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DRUG ME,YOU FILTHY MEDICINE ?

* 慎入。

#01.小舅子,社長對不起你。[反了吧!] 請別把這兩天老在說的鄰居花店老闆闖空門騷擾人妻的事當作懷疑的理由,小舅子不會承認的〜[喂!XD]
#02.對藥物敏感的各位請(繼續[←咦])斟酌。
#03.因爲我跟學姊說要趁天野還沒畫出來的時候快點出手捏造這樣[靠],抱歉我得逞了XD
#04.至於爲什麽標?呢那當然是因爲有?這個),不喜歡R先生教育綱的各位請繞過謝謝〜
#05.白骸。[快來人把這個每次都最後才說CP的人拖出去毆]

(順便說寫的時候的BGM:Shiina Ringo-“本能”

拍手[0回]

“可惜了。”

那個時候白蘭看著他的眼神像萬年堅冰那樣寒冷刺骨,又有著海底熔岩的熱切;嘴角流溢出來的一言一語都仿佛要從他身上生生刮下一塊顫動的血肉,卻又溫軟蝕骨,恍若溶了麻藥的醇酒。
對方不緊不慢地踱步過來,撫上他被血跡沾染的臉。他第一次遇到手指比他還要冷的人。

“美人大多有些壞脾性,是不?骸君。”

渾身的傷口都在銷蝕他的耐心。於是捨棄了原本預備好的唇槍舌劍冷嘲熱諷,代之以角度正好時機更是絕妙的揮手一拳,代價是僅剩的機動力。
白蘭用單手就穩穩地接住了送上門來的束手就擒,笑得愈加歡欣愉?。

Cause you are something I’ve ever dreamed about.

自掘墳墓。



DRUG ME,YOU FILTHY MEDICINE ?




# 侵 蝕



“我不信報應。”
“骸君不是輪回論者嗎?”



不甘心?加對方惡劣的樂趣,放棄了既無謂又無望在當前的情況下還略顯欲擒故縱的掙扎,骸反而比剛才更冷靜下來。白蘭倒並沒有急於繼續動作,一側身在骸旁邊找了個地方坐下。

“骸君身上有種熟悉的味道呢,我在雷歐君身上也聞到過的,令我難以忘懷的香氣,充滿了奇異的誘惑。”
“呵……你記錯了,我不喜歡用香水。”
“不是香水哦,是一種……接近于藥物的甜蜜氣味。”
“…………”
“我一直很在意,但是好像直接問雷歐君會讓他尷尬的樣子,就私下去找,沒想到還真的被我找到了,很驚喜唷。”

一邊說著,白蘭從衣袋裏慢慢摸出一支注射劑,細細的不透明金屬管不比手指長,在室内豪華璀璨的燈光下散發著魅惑般的光暈。
骸的神情有了一瞬的動搖。

“您真愛搜集些無關緊要的玩意。”
“唉呀是呢,讓你見笑了。”



『骸,你何必……這樣對我……』
『哦呀哦呀,不高興了嗎?但是不這麽做怎麽能請來彭哥列十代的大駕呢,對吧?』
『唔……咳……你只是……只是因爲、恨我……』
『真可憐,很難受是嗎?那幾天的東方紅茶味道如何呢?不知不覺中慢慢淪陷的感覺很不錯吧?尊貴的癮君子。』
『嗯……唔——果然是、你……』
『呵…………說起來也是你自己不好啊,明明早就察覺了,是吧。』
『…………』
『我從以前就搞不懂你,彭哥列。』
『……我對你也是啊……骸。』



被那抹蒼涼悲憫的微笑刺穿胸膛,還以爲一切生命最動人的模樣都凝聚在破碎于手心的一刻,卻忘記了所有魅惑都會在到手之後變爲荊棘。
你的美好不會消逝。
你的殘酷將常駐我心中。

直到,真正的死亡降臨。
在輪回的間隙。



“你的興趣……真糟糕……呢……唔!”
“哪裏,比不上你六道骸君。”

骸並不認爲正從下體無情地翻湧上來的強烈意識是快感,他只把它當作生理機能的某種自然反應。只要不把這種行爲稱之爲性,那麽被強行褪除衣料的遮蔽而裸露出來的雙腿那被迫張開到痛苦的姿態,也就沒有什麽屈辱可言了。

“骸君的這裡太可愛了,我還沒做什麽呢。”
“哼……你把這種狀況叫作沒做什麽?真是奇特的常識觀啊。”
“呵呵…………因爲你不是可以用常理來應對的人啊。”

