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Cash only please and, Hello Mr. A.S.A.P

雲骸/白骸

都寫這麽大了,再來抱怨的,fc2的字體特效代碼可是會哭的唷。

Cash only please and, Hello Mr. A.S.A.P




--Both you and I have fallen into the ridiculous, cruel and incredible truth.
--So what?




就是,那樣一種景色。


咖啡館門后的挂鈴在雲雀推門進去的時候不無歡快地叮噹作響。他掃視一圈,看到獨自坐在角落的六道骸正望著外頭明媚陽光下的繁忙街道,像躲鏡頭的藝人一樣在臉上架了一副偌大的墨鏡,蒼白的指節勾進燙花瓷杯婉轉的彎柄,神情卻像極了事不關己的年輕觀光客。
他走過去徑自坐在對面。沒幾個小時前還與他繾綣纏綿的對方完全沒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倒是窗外忽而走過一位行色匆匆的美女時,才對他勾了個眼神:看,腿很漂亮唷。



『學長,骸說他愛你的時候,我真的好後悔曾經脫光了跟他睡在同一張床上……』
『哦,他上你了嗎?』
『……反正我沒上他。』
『不要說廢話。』



從床上掉下來的時候壓到了遙控器,收費台老掉牙的色情節目就突然地擠入了場合之中。嗯嗯啊啊演技有餘情感缺缺的後期音效瞬間充斥了整個空間,曖昧而僵持氣氛卻奇跡般地、當然是詭異地被緩解了。
雲雀看著跌坐在地上的六道骸。端正清秀裏頗有些艷麗的面容,眼角眉梢不着痕跡的輕佻神色,現在對他卸下了防備不止,還慷慨地打開了雙腿——要說沒有誘惑嗎?這種情境還要説謊,以爲他多大年紀。

“忽然這麽積極?”
“想快點還錢呀。”

直直盯著這個又在偷梁換柱轉移問題中心的傢伙,雲雀心裏思忖著眼下這筆交易的盈虧度。他記得溫馴時還好說話一旦毒舌起來就無人能及的學弟澤田對六道骸說過“我叫你賣身不是賣命”,也記得某天的酒會后這傢伙一副半醉不醒的樣子巴在他背上口齒不清地說“接吻三萬全套二十萬今晚八折酬賓”;金牛座的財主有權利對尚未收回的借款追根究底,哪怕雙子座的無?在他面前哭窮和裝純情。
喔,錯了,眼前這個,純粹是在耍?。


『我比較好奇,爲什麽不是彭哥列你自己來救人。』
『你這個不上班的傢伙怎麽能體會公務纏身的人的辛苦!!』
『你的公務、你的公務就是害我欠下那個雲雀恭彌一大筆的原因嗎?!』
『少廢話!我要是雲雀學長我就會做一個真正的債主讓你穿著輕飄飄的露背超短女僕裝戴著貓耳給我端咖啡而不是放你四處騷擾別人!!』
『………………對不起。是我的錯。』
『知道就好。還有給我好好做事,私下保釋可是很花錢的,不在一年内給我賺回來就把你賣了。』
『賣給誰?』
『當然是你的債主。』
『噗…………你一定賺不到的。』



無論是現實上還是感情上,骸都已經聼厭了“本店不刷卡,請用現金支付”這種話了。他站在鬧市街頭的ATM前用記憶力與最後一張提款卡的密碼奮鬥著,貌似純良的BOSS那句『放風期間骸要乖乖的不可以做壞事哦〜』那上挑的語尾還在腦海裏回蕩,加上旁邊店裏說得上應景的"Roma Nun Fa La Stupida Stasera",讓他沮喪到幾乎要對著永遠是沒什麽表情的金融機器落淚。
所以那個時候,也就是隔壁密魯菲奧雷家族的白蘭第二次見到他的時候,會忍不住(忍住的只有笑)親切地上前問,要不要幫忙?
至少看起來,是情真意切的。


“謝謝,幫了大忙了。”
“很榮幸能為你解困,彭哥列的骸君。”

骸挑眉望著面前用彆扭的名號稱呼自己的白蘭,決定看在機票的份上不和他計較。

“翹班時候小心不讓信用卡暴露行蹤是很明智的方法,但是也要記得帶夠現金呀。”

笑吟吟地從看來鼓脹到足以包下整架A380的皮夾裏摸出又一張嶄新的現鈔,白蘭毫不逾距的語氣在金白的陽光下輕鬆暈開:

“作爲對正好一起翹班的慶祝,骸君願意和我喝一杯麽?”



Now we are together sitting outside in the sunshine
But soon we'll be apart and soon it'll be night at noon
Now things are fine the clouds are far away up in the sky
But soon I'll be on a plane and soon you'll feel the cold rain...




