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雪燐,他】姐夫的喪禮

前言:

*凡人們的血腥家庭劇場。當然只有燐醬(♀)是天使...(好了啦
*沉悶倫理系,不喜勿入。
*對原作設定有所修改,但大概念上的世界觀還是相同的,奧村twins仍是魔神後裔。
*雖然主要是在寫雪男,但他身上的謎好像比其他人都來得多。粉毛打醬油。





拍手[2回]









當他走進靈堂,籠罩在肅穆沉悶氣氛中的人們紛紛抬起頭來看他。那些錯綜複雜而難以言明的目光正如同陰霾的氣雲,將這個房間最後一個氧氣的出口也堵沒。有人開始低聲談論,交頭接耳著互相詢問這面容清俊、衣裝筆挺的陌生訪客是誰的親眷。



在那灰黑色的人群之中,保持著一頭亮眼發色因而十分顯眼的志摩廉造向他投來訝異的眼神。就好像當面得知他無意參加姐姐的婚禮那時一樣。



原先正在誦經的主禮者愣了一下,尷尬地望向神情肅然中藏著傷悲的上代家主。
比上次見面時垂老了許多的前任主持,對他突然的來訪也有些許訝然,但依然站起身來親切相待:


“遠道而來辛苦了,雪男君。”


他謙和地點頭,躬身行禮。

只是不想顯得過於無禮,卻也無意再多寒暄。



——因為從某一天開始,京都已變成了他最不喜歡的地方。或許可以用“厭惡”來形容也說不定。然而這天,他拾掇好手邊的工作和潔淨的衣裝,獨身來到這個風情綽約、古樸美麗的城市。


只爲了自從那天起,就再沒見過面的親生姐姐。








 
姐夫的喪禮
-THE FUNERAL-









勝呂現任家主的突然亡逝,在整個教派甚至相關聯的業界中掀起了軒然大波。前來悼念的人群裡有身著軍裝款式的制服、胸前裝飾著特殊紋章的人——那是極少出現在普通人面前、卻和明陀有著緊密聯繫的教派組織。


禮節周到、分寸得宜,卻沒有在儀式上花費多餘一秒的雪男,很快地表明了自己除卻悼念以外的重要來意。


這讓勝呂家的人有些意外。


數年前,在勝呂家年輕主持的堅持下遠嫁到京都的燐,由於自小由西洋教會的福利組織撫養長大,在婚宴上連家長都是由已逝養父的友人代替出席,在世唯一的血親卻連一句祝福都未曾捎來。


對姐姐的婚事抱持如此反對的態度,不僅沒有參加婚禮,甚至在姐姐婚後也從未現身姐姐的夫家的奧村雪男,給人的印象有些許冷酷。比起原本與明陀有著教義上的衝突、在事務上也有諸多分歧因而關係緊張的正十字騎士團,奧村雪男的出席更讓人有著諸多猜測。


本家的人們想著,或許他是恨著姐姐也不一定。

此時此刻,失去了在陌生的世道中唯一的支撐,這個如同還未開放便被沉重的雨水給淋得凋零了生氣的花朵一般的,唯一的姐姐。



“姐姐,我是雪男。可以進去嗎?”


裡頭沒有回應。志摩與雪男對視一眼,而後輕輕地拉開了門。


“對不起,我進來了。”



由方位看來,應該是勝呂家主生前與妻子的臥房的房間,此刻昏昏暗暗,屋內古樸莊重的擺設,也如同塵封的古畫一般毫無生氣。



“……雪……男?”

“是我。”


雪男數年來第一次聽見她的聲音。熟悉的,少女一般清澈柔軟,好像永遠不會再發展成熟的聲音。

然而,這細弱得好像快要消失一樣的聲音,又如此陌生。竟是姐姐發出的。


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從小到大總是站在身前維護著幼年時較為柔弱的弟弟,只在養父去世時掉過眼淚的姐姐,竟也有那樣哀傷悲慟的眼睛。


在東京時從未穿過和式服裝,連腰帶都不知如何打的姐姐,竟這樣適合清雅素淡的、專屬於京都這個世界的服飾。儘管她現在並未以正姿端坐,而是一番略為淩亂的姿態,牙白色的纖細小腿和並未著襪的雙腳,順著量身裁剪的衣料下擺略微顯露在外,眼睛也因為過度的哭泣而泛出悽楚的紅影——這並不損減見者對她難以抑制的憐愛。


然而那是——與失去神父先生時,並不一樣的淚水。



面對姐姐那仿佛失去了世界一般,脆弱無助的眼神,雪男沉默著。

他的心裡,有一團火焰,愈發旺盛地燃燒起來。


——似乎無法壓制自己的啜泣的燐,懷裡緊緊抱著的,是一件款式與明陀其他神職人員相差無幾的、男式的法袍。










“你說甚麼?!她是不能離開明陀的……”

“為甚麼不能?”


將仍然慟泣不已的燐稍稍安撫好,隨著雪男的示意來到較遠的廊下商談的志摩,被這一句反問給問住了。縱然心中有著千萬個不想讓她離開的理由,但似乎沒有一個能脫口而出。此刻在燐的弟弟面前站著的自己,面對那堂堂的眼神竟有種無言以對的窘迫;不甘心地開口試圖說些甚麼,卻被奧村雪男的下一句話給死死定在當場:


“你們既然擁有了俱梨伽羅,何必還盯著‘青焰’的血脈不放呢?”


