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天溼路滑,孕婦及鳳梨請小心

文前tip只有一個:全面崩壞

本來不該說CP的,但是爲了防止誤傷無關人員還是先說雲骸有R綱有,不明CP意味有[咦],然後比較蠢——啊?你說什麽?看題目就知道了?風太大人家聼不清啊[不是已經聽到了嗎混蛋!]

拍手[0回]

那天六道骸撞進門來的時候澤田綱吉正因爲好奇而偷偷伸手去摸迫於秉持“蠢綱是我重要的玩具……不,我是說學生”這一無懈可擊之教育方針的導師的審美壓力而剛打不久的耳洞,卻因爲突如其來的驚嚇而不小心碰動了後頭固定用的釘鎖,輕微的撕扯無疑是給還未愈合的傷口雪上加霜;擡起頭怨氣滿滿地瞪向害自己疼得眼淚都快跑出來的傢伙,卻被對方十萬伏特的滿面春風給嚇到;然後當他接過上頭用大號字體打印著的產假申請單的時候,險些大失體面地從椅子上掉下來。

“那、那個,骸,這裡是不是少打了字……退一萬步說也應該是產假吧。”
“沒錯啊,是產假哦,至於陪產假嘛不需要我來操心啦。”
“…………那、那先……恭喜你……哦?”
“謝謝你唷彭哥列,現在可以簽字批准了吧?”
“這個……在簽之前,我可不可以……呃……”

支支吾吾的上司面露尷尬,似乎心中正進行著天人交戰,艱難地措辭。

“我是說、如果我問你孩子是誰的、你會馬上殺了我嗎?”

好奇心好可怕啊!!還有這麽多年了還會想對這個人的鬼話連篇一探究竟的我真是無葯可救了啊!!——首領的内心在呐喊。

“嗯,這個嘛。”

對方倒是沒有什麽生氣的反應,也沒有抄家伙砸地板,並且真的開始認真思索——等等,這才是該吐糟的地方?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看著笑得一派天然可愛、一邊輕鬆說出驚天動地的臺詞的骸,首領硬生生吞下了“該不會是我的吧?!”這一有辱家族名聲[?]的、但其實也不算完全沒有責任感的詭異問句。
開玩笑、萬一傳到某Mr.R的地獄耳裡頭去,可不是一槍爆頭就可以了事的。



天溼路滑,孕婦及鳳梨請小心




據説有的精神科醫生通過深入了解病人的想法、探索他們的内心世界來尋求治療的方法,這一做法毫無疑問是相當敬業和富有創意、以及科學家無畏無懼的瘋狂勇氣,並且據説在探索途中不慎走火入魔、最終獻身科學順便填充醫院剩餘病房的例子也是不在少數——當然只是聽説——


澤田保持仰著脖子45度看天的姿勢已經超過20分鐘。要是平常他應該早就支持不住喊著脖子好酸脊柱要斷一邊鬆懈下來找姿勢放鬆了,但是今天,此時,這一刻,不要說放鬆筋骨,他連眼珠都不敢移開一點點。
現場唯一還笑得出來的是山本武。

“啊哈哈哈……說起來跳樓這種事我也做過呢,好懷念國中時候啊哈哈哈。”

一旁的獄寺隼人沒好氣地對他投去“別啊哈哈了笨蛋,根本只是讓氣氛更冰凍”的眼神。

啊啊…………會怎麽樣呢?澤田望著對面樓頂上與他們、確切來説是他們中的某一人已經僵持了3小時以上的六道骸,大腦已經開始呈現放空狀態;基本上他已經不願意去整理什麽前因後果,他只想弄清楚這種近乎精神污染的情況還要持續多久。
好想回家。他在心裏哀怨地嘆息。
所以當他敬愛的雲雀恭彌學長終于有所動作、雖然只是默默地對著樓頂上的脅迫犯舉起了手中的高音質擴聲器——的時候,澤田簡直想要飆淚三呼萬歲了。
表情變化不大、但是語氣真摯音色優美,其中包蘊的誠懇簡直要把天地都感染。

“…………對不起,老婆,我不該逼你去把它打掉。”

