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立夏&草燈】耳朵知道

  

 






 

WHERE HAVE MY EARS GONE

 

 


 

 

 

  

 

 

 

 

 

耳朵和尾巴,不見了。

 

 

 

某天早晨醒來的時候,沒有理由地,忽然就消失了。清澈的太陽一如既往地升起,美麗的、生機蓬勃的、讓人喜歡的一切,全都沒有改變過。除了身體上無關緊要的那兩部份。

 

 

 

與生俱來的另一對耳朵。有沒有聽覺呢?似乎並不是非常的強烈。但是耳朵被咬到,尾巴被踩到都會痛,應該是有神經貫通存在。血肉相連的東西就這麼生生剝離,竟然沒有任何的感覺。

 

 

硬要去描述的話,只是身體輕鬆了一些。不痛也不癢,沒有生理上的異常。僅此而已。對於長久以來都對大人的世界充滿好奇、困惑和厭惡的立夏來說,就只是這樣而已。

 

 

是誰拿走了?它們去了哪裡?在哪個世界的哪個角落,是否孤獨不安?

這古怪的想法閃過腦海。

 

 

 

 

 

 

沒有了特殊性徵的稚氣孩子,如此引人側目。這是奇妙而怪異的體驗。眼神……那些眼神,像語言一樣,有重量,有厚度,有熱力,有棱角,有攻擊值,有事不關己的傲慢,有隔岸觀火的唏噓。是的……這種力量,銳利的無鞘的刀劍,但是,它們已經再也不能傷害我了。

 

 

發生了這樣荒唐的事,沒來由的坦然卻庇護著立夏心裡的荒原。有什麽關係。挺直腰背,堂堂正正走在古樸平靜而又光怪陸離的東京23區光明平坦的街道上。

 

 

 

 

到了學校,果然麻煩的事一件接著一件。東雲老師的表情好像快要昏倒了。不,應該是真的昏倒了。不管怎麼努力裝作大人,面對真真切切的“現實問題”的小學生們,浮誇幼稚的可愛的同學們,像一群受驚過度而連振翅奔逃都忘記的小鳥。

 

 

 

 

 

結果這天完全沒上課,而是在訓導室裡被盤問了一整天。

 

 

青柳同學,發生了什麽事?

——沒有啊。

 

那個……你的耳朵……沒有了?

——嗯。

 

你不要害怕,老師會幫你的。

——我沒有怕。

 

告訴老師,是誰對你做了什麽?一定要把他繩之以法……

——我不知道有那樣的人。

 

鎮定些,青柳同學,好好想想,最近有沒有什麽奇怪的人接近你?

——不清楚。

 

青柳,我們只是想保護你。

——謝謝。我可以走了嗎?

 

 

 

 

 

我要去看一看,他的表情。

 

想看一看,面對這樣無稽的事實,曾經一臉正直表示會等待他長大、迄今倒也不曾跨界的男人,會有怎樣的表情。

 

從學校逃出來的立夏這麼想著。輕車熟路往的草燈那裡走過去。略微地有些愉快。

 

 

 

 

 

『立夏,你好可愛。』

『立夏,你還是這麼小啊,手和指甲都好小。』

『我什麽都不會做的,因為立夏還是個孩子。』

『我喜歡你。』

『我愛你哦,立夏。』

『晚安。』

『晚安。』

『我回來了,立夏。』

 

 

 

 

 

草燈的聲音,哥哥的聲音,柔軟的撫慰,溫情的話語,只送給還是個孩子的立夏。只送給還長著耳朵和尾巴的,純潔無暇的立夏。

 

 

 

但是,不管是出於什麽理由,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這個空間斷面的立夏,已經永遠地不一樣了。

名為耳朵和尾巴的東西,是因為熾烈的愛而升溫蒸發了也好,因為迷失了存在的意義而掉進了次元的黑洞也好,或者僅僅是因為,在某個無法入眠的夜晚的某一瞬間,心裡閃過“我想成為他真正的——唯一的sacrifice,無論這件事是如何地不合理,不管別人怎麼反對”這樣直白勇敢的念頭,因為這樣的想法是如此猛烈如同一年之中潮水最高漲的一天裡、擊打著海岸的最勇往直前的一朵浪花,像草燈說過的那樣,爲了你可以做任何事,反過來說,爲了草燈,什麽也可以去犧牲,sacrifice everything I have for you,不是嗎?這可怕的念頭是如此地不純,如此地充滿了愛的慾念,不應該是一個孩子會去想的事,所以,作為交換,作為這份純真熱烈的愛意的交換……

 

 

因為對溫柔到有些頑固的、總是說謊的你,產生了那樣灼熱到好像要燙破皮膚的、不屬於一個孩子的愛,我的耳朵和尾巴,全都不見了。

 

 

草燈。你知道嗎。

 

 

 

 

 

 

“出來吧,來見我。”

 

 

To SOUBI?

 

Yes / No

 

Message sent.

 

 

 

 

 

 

 

 

耳朵知道 / WHERE HAVE MY EARS GONE

 

.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無題

  • H
  • 2011-04-16 00:09
  • edit
这是.. 新的目标..?XD

無題

  • 阿虚
  • 2011-04-17 18:45
  • edit
(¯﹃¯)H子……扑

無題

  • H
  • 2011-04-22 20:16
  • edit
(′▽`〃) .. 矮油(..)这是什么阵仗
感觉天南地北阿虚笔下的角儿一个个都有温柔的小心思,明明最脆弱,但打死也不承认,无论是爱,想念,任何凡俗的情感,真实的心。(=′ `=)看您的BO好多年啦,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不坦诚的孩子,更让人怦然心动。..

無題

  • 萬年不變杏仁子
  • 2011-04-25 19:46
  • edit
唉呦找不著留客簿就回在新文裏啦(哪來這麼不正經的語氣)

夢遺不就是男子第遺精麼???(一開口這是甚麼話題)

好像又到了老闆子生誕日附近,不曉得過了沒有(咦),總之又祝老闆千歲萬歲,又老了一歲~!(啥)

唉呦總之又一個喜怨不定的春天(要夏了),又見到你真好:P。(不是自找上門的麼?)(也是啦)(是說一年又一年,我仍在大學裏輪迴著呢...

無題

  • 阿虚
  • 2011-04-28 01:04
  • edit
謝謝你們。
謝謝你們還記得我,謝謝你們還會來這裡看這個孤獨的我。
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最寶貴的事情

又過了一年了,還能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
H子,小杏仁兒。
我非常想念你們。

無題

  • 阿修
  • 2011-04-29 11:08
  • edit
虚大大……虚大大终于又更新了QAQ
文字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啊……这种又温柔又心痛的感觉真戳人萌点。虚大大我爱你(揍,好几年了依然还是最喜欢你的文字

無題

  • 阿虛面面
  • 2011-04-30 13:50
  • edit
>>阿修

呀!是客人!~~\(≧▽≦)/~~
站住!呀……不是……我是說……請……請常來玩╭(╯3╰)╮///

(谢谢你)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