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佐鳴】珍重再見,期待再相逢,接受我,接受我吧

我的字典裡沒有傷感二字。





我忽然明白前陣子不給力的原因了,原來是標題放錯了位置……我擦嘞。






拍手[0回]

  

 

 

 

 

那一天,在天還沒有完全亮,被窩外面的空氣清澈微涼的時候,他趴在床上睜開眼睛,看到佐助一邊套上衣服,一邊隨便踩著他的拖鞋往浴室走去;於是他知道,他永遠永遠地失去了一段友情。

 

 

 

這個認知令他心中泛起些許悲涼。一想到過去與對方種種情誼,幾乎要掉下淚來。

——因為在這世上,沒人會和好朋友做這樣的事情,對吧?

 

 

 

 

 

 

 

珍重再見,期待再相逢,接受我,接受我吧

 

 

 

 

 

 

 

“唉,你想幹嘛?”

“你幹嘛給那傢伙鑰匙?”

 

 

寧靜傍晚入夜時分,卻不得不盡可能地用身體擋住門口,仿佛後面小小的單身公寓是自己最後的領地一樣,鳴人幾乎不掩飾自己想攔住佐助再踏進一步的意圖;對方卻好像要抓到什麽把柄一樣,扒開他抵在門框上的手硬是擠了進來。上一次,其實也就只是一星期之前,佐助也是像這樣自顧自地衝到他家來,那時候他也試圖守住這一道最後防線,但是由於當時他整個人被壓在門板上,對方還把膝蓋頂進他兩腿之間極盡所能地按壓摩擦著,他面對著友情、理智、情熱以及名譽的抉擇,於是很快就繳了械。一想起當晚那輪好像喝醉了一樣的月亮,還有佐助那奇妙的神情、古怪的語調,以及自己之後的表現,他就恨不得馬上失憶。

 

 

 

 

“我在問你,爲什麽給那傢伙鑰匙。”

 

 

佐助的語氣就好像在問“爲什麽晚餐裡有我不喜歡的東西”一樣理所當然而又自我主義,好像這不僅僅是鳴人的房屋,更是他佔有權益的財產。從那質問的態度中鳴人忽然明白,跟他爭論這一點根本是一件白費力氣的事情。

 

 

“你不是也有嗎?再說佐井又不是生人了,我出門時候他幫我照看窗臺上那些……”

 

 

一瞬之間,佐助的神情變得十分微妙,令鳴人自覺地收住話頭。佐助原本就是順著捋毛都會勾到倒刺的人,習慣了他這種性情的鳴人知道再繼續辯解下去不過是自找麻煩。

 

 

“你給我鑰匙,這是當然的,你給別人鑰匙,又是另一回事。”

 

 

面無表情的佐助,前半句話令鳴人不知道要從何反駁(從邏輯開始就不對),後半句則是令他在領會到對方心情不佳的原因之後又不知如何開口安慰。是的……他也驚訝自己竟然一下就把握到佐助想要的東西。佐助所不滿的,是他把他們之間互相信任的“證據”輕易地複製黏貼給了“其他人”。

 

 

看著對方仿佛遭受什麽不公平待遇一般不滿而要求補償措施的表情,鳴人原本想試著就從這次開始、中止佐助那種過於我行我素的佔據行徑,甚至在佐助看他久久沒有反應而不耐煩地走上前來、就在飯廳裡一把摟住他的時候,已然採取了抵抗的姿態,卻還是沒能讓自己真正下定決心。結果最後他還是屈服,讓對方把舌頭伸了進來。而就在唇齒廝磨之間、似乎氣氛正要往慣例性的方向蔓延過去的時候,鳴人驚覺舌尖觸到一顆光滑小球,嚇得幾乎把佐助咬了一口。對方狀似不滿地捂住差點被啃破的嘴唇,悻悻地瞪著他:

 

 

“親得好好的,你發什麽瘋?”

 

 

鳴人撲上來掰開他的嘴檢查,當看到他舌面上那真真切切閃耀著銀色光澤的金屬物時,鳴人幾乎是驚恐萬狀。

 

 

“那是什麽玩意啊?!你瘋了?那可是在舌頭上、舌頭上唉!!你腦子壞掉啦?!”