澤田發自内心地覺得感動,心中涕淚交?;但是他咬牙忍住了幾乎噴薄而出的淚水,儘管整個世界的常規和理智仿佛在一瞬間於他面前崩毀,一點渣也沒留下。



後來。


『別哭了,真沒出息。』
『麻雀恭彌你這個沒愛心的傢伙!以後習慣性流產怎麽辦啊一點都不擔心嗎你!!』
『我擔心的只是你而已。』
『………………真狡猾。』

如果可以,澤田很願意讓自己聼不到某些幾乎是在企圖扭轉他整個人生觀和本來就偏軌得誇張的世界觀的、隻言片語——其實他又何嘗不想鑽回他的辦公桌後面去逃避現實,只是身爲上司,屬下生病了、何況在某种意義上來說還不是小病,這種情況下不來探望一下,未免有點過意不去。

何況、至少骸對這件事是很認真的嘛——他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努力地把自己拉離前家庭教師抵在他後腰上的槍管。

『……還不都是你的錯,自己要「嗶——」在裏面,害我中靶了。』
『你的生理衛生概念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該説是從常識方面就偏差得很嚴重了。』
『放X!不知道那麽多次裏面總有一次會擦槍走火的嗎?量變會導致質變的啊。』
『哦?要怪我嗎?沒記錯的話那可是你要求的唷?還叫成那樣。』
『惡人先告狀啊你!少造謠了,明明是…………』


澤田已經放在門把上的手僵硬了,連同近來本已受創嚴重的思考回路。他臉色發青地慢慢回頭,望著某Mr.R的目光仿佛世界末日。

“又怎麽了?”
“…………不……只是……總覺得……這兩天肚子有點痛——應該、沒事……吧?”

他看起來是努力在笑,也不知道在安慰誰。
對方半秒也沒有浪費地把槍挪到他的腦門,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蠢蛋,連你也相信了嗎?!”






...end?
PR

Comment

無題

  • 紅衣
  • 2007-11-20 14:56
  • edit
小舅子走的是明朗歡樂系的呀XDD////
第一段阿綱扯到剛打的耳洞是學妹、不,小舅子的親身體驗嗎XDDDD
不小心扯到是真的很痛……不過痛久了也挺有快感的(喂XDD
於是打耳洞原來是Mr.R的主意嗎=v=///////我還以為他會想要在更不得了的地方穿洞(靠XD

陪產假的話,是陪小髑髏嗎XDDDDDD 那結果是一樣的(哪裡一樣了?
以及為什麼會冒出?該不會是我的吧?!”這句OS啊哈哈哈哈哈XDDD
男人嘛、擦槍走火總是難免……不過就連你敬愛的雲雀學長都要反覆操作無數次才中獎、我想你就不必太擔心了吧澤田綱吉君(毆XD

其實我覺得山本跟獄寺的互動好可愛XDD///////
歡樂系最棒的地方就在這裡XDDDDDD

然後全文的關鍵句實在是太經典啦XDDDDDD
我還真難以相信雲雀先生會那麼誠懇的講出那句話(雖然我懷疑只是為了不讓首領過於為難XD)不過既然會這麼誠懇的話那之前的三個小時到底是所為何來啊XDDDDDDD
完全是個好老公啊=////////=(好老公就不會逼到老婆跳樓了吧吧吧)

咦結果還是打掉了嗎XDDDDD
因為可能危及母體所以爸爸會擔心嗎=///////=
(別跟著起鬨啦XDDDDDD)
所以說產假請完了還可以請一個月的坐月子假期啊啊不過產假好像是快生了的時候才請的(連我都跟著常識混亂了XDDDD)

咳嗯,不過這次的雲雀先生難得沒有健康教育不及格(毆)
總覺得這樣耍傲嬌的骸真是可愛到一個炸掉。。。XDD////////

哎呀不過、綱終於也覺得自己快懷孕了嗎−−(毆死XDDDDDDDD
Mr.R不要不信邪啊搞不好只是你沒嗶那麼多次(靠XDDDD

無題

  • 阿脫
  • 2007-11-21 04:12
  • edit
R綱!!R綱!!我好久沒看到R綱了呀T口T....先生快把首領壓(沒打錯)回去再教育!!Oh Yeah!
其實首領不用擔心的嘛....那鳳梨從心理到生理都和人類差了一大截呀...所以説先生再教育下嘛...[夠了

..哇哈哈哈雲雀學長你也有今天.....好想用超大粗體紅字表達我現在雀躍的心情..[滾

無題

  • 小聖
  • 2007-11-21 08:44
  • edit
XDDDDDD!!!!!我在心中發誓這文真的可叫做史無前例!
綱你的思考方式也一樣異於常人!不用擔心自己太正常(?)
R先生說話還是一針見血!說真我真的很喜歡「一臉的恨鐵不成鋼」這情況XD

雲大人那句真的可以嚇死人啦XDDD!!!!
什麼叫對不起老婆XDD!!!!!太強了!太強了!!
霧大人是不是用第1道幻想過火呀(嘔血)

山本兄在那個情況還笑得出來,果然不是腹?而是粗神經。(默)
彭哥列家族的大家果然沒得救了(何)

gj呀頭頭XDDDDD!!!!!!!!!!!!

