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立夏&草燈】 Kill Me

  



SOUBI & RITSUKA

 

 

 

 




K  I  L  L     M  E

 

 

 

 

 

 








倒在床角的立夏像在黏稠的露水裡洗過,輕輕喘息的模樣柔軟脆弱得好像馬上就要死掉,卻又如同雨幕打濕的花瓣,散發出濃烈誘人的生機。

 

 

 

 

只是傷口引發的低燒,早該習慣了吧!如果還沒有,就從現在開始學習怎麼去做吧。只要再忍耐一下…………啪嗒,窗戶被拉開又關上。草燈的聲音像在另個世界點起火把,那溫暖的情意隔著一層堅固的、密不透風的皮膚,呼喚著已經失去所有力量的他。

 

 

“立夏,怎麼全身濕透了?”

 

 

不想回答他。不能回答他。害怕一開口就是脫鞘的刀刃。爲什麽要存在語言?如果是爲了互相傷害,牙齒,指甲,手掌,廚刀和餐叉…………這些還不夠嗎?

 

 

 

“這樣會感冒的,起來洗個澡再睡。我幫你換衣服?”

 

 

 

討厭他。

心情虛弱的立夏皺起眉頭。

 

 

討厭他無條件的順從。更討厭他不惜捨弃這份順從也要死守的事情。從沒想過要去佔有什麽,偏偏你卻不是我的。柔情和慾念,殘酷與渴求,全都不是我的。

 

 

恍惚中感覺得到,那小心翼翼的解開自己衣服的手指。真的很討厭。有的時候在草燈家裡玩到太晚,早晨醒來也會穿著不是自己的、舒適的衣物。完好無損的耳朵和尾巴。

 

 

 

草燈有時會做些非常不像大人的事情,有時卻又出人意料地有原則。許下無法遵守的承諾,在不對的時間不對的地點出現,把格格不入的言語灌輸給他聽,最後卻向他索要著不該存在的東西。

 

 

 

好想知道,草燈那禁慾淡然的臉孔下面,埋藏著什麼樣的渴求和願望。

掠奪我吧。也讓我掠奪你。我討厭這個詞語。掠奪著我的,你的聲音。

 

 

 

 

 

“只是淋浴的時候忘記脫衣服……哇啊!放手我自己來!”

 

 

 

浴室的水聲停了一會兒了。媽媽應該瘋累了,在休息吧。我的心也會崩毀成那樣嗎?

 

 

在那之前,讓我看看你的心吧。

讓我看看,被你所喜愛過的、畏懼過的、厭惡過的、渴求過的一切,給弄得傷痕累累的心吧。

 

 

 

“別擔心,我說過在立夏長大之前什麽也不會做的。”

 

 

 

對這樣粗製濫造的假話不屑一顧的心情,此刻到達了頂點。

 

 

 

 

——一定要在哭出來之前把他趕出去。

在說謊的男人懷裡蜷成一團的立夏這麼想著。

 

 

 

 

.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