“喂,別大驚小怪的……”

 

 

佐助知道鳴人會對這個小玩意有所非議,而鳴人反應如此之大仍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就好像這個洞是打在鳴人自己身上一樣。表面上看,他的確一向是個對肉體潔身自好、和“多餘的”裝飾物沒什麼瓜葛的人,包括鳴人也如此認為——但他仍然不免有些離經叛道的想法。不如說,他原本就是一個渴望著脫離軌道之行為的人。那天那個店老闆不過是試探性地慫恿了一下,他卻覺得這主意挺不錯,並且隱含著想拿來嚇嚇鳴人的惡作劇意圖,當即就走進了店堂。

 

 

而如今他似乎達到了目的,後果是鳴人開始喋喋不休,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氣氛又破滅了。他注視著鳴人的嘴唇,耳朵接收著對方說話的聲音,卻也只有聲音,只有那明亮清澈的波動,而絲毫沒有去咀嚼對方言語中的含義。他喜歡那唇瓣翕動的模樣,這份喜歡帶著慾求和情熱,他遵從這份難得的心情,不留餘地地親吻上去。

 

 

儘管由於意識到並且確認過了那顆珠子的存在,難以像往常一樣用平和的心態去接受佐助的吻,鳴人卻並沒有再次推開他。當他和佐助做過了一切朋友之間會做和不會做的事,“牽絆”在他的人生裡就再也沒有那麼純粹的含義。那種心情混合著奇異的熱烈和不適應的感覺,就像這小小的舌釘,正緊緊抵著他的舌面,依依不捨地熨帖著滑動著,像顆炙熱的種子要嵌進他身體裡,他曾經“最好的朋友”的體溫透過那光滑的金屬物過渡到他口腔裡,令他感染到一種異樣的情熱。這強烈的感官遠遠超越了“朋友”的情誼,連固執的鳴人也深深明白,此刻、不,很久以來……佐助所竭力傳達、乃至強制性地灌輸給他的,是他無法用“友情”的盾牌去搪塞的東西。

 

 

“來吧。”

 

 

耳邊佐助的聲音有力而又激切,滿溢著醇厚的慾求。鳴人有一點被震撼——這來源於那種強烈的被需索的感覺。儘管,他已經是村裡的英雄人物,順利地升為上忍、有了關係親密的自己的學生,甚至被內定為火影候選人,受到周圍人們的信任和期待,但在他的內心深處,仍不免存活著孤獨的花朵……然而佐助對他毫不掩飾的需求和渴望,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和釋懷。也許這就是爲什麽我不能拒絕他——鳴人這麼想著,一邊閉上眼睛,任由對方抱著自己的腰放到桌子上。

 

 

“你明天不用去隊上嗎?”

 

 

或許是爲了排除對這種行為尚未習慣的害羞和尷尬,在佐助解開自己衣服和褲子的空擋,鳴人胡亂尋找著話題。

 

 

“明天我也去監考,不過和你不同考場。”

“這樣啊……那結束以後一起吃飯嘛?”

“不了。我要去看我哥。”

 

 

佐助一直迴避著“掃墓”這個詞。感覺到那份孤寂的鳴人柔情地微笑一下,伸手撫摸著佐助的臉頰。對方閉起眼睛輕輕磨蹭一下他的手心,然後忽然狡黠地勾了勾嘴角:

 

 

“然後晚上我來找你。”

“你……你就不能消停一天嗎?”

