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雪燐】 小王子 // 節選



仿寫童話。

原文:圣埃克苏佩里 / 《小王子》

 



拍手[1回]



小王子

(節選)





當我還只是個見習驅魔師時候,在一本記錄魔法陣的名叫《驅魔陣法圖解》的書中, 看到了一種極其罕見的法陣,那是一種能夠打開異世界的入口、將原本不相干的兩個世界連結起來的圖陣。


這本厚重的圖鑒中寫道:“這種法陣將人類與惡魔居住的世界連結起來,唯有最強大的惡魔的血液才能鋪就其通行之路,除非將其徹底毀滅,否則那扇門一旦打開便再也不會關上。”


當時,我對那些有關異世界的奇異見聞關注得很多,於是,我將這一條目抄錄下來,夾在我的理論課筆記裡。


我把我的這頁筆記拿給驅魔師學校的老師看,詢問他是否真的存在這樣通向異界的魔法陣。


他們回答我說:“中古文獻裡的傳說有什麽可信度?”


我認為我記錄的不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的法術。於是我又把圖書館裡所有關於此種圖陣的資料盡可能地找出來,以便讓教員們能夠理解——教授們總是需要證據。


他們勸我把這些措辭晦澀、聳人聽聞的怪異資料放在一邊,還是把精力放在理論考試、體能訓練和稱號申請上。就這樣,在尚未成為正式驅魔師的時候,我就放棄了對魔法陣學的研究。我最初的求教的不成功,使我泄了氣。這些教學者們,靠他們自己什麼也調查不清楚,還得老是不斷地給他們提出考據。說實在的,這叫我失去了興趣。


後來,我只好選擇了另外一們學科:我研修了惡魔藥學,使用物質界生長的植物來應對異世界的生命的一門奇異學科。的確,藥物學幫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曼陀羅和龍血草。要是在實際戰鬥中遭遇冷熱兵器都難以對付的魔物,這是很有用的。


這樣,在我漫長的修學與仕途中,我跟許多學識淵博的驅魔師們有過很多的交流。我在學究們的世界裡研習過很長時間。我小心地求教過他們,但這並沒有使我對他們的看法有多大的改變。


但我還是抱有一份求知的希望。當我遇到一個看起來稍微開竅的魔法陣學者時,我就拿出一直保存著的我那頁法陣筆記來向他討教。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對異世界的學識。可是,得到的回答總是:“這只是無據的傳說。”我也就不再和他談大門呀,惡魔生活的世界呀,魔族的血之類的事。我只得順應他們的古板,和他們談些學院呀,授課呀,升遷呀,騎士階層呀什麽的。於是學者們就十分欣慰於能認識我這樣一個知書達理的驅魔師。



我就這樣循規蹈矩地工作著,沒有遇上過什麽無法用現存的學識來解決的麻煩,一直到六年前,在某次獨自外出執行任務時被一些智能極高的惡魔給困在了一個氣氛詭譎的地界。我的GPS攜帶終端失靈了,手機也收不到訊號。當時由於我既沒有帶紙質地圖也沒有帶通訊用的使魔,我就只能試圖用最原始的方法在這個人煙稀少但卻瀰漫著濃重的魔物氣息的小鎮裡尋找出路。這對我來說是個性命攸關的問題。我隨身帶戰鬥資材經過一段時間的消耗已經十分有限,最多只够對應很小數目的中型惡魔。


由於對城內的情況不夠瞭解,第一天晚上我就睡在已經燃油耗盡的車裡。我比在騎士稱號實戰考試中迷路的學生還要絕望得多。而在第二天拂曉,當一個柔情的小聲音叫醒我的時候, 你們可以想見我當時是多麼吃驚。這小小的聲音說道:


“請你幫我打開門,好嗎?”

“啊!”

“幫我打開那扇門……”


我像是被實驗室裡忽然爆炸的器皿給驚到一般,一下子就從車裡跳起來。我使勁地揉了揉眼睛,仔細地看了看。我看見一個十分奇特的少年用半是懇求的神情朝我凝眸望著。


我驚奇地睜大著眼睛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小傢伙。你們不要忘記,我當時可是處惡魔與人類混雜著生活、用肉眼根本難以分辨出善惡黑白的地方。而這個孩子給我的印象是,他既不是人類那般凡俗脆弱的樣子,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氣息。他絲毫不像是一個流浪在荒蕪世界裡的孩子。當我在驚訝之中終於又能說出話來的時候,對他說道:


“唉,你在這兒幹什麼?”

可是他卻不依不饒地好像有一個執意要去的地方一般,對我重複地說道:

“請……幫我打開那扇門……”


當一雙明亮無暇的眼睛把你攫住的時候,你是不敢不聽從它們的支配的,在這了無生氣的鎮子裡,面臨殘暴狡黠的惡魔的威脅的情況下,儘管這樣不由自主的屈從使我感到十分不合時宜, 我還是掏出了一張魔法陣專用紙和一支筆。這時我卻又記起,我只進行過惡魔藥學的專門研修,就有點不太好意思地對那少年說,其實我不擅長畫法陣。他卻回答我說:


“沒有關係,幫我打開那扇門吧!”


因為我從來沒有畫過任何用於傳送的魔法陣,我就給他重畫我所僅僅會畫的幾幅法陣中的那幅能打通異世界的魔法圖陣。


“不,不!我不要去虛無界,我的爸爸和哥哥們都很啰嗦。”


我聽了他的話,簡直目瞪口呆。他接著說:“虛無界之門這東西太吵鬧,又容易吞噬掉周圍的東西。我住的地方非常安靜又很冷,我需要一扇溫暖的門。幫我畫一個吧。”


我就給他畫了。


他專心地看著,隨後又說:


“我不要,這扇門是通往人類那些趾高氣昂的聖地的。幫我重新畫一個。”


我又畫了起來。


我的這位朋友天真可愛地笑了,並且客氣地指正道:“你看,你畫的不是回家的門,是召喚其他惡魔的門,上面還有馴服用的咒文呢。”


於是我又重新畫了一張。


這個法陣同前幾個一樣又被否決了。


“這一扇太小了。我想要一扇能讓我站著走進去的門。”


我不耐煩了。因為我急於想要修好定位和通訊工具以便聯絡上騎士團總部,於是就掏出懷裡一把騎士團配發的、只有驅魔師才能使用的萬用鑰匙,並且匆匆地對他說道:


“這是一把鑰匙,能打開任何你想去的地方的門。”


這時我十分驚奇地看到我的這位小主人綻開喜悅、迷人的笑容。他說:


“這正是我想要的,……你說這把鑰匙足夠堅固嗎?”

“為什麼問這個呢?”

“因為我的家非常冷,能凍碎任何東西……”

“我給你的是一把很堅固的鑰匙,就算是冷凍庫的門也能打開。”


他撫摸著鑰匙。


“其實也並不像你說得那麼冷……瞧!用手握著一會兒就變暖了……”


就這樣,我認識了燐。






 
PR

Comment

無題

  • 爱の战士
  • 2012-05-25 11:41
  • edit
用手握一会就暖了用手握一会就暖了!燐哥麻吉天使怎么能这么萌我觉得我的心脏都要开花了!不过这么有礼貌的燐哥欺骗性略强快表露出自己笨手笨脚的本性吧燐哥!

無題

  • 阿虚
  • 2012-05-26 23:02
  • edit
等等你這ID好霸氣啊親?!

因為完全是按照名著仿寫的,燐哥的部份可能有點OOC,不過原作裡的小王子確實是天真純潔到有些殘酷的地步的小惡魔,我覺得這個地方很相似。XDDD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