「等等,我說的是真的……」
「哈哈哈,你喝醉了……騙人,騙人的——」
「真的,我對骸君……」




宿醉也不是第一次,醒來發現在陌生的床上更是習以爲常,不認識的伴侶,有時比熟識的臉孔更令人心情愉?。

——好疼疼疼疼疼……頭快裂開了……後面沒事吧?我看看……



…………哇咧,這誰啊我不認識。

六道骸。這輩子的人生裡最恐怖的回憶,多半都在清晨的被單下面。



Now we are each other enjoying each moment with one another
But soon I'll be miles away and soon the phone will be our only way
Now I'm in your arms feeling pearl love and warm
But soon, I'll be alone and soon your voice'll changes tone...




“我付你錢請你解釋給我聼。”
“你好像忘記了付清那一筆之前你的錢都是我的。”
“…………好吧,反正我也不想知道。”
“你認識密魯菲奧雷的人?”

儘管氣氛十分壓抑,雲雀恭彌的詢問語氣依然仿佛在問是不是認識鄰居花店老闆一樣簡單。六道骸不死心地偷偷打量著身下白淨的床單上是否有任何可以作爲某种依據的痕跡,一邊竭力拉扯著暫時無法清洗而酒氣熏熏的襯衣,第一次這麽努力地研究如何能把皮膚的露出度減到最小。

“啊啊,不知道啊,什麽密魯什麼雷……那傢伙說以前和我見過,但我怎麽也想不起來了——很老套的搭訕對吧?哈……”
“事情辦完了沒?”
“彭哥列沒說辦完了不可以自由活動吧。”

有一點心虛有一點懊悔,骸避開對方沒有什麽溫度的眼神。



『自從那次在家族宴會上見到骸君,我就一直好想再見你一次……那時候所有人都正裝筆挺,只有你隨便套了件襯衣,長褲鬆鬆垮垮的,還赤著腳……從側廊上一晃而過,偏偏被我看到了……我追出去,你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真是美麗——我還以爲你會飛到月亮裡去了……。』
『哦哦,那次啊——那次我剛被某隻麻雀上過,那混蛋來硬的,我還以爲我會死掉呢。』



在裝醉變成真醉之前的間隙,骸對著放在自己嘴唇上的手指輕輕咬下去,舌尖順勢纏上,黏膩的水光在昏暗的吧台燈下若隱若現地挑釁著理智。
對方湛紫的眼裡滿是柔情,手心灼燙的溫度從衣服下擺流進去,徑直印上腰側的皮膚,密不透風的深吻讓他支吾著喘不過氣來,疲軟無力的兩腿之間被嵌進了堅實的邀請,閉上眼睛擡起頭,那裏舒服得快要哭出來了,他在想,他在想…………

最後的意識裡只有不能算陌生的、蠻不講理的手機鈴聲大作。



「 後會有期 可愛的 六道 骸君 」



床頭紙片,曼陀羅溫柔的芬芳。

然後他記起來了。那種歡欣的苦悶。

“笨蛋,一定是因爲你在床上叫了別人的名字。”
“那你幸災樂禍個什麽勁啊……”

他擡起頭來看著一臉事不關己的雲雀恭彌。就好像很久很久沒有見過他一樣。
那一天他從比海洋舘的觀賞池還要厚實的合金玻璃管裏面睜開眼睛望出去,看到的也是這個人。視野被化學藥劑暈染得模糊不清,飄搖晃蕩,他對他露出了睥睨一切的微笑,然後像是要把他也一起敲碎一樣把整個玻璃管擊了個粉碎。

啊啊…………完了。

他一邊從水壓裡跌落下去一邊想。

這下還不清了。



Let's not fool ourselves in vain this far away trip will give us pain
We'll have to be so strong to keep our love from going wrong
Distance will make us cold even put our love on hold
But soon we'll meet again and soon it'll be bright at noon again...