 

 

意識到自己的安撫被對方反過來利用,鳴人微紅著臉道。

不過佐助不再和他糾纏這個話題了。他利落地解開鳴人的褲頭褪下去,初冬時節微寒的空氣令鳴人輕顫一下,不由自主地貼緊佐助還衣著完好的腰身。佐助看起來心情轉好,並沒有立即開拓後方,而是俯下身跪在他腿間親吻了一會兒他的腿根,然後就把他尚未完全蘇醒的部位含入口中。

 

 

“等……”

 

 

雖然感動於對方難得的服務精神,但是在猛然想起什麽而猛地從桌面上坐直起來想推開佐助,也已經來不及阻止了。這下好了,剛剛還沾染著自己口中溫度的那枚舌釘,現在正毫無間隙地緊貼在自己最難以啟齒的地方;這強烈的感官意識狠狠衝擊了鳴人的思維,讓他羞恥得幾乎要落跑。

 

但是……那與其說是不舒服,不如說是一種新奇而激烈的感受。更不要說佐助做得專心致志又一絲不苟,那圓潤的珠子在性器表面時快時慢地滑動著,加倍地刺激了他的神經,雙腿也幾乎要失去力氣癱軟下去。

 

 

“佐助你這笨……笨蛋……給我等一下……啊……嗯……!”

 

 

意識到自己比平常更快地興奮起來,被佐助含弄著的部份也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如實體現出了這種感覺,鳴人感到很窘迫,尤其是想到自己這迥異的狀態正被佐助的舌頭、嘴唇和手指半刻也沒有延遲地感觸到,更令他尷尬不已。

 

 

“……停……慢點!啊……我,我說真的佐助,等下……啊你這混蛋是故意的對吧竟然戴著那種東西……啊……”

 

 

然後佐助忽然放開了他,在他全身感官最強烈炙熱的時候退開,轉而拉過他的手握住那在空氣裡興奮得顫抖不已的部份,又用自己的手覆著他的手,引導他上下撫弄起來。

 

 

“你知道嗎,這種東西不僅僅可以裝在舌頭上。”

 

 

被過分緊致的掌握力道給揉得腦海裡一團亂的鳴人,根本無暇去思索一臉邪氣慾望的佐助話中的含義。由於情慾的熱度和感官的刺激,他眼裡溢出熱淚,不認輸地想要吞回不斷流洩出來的黏稠呻吟,這份倔強卻因為佐助忽然將他按平在桌上、然後握著他的膝彎推壓到他胸口、仿佛已經用那個姿勢將他深入侵犯、自己卻還被迫握著淫器在對方面前自瀆這一動作而全然崩潰了。

 

被推擠的感覺既愉快又癲狂。或許到後來佐助已經沒有在用力了,只是他自己的手停不下佐助引導給他的、緊握著揉弄的動作,他還自由的一隻手像抓緊慾海怒濤中的浮木一樣揪緊佐助的衣襟,在對方一輪猛烈的、充滿自己體液味道的、幾乎要奪去他的呼吸的親吻之中,鳴人無法控制自己弓起腰,被按壓著分開的雙腿掙扎著想要掙脫桎梏夾緊對方的身體去攀越那個高潮,內心狂熱呼喊著模糊的愛語和對方的名字……

 

 

 

 

 

——如果我們不再是朋友,卻有著情勝手足的情意,那親愛的,我該如何稱呼你?

 

 

 










TBC   哈哈哈哈哈



 

 

 

 

 

PR

Comment

無題

  • 涸泽
  • 2010-12-15 00:08
  • edit
看到红字的我眼泪流下来……
闹不住啊我擦停在这里但是好萌啊好萌啊好萌啊
舌环这个梗太棒了!!!~

無題

  • 阿虛
  • 2010-12-17 02:35
  • edit
不知怎麼的覺得佐小助戴這種東西就特別帶感啊帶感啊帶感啊我不是一個人吧吧吧吧吧
我只是想寫小黃書而已。

無題

  • IN少
  • 2010-12-18 07:24
  • edit
看見火影文讓人心中五味雜沉,
無論如何這風格....很有趣.

無題

  • 涸泽
  • 2010-12-20 02:20
  • edit
超级带感啊真是非常带感啊于是继续考虑到如果两人打个赌结果小鸣输了被拉去穿个乳环神马的……(掩面鸣鸣打死也不会去的吧

無題

  • H
  • 2011-02-11 22:50
  • edit
还好不是小鸣同学舌环不然吃拉面会全绕上吧喂!(……你想太多了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