  • 亞蒼
  • 2007-11-21 10:00
  • edit
>>>>>>對不起,老婆,我不該逼你去把它打掉

雲雀學長你是我看過最壞的爸爸了XDDDD!!!!
其實你只是擔心會生下別人的野種或[打消]一個會和你玩"爸爸你走開媽媽是我的"遊戲的[/打消]兒子吧=v=。[滾]

無題

  • 阿虛
  • 2007-11-24 12:49
  • edit
[太字]*姊夫[/太字]

小舅子走的是崩壞歡樂系XDDD
耳朵那邊手賤老是去弄,還真的挺有快感的[毆]
自己是不太扯到,但是不知爲何常被同學弄痛……就叫你們不要亂摸別人的耳朵了!= =
推他會想要在更不得了的地方穿洞XDDD 想到首領拼死抵抗的模樣就愉快[毆]

那句OS只是覺得首領的吐糟和杞人憂天是常人達不到的境界所以下略[毆XDDD]
不如説是,被缺乏常識又想太多的某人給感染了啊XD
首領你幹嘛不擔心自己[太字]被[/太字]擦槍走火[靠]

對啊歡樂系可以隨便搞XD 不過難得的是獄寺和山本似乎都還沒有被帶蠢[噗]

之前那三個小時就是爲了那句話在掙扎啊XDDDDD 說,未免顔面盡失;不說,老婆就要耍傲嬌到不知什麽時候——辛苦你雲雀先生!!XDDD[毆]
最後情感戰勝了理智,請大家體諒恭先生内心那種豁出去了的悲涼[靠XD]

(恭先生:我才是被逼的那一個吧)XD

與其説是打掉,不如説是從精神上打斷了某人的懷孕妄想(雖然也沒有根治就是了[靠])啊XD
爸爸其實是在擔心萬一他真的用幻術造出小孩子來,那就不是跳樓這種程度的麻煩了[爆]
先生可以請照顧月子的假XDDD 不要擔心首領會不同意,因爲總有一天他自己也要……[夠了]

對啊,經歷了這麽多年,雲雀先生的健康教育終于到達了普通人的水平[什麽XDDD]
反倒是當初糾正教育的人開始常識混亂了?愛的反作用嗎[炸]

首領是被帶蠢了XDDD 神經病是會傳染的[何XD]
Mr.R快氣死了吧[爆] "嗶也沒用的!你根本沒那種功能!給我清醒點(開槍)" XDDD


[太字]*阿脫脫[/太字]

首領是在為家族的未來擔心呀!這樣下去大家都會崩壞的XDDD
沒關係超大粗體紅字我幫你裱[滾XD]


[太字]*小聖桑[/太字]

XDDDDD 那麽我也在心中發誓在這裡接待大家的是小舅子不是社長[毆出去]

R先生是唯一還保持理智的人啊……雖然他其實心裏是想哭的吧[?]XD [綱:我也想]
我喜歡因爲被帶壞而從錯誤的方向吐糟的綱XDDD

其實我平常是叫孩子他媽的咧……不過就雲先生來説未免太刺激了[真想嚇死人啊你囧]
例如:

[太字]“雲雀恭彌你太無情了!”
“夠了,孩子他媽,快給我下來。”[/太字]

——這樣的話,社長就等著被踢舘吧……XDDD[毆]

沒錯,阿山絕對是粗神經,獄寺則是被首領給感染了冷靜鎮定的吐糟習性[誤]
大家都壞掉了[嘆氣][什麽鬼XD]


[太字]*阿橙[/太字]


擔心會生下野種倒是真的,另外如果生下來是女兒那還好,兒子的話…………不會讓他在世上存活超過一分鐘的吧?[這什麽爸爸囧][就說了哪來的孩子他爸……]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