』
『…………』




所謂購後失調(Post-Purchase Dissonance),是指消費者購買決策後,產生心理不舒適情況;在對自己的消費行爲感到懷疑後,消費者會進行調查、搜集資訊以確認自己的決策正確。


“Do you...”
“Yes I do.I do.I do.”



親愛的,你…………後悔了嗎?



雖然大的那只大概還在記恨我在他葬禮上放錯歌的事——但是小的那只應該還不知道如果那群混蛋沒有多嘴多舌落井下石的話——哦我錯了我一開始就不該指望那群不講義氣見不得別人好的傢伙——不過我大致上還是有希望直著走出去的——所以說彭哥列那個死小孩怎麽還不來——好吧事到如今誰也好就算是那個死沒良心的孩子他爸我也認了總之快來個人…………

一邊想些有的沒的,一邊努力調整姿勢以放鬆正逐漸陷入僵直的筋骨,骸輕輕嘆了口氣。對面那個賣花的——不,是叫了個花的名字的男人正以平靜到不可思議動作往咖啡裏填方糖,看著剛剛還全滿的糖罐已經空了大半,骸感到一陣甜膩的反胃。

如果等一下這傢伙敢把那杯給我,我一定一叉戳穿他。
暗暗地這麽想著,骸非常堅決。



Before the world ends...
PR

Comment

無題

  • 紅衣
  • 2007-11-29 17:18
  • edit
咦咦咦原來穿皮褲不需要穿內褲嗎?XDDDDDDDDDD
(第一想法)

隔著一個首領夫妻吵架實在太可愛了你們XDDDDDDDDD
其實比起日真的白骸裡面那個安靜過頭的骸,小舅子這裡的骸狡猾kuso了N倍不只XDDDD
所以結婚是為了離婚嗎慢著XDDD
(我為什麼一直從頭XDDDD到尾啊XDDrz)

這愛的酷刑來的真是猛烈啊=v=//////
撲倒別人和被別人撲倒的罪不知道哪個嚴重呢你說是吧太太XD

於是這招簡直太奸詐了恭先生!!
襲擊十年前的未婚妻還把熟飯煮早了十年這不會太卑鄙了嗎[打消]幹得好啊[/打消](靠XDDD
首領不要這樣嘛我很想看啊(喂XDDDDDD

等待救援的孩子他媽的內心OS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啊啊啊啊XDDDD///////////
好歡樂、太歡樂了不愧是歡樂系的小舅子XDDDDDD

不過太太你好像忘記了你的寶貝三叉戟已經變成碎片了唷TvT
(骸:怕什麼就算變成碎片也能扎得他流血= =)

無題

  • 阿虛
  • 2007-12-09 12:31
  • edit
不,應該說很多人認爲應該不穿於是也就真的不穿,但是有些看起來不會穿的人卻出人意料地規矩保守,於是有了笑點[誤]
來源是早年L團的某次訪談[爆]
某种意義上我覺得骸很像那種外表放蕩不羈内心卻很純情的人……特別是受的時候XDDDDD[毆]

大家應該說被夾在中間勸架的首領很可憐才是……
日真的白骸裡頭骸的變態S風采[?]都被白蘭搶走了啦XDDD S比不過的話,我想比天然kuso還是比得過的[什麽XDDD]
結婚不是爲了離婚,但是要離婚必須先結婚這樣[哪樣啊根本沒解釋嘛XDDD]
(我也一直XDDD了)

首領也很想看啊[首領:誰想看!= =]但是恭先生不喜歡別人參觀他的實演[靠XDDD]
不過又話説五分鐘能做什麽啊……[毆XD]

因爲有人說被監禁了有人說被殺了還有人說被上了[喂],但是我想不管怎樣家教這部以搞笑爲主的漫畫[錯了吧]應該是有著歡樂和不正經的内幕才對[毆XD]
所以…………一切就拜托你了,孩子他媽!![夠了XDDDDD]

啊,關於那個,因爲太太說他的三叉戟其實也是幻想產物所以即使碎掉了也可以很快再生[不要亂編XDDD]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