事實上,不止是志摩,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一句語氣淡然、卻如同無雲的晴空中驟然降下的閃電般銳利而震懾的話語給驚得鴉雀無聲。


“你……?什麼時候……”


“如果可以的話,請繼續當做我不知道也無妨。”


“但是整個騎士團裡都沒有你的入籍資料……”


“請別誤解了。”仿佛爲了證明些甚麼,雪男抬手拂過自己沒有佩戴任何徽記的左側胸口:“如你所見,我並非隸屬任何教派的驅魔師,將來也沒有意願加入任何相關組織——我保證。”


“事實上,我反對姐姐的婚事,也不過是不願意讓她再度陷入你們和正十字本部之間的紛爭而已。誰也不願意自己摯愛的人一生都處在監視之中,是吧?”


“當然的,勝呂君——姐夫他,是一個好男人。我從中學時便與他相識,到現在也無意否認他對姐姐的珍愛之情。應該說,我對他心存感激,並為他的不幸感到哀痛。”


“事到如今我不會再計較明陀對這場婚事最終應允的真實原因,這已經沒有意義。對你們來說,儘快確認下一任的家主才是當務之急,不是嗎?”


“我知道要說服你們有著『那分血脈』的姐姐,是真真正正、毫無‘力量’的普通人類,恐怕依然是十分困難,我也不想再做更多徒勞的努力。”


“但我今天在這裡說的事,絕不會對明陀以外的世界洩露半分,相信你們也願意保守秘密——爲了我們彼此。”




“只有一件事,請『務必』答應。”


包括對雪男還算得上熟絡的志摩廉造在內,以及長久以來將明陀的秘密當做生命來守護的年邁的主持,在場所有的本家、賓客、各懷心思的閒雜人士,全都屏住了氣息。


那是向來在人前以俊朗的姿態、恭謙的語調與和善的眉目,繪出一個“溫文爾雅、與世無爭”的年輕醫師之印象,連半句無禮的話語也不曾吐露過的奧村雪男所投下的、名為“威脅”的核彈。


“我要帶走——我的姐姐。”


良久,沒有人敢發出聲音。

不如說,面對雪男這一連串滴水不漏的、驚人的自白,人群陷入了一陣紛亂不安的沉默之中。

隨著雪男不容駁辯的目光,人們紛紛望向那位一直不發一語、面露愁容的老主持。


冥冥之中,事情似乎早已有了定論。


這一年,京都的冬天前所未有地冰寒刺骨。















仍掛著一臉擔憂之情的燐,仿佛仍被那個『家』所束縛著一樣。

不,或許——只是被那個男人所束縛罷了。雪男這樣想著。



“雪男,我還是……”

“不是說了什麽都不用擔心的嗎?姐姐只要和我回東京,然後好好地生活下去就可以了。”

“但是……”

“好了、好了,沒關係的。來,把這件也穿上。”



那個面容凶惡卻無比正直仁善的勝呂家主,簡直好像戴著凶神面具的聖人一般,不管怎麼樣狡黠的惡魔都不能侵蝕他半分。

是的,那個男人簡直好到不像人類。

雪男把最後一件行李放進後備箱鎖好,然後想起甚麼似的解下自己的圍巾將燐裹得更嚴實了些。


“下山的路會很冷的。”


因為衣物上傳遞過來的熱度和被過度關懷的灼熱的愛意,燐柔軟的臉頰上泛起了可愛的淡紅色。


——啊啊,你實在是太美麗了。


神情溫柔的雪男那因為奪回來的幸福而狂熱跳動著的內心,這樣呼喊著。
他唯一悔恨的事,不過是當初竟無法阻止姐姐被其他男人帶走而已。


但是,怎樣也好,已經沒有關係了,就在此刻。




『雖然有點不合寺裡的規矩,但我想還是讓燐有個念想比較好,這個……請轉交給她吧,是以前少爺戴在手上的東西。』方才從裡面追出來的志摩廉造塞給他的,那串色調沉厚的念珠,不僅僅是飾物,更是誦經、驅魔時重要的法器。

雪男把它從衣袋裡拿出來端詳著。由那表面泛出的溫潤光澤來看,是在曾經的主人手上佩戴過相當長的時間,沾染了人的『氣』,變得有如靈物一般有聲有氣。


——就好像勝呂龍士那個男人,還在這裡一樣。


想必這是燐一眼就能認出、而後一生都視若珍寶的東西吧。


雪男微微眯起眼睛。


而後,一瞬之間,在車裡的燐所看不到的方位,在雪男手中驟現的、絕對不屬於人類的、溫度極高的青色火焰之中,這原本可能是唯一最後的紀念,化爲了灰燼,而後迅速飄散到了京都深冬的山風之中。



——所以,這種東西,並不需要。



“久等了,姐姐。我們回家吧。”



他轉身走向他們仿若過去的未來。


從現在開始,遠離這個給你帶來短暫的美好幻覺而後又無情奪走的城市,遠離每一個對你心懷鬼胎、每一個用排斥異族的詭譎目光刺傷你的懦弱的人類,遠離任何想要佔據你、利用你來達成他們自以為是的正義的愚蠢傢伙,這庸擾凡人一切,我都不會讓它們再出現在你面前。



因為從現在開始,我們會重新開始了。
就像剛出生時一樣,只有我和你。



只有我們兩人。

今後。永遠。










姐夫的喪禮 //  ~完~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