自己的領帶很諷刺地被抽去用來把雙手捆縛于背後,因爲還處於仰躺狀態所以不得不有一點弓起背的姿勢不但咯痛了腰也把扭折的手腕壓迫得夠嗆;更糟的是腰的被迫擡起方便了對方的動作,後面的所謂禁地被蛇一樣陰冷危險的指尖微微打著圈撫摸入口的時候骸簡直有了丟棄風度先罵他一通再説的衝動。

“雖然那麽害羞青澀的假雷歐君也很可愛,但是您本人更是令人驚艷呢,我很心動哦。”
“謝謝你的讚美,雖然我不受用。”

別過頭對白蘭直白的冒犯表示不屑,骸努力忽略身體正被慢條斯理地侵犯的部分傳來的強烈感觸,一邊試圖在這個嚴密的閉鎖空間内尋找破綻,至少把些許的意識傳送出去;但是還沒來得及集中精神力,思考中樞就被對方手裏剛剛才見過的那支藥劑給打斷了。

“你…………不要得寸進尺——”
“唉呀,露出這麽撩人的表情可不行哦,我都已經努力在控制自己了……聽説這東西見效奇快而且作用持久,是真的嗎?我對新奇的東西都很感興趣,來陪我驗證一下吧?”
“敢碰我就馬上讓你去……——啊!!混、你這…………”
“真可愛啊骸君,漂亮的這個地方害羞成這樣,是從沒被人碰過嗎?有點意外呢。”

罔顧下身被突然放入冰冷異物的骸痛苦的反應,作惡者一邊繼續著言語侵犯,一邊把細金屬管進一步往裏面推進,然後輕輕按下底部的小機關,將管内的藥液注入乾澀緊綳的内部。

這是…………自作自受嗎?感受著冰涼黏膩的液體順著内壁佈滿甬道的每一處,心想著自己用來輔助計劃的道具竟然也有一天會被用到自己身上——而且是這種毫無愉?可言的方式——忽然覺得有點悲涼了,於是嘴角牽起自嘲的弧度。

“直接注入比口服的效果更要猛烈吧?真想看看被那種誘人的芬芳充滿的骸君的體内是什麽樣子啊……「TUBEROSE」,不錯的名字呢。”

——空想、神秘、妖冶、無邪、危險的快樂……晚香玉,真是很適合你,骸君。
強行吻上他的嘴唇以前,白蘭在他耳邊輕聲呢喃著仿佛是讚美的語句。
骸在心裏拼盡全力阻止自己像個守節的女人一樣咬回去。

不過是另一場勝負。



『呼…………骸這麽大費周章的,到底是想要什麽?我的命?』
『你的命我暫時沒有興趣,我只有一個要求。』
『咳咳…………什、麽?』
『……——把這個‘雷歐’,弄進密魯菲奧雷。』



“骸君真的很聰明啊,而且演技那麽好,我真是差點就發現不了了哦。”
“唔、呼……嗯……你、過獎了……唔!”
“不過你還真是嘴硬呢,不管是對彭哥列,還是……對自己的身體。”

故意用手指從已被藥物和自身的反應弄得潮熱濡濕的内部勾出幾縷黏膩的液體,伸手繞過細細顫抖的腿和腰慢慢塗抹在非自願地充血硬挺著的莖柱上,激起一陣漫溢著不堪快感的低吟。

“看看,都已經這樣了……前面也快忍不住了吧?其實你可以儘管叫出聲來沒關係啊,都說了這裡是聲音和光電都傳不出去的空間了嘛。”

輕笑著吐出仿佛事不關己的輕鬆言語,相比較已經被各方面的刺激折磨到瀕臨崩潰的骸,白蘭完全是一副遊刃有餘的神情。

“不如用野性一點的姿勢吧?光是想象骸君那種不屈又淫亂的樣子,我就興奮得全身都在發抖了呢。”
“隨……便你…………要做快做……不過——”

儘管痛苦又屈辱到了極點,骸依然咬緊牙關對著企圖撕裂自己最後尊嚴的白蘭扯起了不羈的微笑。

“你最好小心…………我會在你最快樂的時候把你送下地獄。”
“呵呵……是嗎?那麽我很期待,你的地獄——特別是你身體裏的。”