至少在沒有墮入這個凡俗人世的信仰之前,他活得很好。那天他透支了數度人生之中難得的誠懇表情對著他的現任老闆說“我愛你”,對方在半秒之内就把現實冷冷地擲回他面前:去對你的債主說。

遙遠的,綿延的,真切的想念……像是在深沉的?夜跌入了溫暖的海水裡,雲雀恭彌捉著他的手把他拉起來,尖銳的理智把自己都割傷,疼痛到幾乎失去呼吸。

對啊。他不是還在這裡嗎。

披著逆鱗的異教徒。死不了的玫瑰。上一秒才凋零,轉眼就從死灰裏鑽出來,對著庸碌的人間?耀那種絕然傲骨的美麗。
愛情。這個詞本身確實膚淺得可以,然而它背後的辛酸熱淚,比世間任何凝重肅穆的感情都要猛烈地震懾了他的心。那種存活的真切。

所以他絕不會死的。他也是。

在償付完一切之前。在看清彼此之前。
在愛之前。



『又有人說要替你還錢給我了。』
『跟他說我要自己還啦。』
『哼,你能還我什麽?』
『我啊……我只有我自己,你要嗎?』






Cash only please and, Hello Mr. A.S.A.P // FIN











*

"Roma Nun Fa La Stupida Stasera":羅馬,今晚別壞了好事
A380:最大空中客車
A.S.A.P:As Soon As Possible

拍手[0回]

PR

Comment

無題

  • 紅衣
  • 2007-12-10 02:43
  • edit
>>溫馴時還好說話一旦毒舌起來就無人能及的學弟澤田
這句好中肯我笑了XDDD

私下保釋是因為骸做了什麼需要關水牢的事嗎。。。XD
這篇的綱超犀利的、有夠攻!!不愧是10+首領大人XDDDDD
對於怎樣做真正的債主顯然也頗有研究。
相較之下這篇的雲雀反而沒有平時殘酷XDa

站在提款機前面幾乎落淚的骸好可愛好可愛喔>//////////<
姊姊沒有錢可以包養你不過老闆包養你好不好?(靠XDDD

>>…………哇咧,這誰啊我不認識。
>>六道骸。這輩子的人生裡最恐怖的回憶,多半都在清晨的被單下面。
再次笑炸XDDDDDDDDDDDDDDD
不過為什麼骸的後面出事要付錢叫雲雀解釋給他聽XDDDDDDD
努力研究如何把皮膚露出度減到最小的骸可愛到翻過去XDD
怎麼越來越可愛了啊社長家的骸XDDDD 好想摸摸///////(骸:摸一次算你便宜點五千。)

白蘭的情話太絕倒了[打消]他怎麼不會以為是看到鬼(靠XDD[/打消]
骸在這邊的回話我覺得是整篇裡面唯一比較理直氣壯(?)的地方XDD
(其實是當事人聽到會想揍他的意思[喂])
其他的場景都可愛得讓人想抱抱//////////

H場好浪漫嗄嗄/////////
不過我真的不覺得白蘭是真心的所以無論他怎麼說看上去都假得有點好笑(被打)
雖然很溫柔很治癒啦不過骸在床上終究只會叫那隻麻雀的名字吧XDDD(是不是罵粗口的語助詞就不得而知了[毆])

是說那個劫獄的畫面太萌了TvT|||||||||
雖然我也有寫到這段不過跟社長寫的視角不一樣。。。
果然要對看比較有雲骸的感覺>//////<

不過看到最後一句差點哭出來TAT////////
那句話比我愛你更動聽耶>/////<
果然人一旦坦率起來就會非常非常可愛,好苦惱(苦惱啥鬼XDDD

說要替骸還錢的是花店老闆吧?XD 他果然想包養他(毆炸XD

無題

  • 阿虛
  • 2007-12-13 18:35
  • edit
我一直妄想首領的零地點吐糟[爆]
一想到他那超人的常識,就覺得幸好這孩子本性善良,不然恐怕光靠毒舌功就能征服世界了[啥XD]

私下保釋當然還是因爲他本來就被関在水牢裏嘍XD 劫獄只是裝裝樣子,其實都是地下交易的說[靠你不要亂捏造XDDD]
對啊對啊雲雀的風頭這次被首領搶去了[炸] 雖然他沒怎麽出場是事實[毆]

後面出事叫雲雀解釋是因爲他一覺醒來已經忘了發生了什麽事[炸]
雖然他本來沒這麽傻,但是我覺得在無關緊要的地方傻一下下,很有天真無邪的氣味……[捂臉]

五千怎麽夠啊我們太太看一眼都要兩萬哦[靠XD]

其實我以爲白蘭的話是笑點的說[毆] 他好像是那種會假惺惺地說著很認真的話的人……
他不是理直氣壯,是破罐子破摔了啊[什麽啊XDDD]

我覺得絕對是罵粗口的後綴沒錯[爆]
而且要是真的叫的話,會叫什麽也是個謎…………[全是妄想XDDD]

劫獄的場景好像一直以來都是那個想象啊XD 雖然恭先生好像不會那麽好心的說XD[所以只能想想[炸]]

可愛的人不管怎樣都是可愛的XD 就算鬧彆扭耍傲嬌也……[喂XDDD]
老闆是想把債權買來吧[毆]

總之你喜歡便好了><///親〜〜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