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鼬鳴】三月雨









拍手[0回]








 

這件事情,鼬自己也說不清楚。如果不完全是愛,那至少是有慾望的。如果只是因為對方有一具年輕柔韌的身體,並且願意與他分享他曾經擁有、偶爾懷念的青春氣味,或許是因為在這樣豪雨肆虐不見天日的季節裡,有一個可以在招牌曖昧的路邊旅館裡頭耳鬢廝磨的小夥伴,慢悠悠說些糊裡糊塗的情話給他聽,也不必煩心被誰拆穿……而這感覺真的很好,是他灰暗無味的生活裡少有的歡愉。

 


縱情過後,一邊用手指整理著鳴人那總也捋不順帖的頭髮,一邊照例漫不經心地聽著對方絮絮叨叨說著佐助的事情。雨季很長,而佐助遠沒有這一年幾度的無聊日子一般沉厚;等到“關於佐助”終於也無話可說,鳴人會撒賴一樣縮進他懷裡緊抓著他的背,大聲念出自己的願望:鼬啊!我去告訴大家真相,你回家來吧!!

 

往往地,他會不置可否地微笑一下,摟過困惑的孩子輕輕舔過牙白的耳骨:等你到我這年紀,便知道有些事情沒法回頭,有些東西放不了手。


有一天你會明白我這份悲涼心境;既不能回去已沒有我容身之所的故鄉,也捨不得放開懷裡這熱情固執的小小愛人;把原以為已經徹底埋葬的過去從心底掘出來,像個情緒失控的病人一字一句說給你聽,卻又拒絕你那些誠摯的勸解……是的,看到我你就會明白,爲什麽佐助再也不能回頭。

因為他終究是和我一樣的人。

 

 

設施陳舊的小旅館,紙門上都被燈油熏出一朵一朵昏黃模糊的紋樣,居然保留著頗為貼心的客房服務。鼬半哄騙地喂了鳴人一點店家送來的不太純的酒,唇舌之間渡過難以形容的味道,絕不是什麽醇厚佳釀,卻也足以令不勝酒力的小孩子軟軟跌翻在床褥裡。


那隨著呼吸一起一伏,毫無防備的光裸肩頭,好像在呼喚他去玷污那青春的花朵,引誘他奮不顧身去擁抱那純潔的火焰。

 

——鼬啊……本來我是要、拒絕你的……雖然那時候還、沒有做過,我也知道這是……不好的事,但是……
——但是呢……唔唔……
——你一脫掉衣服,我就覺得頭暈目眩!忽然覺得什麽都沒關係了……就這樣。
——也許是你長得太好看的緣故吧……這是不是就叫『膚淺』啊?
——這酒的味道好奇怪……

 


鼬忽然有了一點不捨。對自己的生命。
他曾經什麽都不害怕,在長久的流亡之中遺忘了愛恨情仇的滋味;他愛過,卻也只是像所有擁有過親情的人一樣,不帶私心地去寵愛乃至忍耐心痛去了結。然而不知為何,在面對鳴人這樣坦率到幾近笨拙的孩子時……自私的心情像退不去的潮水滿腔洶湧,幾乎要榨乾他捨弃自己的勇氣。


僅僅因為你從來不用眼睛說謊、因為你曾為我孤獨的人生落淚?
是這樣嗎?我光輝璀璨的、唯一的太陽?

 


或許吧,或許自己是真的愛著鳴人。想要哀求似的抱緊他,抱緊那炙暖的骨骼柔情的肌膚,好像在抱緊乾涸的天空裡唯一的星星……是的……在鼬的人生中,終於有了一件真正令他感到恐懼、不安、幾近受虐的事情。
他不敢放開手,他害怕一旦懷裡這個人從他一手捏造的荒唐美夢裡醒來,就會恢復堅定自若、黑白分明的心智,站起身從這扇低矮的門裡毫不猶豫地走出去,離開這個作為木葉光明一面的繼承人所本不該來的墮落之地,大步走回那榮耀的人生之路…………

 


低頭看著臂彎裡純真無邪的面容,心中沉沉鈍痛。



 

雨啊,求求你。
不要停下。

 



 


.完.

 

 


 

PR

Comment

無題

  • 阿修
  • 2011-01-28 02:20
  • edit
阿虚姑娘……一个月了……你终于有新文了TvT

無題

  • 阿虚
  • 2011-01-29 01:04
  • edit
我从网游世界里清醒了一个晚上

無題

  • H
  • 2011-02-07 23:06
  • edit
我我我我我我我終於爬了過來,看著感覺又回到了初二的夏天……

無題

  • 阿虚
  • 2011-02-08 23:23
  • edit
……………………似是故人来……我也好像看到了我的青春时代!!!H子你………………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