雖然緊緊咬住下唇試圖封鎖一切聲音的流瀉,白蘭扣住他的腰故意放緩步調一點一點侵入進來的時候,骸還是禁不住強烈的感覺而發出了細小的呻吟。正從後面強暴他的傢伙滿意地輕笑著問他“怎麽,有那麽舒服嗎?”一邊也依舊沒有急於下一步的侵犯,而是幾近誇張地把進入他體内的享受程度清清楚楚地嘆息給他聼。
仿佛一場冗長的拉鋸戰。
漸漸的,已經分不清是那一劑號稱極品春藥的毒品的作用,還是自身在高明的挑逗之中被激發起來的本能反應,明明是被灼熱的兇器貫穿最脆弱的地方,身體上卻不盡然是痛苦……真是糟透了。
不斷加快的挺進和抽出的動作把淫糜的水聲和重合的喘息狠狠撞進聽覺,難以無視的燒灼般的痛楚、狂亂激烈的陌生快意,正不緊不慢地把意識撕成碎片。逐漸感覺不到自己被侵犯的地方以外的身體部分,也根本分不清自己完全變了調的聲音在胡亂吐露著怎樣的言語呻吟,中途模糊地感覺到自己被就著被插入的狀態翻轉過來,白蘭滿佈慾情和得逞情緒的面容在搖晃的視界裏若隱若現,撕扯著他已然被淩虐至失去機能的神經。

——你只是運氣不好而已,而我又正好喜歡征服倔強的獵物。
白蘭咬著他汗溼的鎖骨,把滾燙的濁液強行贈與數度高潮而痙攣不斷的内壁。
骸只是放任自己昏厥過去。


被送入地獄的,是誰呢?
但願還有人能夠輕笑著,說出這樣的問句。



『這樣好了,骸君也陪我一起看著吧。』
『……什……麽?』
『放心吧!我們終會得到幸福,我會讓骸君體嚐過幸福的滋味以後再把你殺掉,只有這樣才能讓你明白我所做的一切——所以,你一定要睜大眼睛好好看著哦……當然如果你想逃跑也無所謂,因爲那個命運一定會降臨在可愛的骸君身上。』
『…………呵——那就……祝你好運了。』



# 侵 蝕/fin
PR

Comment

無題

  • 紅衣
  • 2007-11-27 18:28
  • edit
照例還是先佔個(炸

我很自覺地把這個跟第一篇R綱以及那篇世上唯一僅有的花當作系列文了U////U(毆)
早先其實有猜測過那個給阿綱毒品的傢伙該不會就是……沒想到還真的……再加上我的自我解釋(硬要扯到花那篇XD)
於是這華麗的原作系列(不是吧XDDD)就此成型TvT////// 我真是感動得一蹋糊塗……(誰來把這人拖走)

於是花店老闆的語助詞好熟悉啊(炸飛XDDDD)
我開始覺得我應該可以去寫焱漓指定的白蘭描寫練習了(考試跟修羅呢?!)

……其實老闆只是血液循環體調不良手指才冷冰冰?(少破壞氣氛XDDD)
真的覺得那樣撫上來時彷彿可以感受到那種殘忍的低溫,不過我實在無法揮去春藥挑逗橋段的既視感(笑炸)只能說我們默契太好了是吧太太XD
不過都被這樣那樣了還講風度……骸你明明是更賤的人才對啊(什麼XDDD) 雖然隱忍不發是謂萌沒錯啦(喂XD)

[太字]“雖然那麽害羞青澀的假雷歐君也很可愛,但是您本人更是令人驚艷呢,我很心動哦。”[/太字]

這句告白(?)真是聽得我心花怒放///////(不是吧你XDDDD)

是說如果這是(後面的)第一次未免太刺激XD////////
可是如果不是第一次好像又少了點紀念性(紀念什麼鬼XDDDDDDD)

所以說那個房間就是金屋藏嬌用的!聲音光電思念都傳不出去!!偷情正方便!!!(你夠了XD)

[太字]“呵呵……是嗎?那麽我很期待,你的地獄——特別是你身體裏的。”[/太字]

好糟糕啊好糟糕啊花先生(掩面羞奔)
背後姿好棒!慢慢進去更有一種磨人耐性的情趣呀呀呀!!(不要連回文都N18!XDD)

啊啊吃得太滿足了=////////=
這文最精彩的部分不是H而是前戲那種折辱凌虐感呀/////////(呃,前戲也算在H裡面?好吧XDDD)

以及最後還要來個前後呼應法XDD 當初白蘭對雷歐講的那句話非常耐人尋味呢……XD

於是說如果跟那篇R綱是系列的話,這篇也不算有CP囉?:pp(都插進去了你還想要怎樣!XD)

無題

  • 小聖
  • 2007-11-28 08:46
  • edit
太強了。(拍手)
在地雷和虛殿的文相比,地雷根本不算是什麼XDDDD!!!!!!!
管他什麼配都看到百無禁忌了(炸爛)
(而且真的看得很開心...)

