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獅郎,燐】愛 子-THE BELOVED-

原作向。




拍手[2回]




“說到底,又能怎麼樣呢?你讓他活下來,憑著一己之私去愛他,護他,掛念他,讓他以為自己是個人類,到頭來他還不是要離你而去。”



“你還是不懂得人類。”



藤本獅郎以這句話,不留餘地地回絕了他將懷中由淡淡藍焰包裹著的、尚未擦凈血污的嬰孩帶走的意圖。



那時梅菲斯特爲了掩飾尷尬而笑了笑,說:你哪天才會悔恨呢,真想看看。




 
愛 

THE 
BELOVED








廊道的轉角處露出半張臉蛋,又大又亮的眼睛下面是髒污和膠布交織而成的糟糕境況,緊緊抿起的、小小的嘴唇,好似緊咬著甚麼倔強的理由不肯鬆口。



一觸到監護人的目光,孩子的臉龐就緊張地消失在牆邊;獅郎沒可奈何地歎口氣,回身向一臉困擾的教師繼續解釋。



或許只是徒勞吧。從燐屢教不改的破壞行為看來,大致是這樣了。『只是個力氣較大的孩子而已』這樣的藉口用到陳舊,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



燐的問題並不僅僅是『不服管教』而已。他的態度中顯現出一種難以融入人類群體的危險情緒。


而獅郎能做的無非是板起臉孔教訓一頓,然後摸著他的頭,認真把謊言告訴給他:你是人類的孩子。






“燐?怎麼了?”



回答他的只是一串粗魯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口一直移動到兄弟二人的臥房,以人體倒在床板上的聲音結尾。



獅郎歎了口氣。每個小孩子都有自己的脾氣,有自己面對世界的方式;很多的時候,責怪他並不能讓事情變好一些。



“爲甚麼不能和大家好好相處呢?你都已經是中學生了。”


“他們說我是惡魔。”



這讓獅郎有些無言以對。不顧燐的抗議把傷痕累累的小腿從被子里拉出來,潔白皮膚細瘦骨骼,連表面綻開的累累紅痕都與人類別無二致,是什麽人這樣殘酷詆毀他。


如果燐為此而哭泣的話,獅郎反倒能釋然些。至少可以像個尋常的父親,抱起孩子輕輕拍著背脊,柔聲說些安慰的話,然後這件事就這樣過去,沒人會再提起。



一次也好,他想,如果燐懂得為自己哭泣就好了。



但燐從來不是一隻迷途的軟弱小羊。無論獅郎再怎麼寶貝他。



想要安撫的手僵在半空,最後還是轉去取醫藥箱。





也許是日復一日的謊言應得的報應吧。


那一天,燐血液意義上的父親來找他,毫不委婉地說要帶他走。



獅郎視野裡的燐逐漸被血色所模糊。



『你應該早有覺悟了吧。』當他第一次懷抱著那鮮活鼓動著的、對人世的污濁險惡尚全無知曉的小小嬰孩時,梅菲斯特對他這樣說過。



——是啊,我早已看見這結局。

只是這份切膚之痛來得如此之快,叫人猝不及防。



燐聲嘶力竭呼喊著他的聲音愈來愈遠,就好像小的時候,在呼嘯而去的救護車後面,滿臉都是擔心的淚水,只有這種時候才像個普通的小孩,依賴著大人,怕失去甚麼一樣無助地哭喊著:父親。



就那樣,多麼好。永遠是個孩子也沒關係。



如果可以的話,不惜任何代價,想讓他作為一個真正的人類,再笨也沒有關係,慢慢改掉打架的壞習慣,升不了學就找點別的事情做,甚麼都好,讓他就這樣被愛著,被關懷著,自由地生活下去。


如果可以的話……





我的——燐,我最珍愛的孩子,美麗無暇的生命之火。



這凡人的肉身灰飛煙滅之際,我依然祈求神明賜予你幸福。







-END-















  On the day that you were born 
  And the angels got together 
  And decided to create a dream come true


對獅郎爸爸來說,燐就是天使吧。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