但看到骸綱的對話還是萌到極點OTZ
(我沒救了。)
第一篇我努力無視當那人為不知明人士...
怎知這一篇解謎了(驚)骸大人請我認為你是為了彭哥列才決定去動白蘭(噴淚)

白蘭這傢伙果然是通殺的嗎(抖抖)
快找個比他攻的人解決它!!!!
(雲大人有可能嗎=3=)

無題

  • 望~
  • 2007-11-29 23:06
  • edit
所以说人笨一点,单蠢一点才比较接近真实么……

嗯,好吧,我想说的是我居然真的猜中了(单细胞万岁)

不过,好萌(除了这个就说不出其他东西的废柴),不过从来就觉得骸这家伙是个别扭的存在,喜欢的东西永远不会说喜欢,却偏偏会把在意的心思表示出来,折磨终究不过是自己罢了……

至于白兰倒像一个真正在走着自己步调的人。

至于27同学……你是单细胞的变形虫(用力指)

無題

  • 阿虛
  • 2007-12-09 13:12
  • edit
*學姊

雖然這個續篇走向和我當初的計劃[?]大相徑庭,但是因爲反正也這樣了[哪樣]所以請大家隨便想象沒關係[爆]
(天曉得這篇本來是綱中心的來著...XDrz)
本來嘛雖然看起來骸很像始作俑者但我沒有覺得非他不可,但是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啥],要怪就怪連載吧[關連載什麽事啊XDDD]
雖然沒有故意要連起來寫系列,不過最近的劇情走向很容易穿綫呢[是你自己亂編好吧XD]

與其説是花店老闆的語助詞熟悉,不如説是習慣了太太的挑釁mode……感覺只不過是在寫另一個骸XDrz
白蘭多出場一點應該就摸索得多一點吧XD

推骸明明是更賤的人才對XDDDD 爆笑XDDDDD
真是戳中重點了[炸]
我忽然明白了日真了,比耍賤不行的時候,就會缺乏笑點[不是XDDD]

啊啊,寫雙攻好爽啊[不要突然XD]

說風度嘛也不是,只能説是嫁了人的矜持這樣[從很久以前就蕩然無存了的矜持XDDDDD][毆]

唉呀人妻還講什麽第一次[擺手] by 小舅子 [靠XDDD]
我們來追求心靈上的第一次吧 by 社長 [夠了XDDD]

可以紀念一下出軌[毆]

因爲社長最喜歡背後位,還喜歡淩辱調教,還喜歡人妻,還喜歡藥物,於是造就了這種不可收拾的局面,請盡情告白趁他還沒有因爲自我厭惡而切腹[啥XD]
不管怎樣你能喜歡就好XDrzzz

這麽說起來,好想要那本白蘭x僞雷歐啊[爆]

本來也想說是沒有CP,但是都(親自)插進去了還嘴硬未免有點假惺惺[你還知道XDDDD]

我只知道這個系列完蛋了XDrz


*小聖桑

你能不計較雷把它吃掉我真的很高興TvT/////
本來我是準備接受唾棄的說[爆]
你能看得開心真是太好了XD/////
我愛你[正色]

我總是自己覺得自己抹不掉本命的影子,在吐糟之前就被看的人發現了,所以骸受部門的綱永遠不是炮灰,而是另一個受[靠XDDDDD]
其實我覺得原作裡骸的動機就足夠難以自圓其説的了,從指環戰那裏開始就是說什麽別人都不信了的狀態[炸]

我覺得比白蘭攻的是小正[非常正色]
雲雀學長正在享受做什麽都可以的家庭教師HIBARI的角色,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不然會被處決的[爆]


*小望

那不是真實,那是幻想大捏造[爆]
怎麽說呢,我也算…………順應民心?[什麽鬼XD]

在有著明確目標的時候的骸,還是很強的。
從内心動搖的那一刻起你就被打敗了,骸![毆XD]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