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ONANA】[K新] POKER FACES







臨時起意的K新。來源於TV528某段對話。


KID那得意的表情和語氣瞬間煞到我……


非常不純潔,非常不正經,非常不靠譜。


還是那句話,誰寫K柯的H給我,我就送TA史詩銀鱗胸甲……






以下正文。




拍手[0回]






只是臨時受邀的一場酒會。除了客套、無聊和喋喋不休的勾心鬥角,還充斥著太多挑動他判斷常理的神經、因而神不在焉的東西;像是主辦人袖口上不自然的褶皺、牆角堆疊得不甚規整的高檔花瓶、中途退場的美豔賓客——抑或是某個神色模糊、形跡可疑的女僕。



……蹩腳到仿佛故意為之的演技。他皺了皺眉,在預告函指定時刻的前20分鐘起身。



果不其然跟隨在身後的腳步聲,簡直可以說是歡欣雀躍。








POKER FACES







“你還真是喜歡扮女人。”偵探一邊洗手,一邊通過鏡子打量著站在身後的大膽盜賊,淡然說道:“還有,這裡可是男用洗手間,要是被剛好進來的人拆穿面具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身著款式略顯誇張的嬌美裙裝,盜賊拎起裙角恭敬地行了一禮:“承蒙關心,偵探閣下。”



對他戲謔般的挑釁不置可否,新一挑眉想著,這人大約在自己的窠臼之內藏有數個琳琅滿目、包羅萬象的衣箱,各色工具滿滿當當塞進整個化妝台的抽屜,飾演過的角色可以組成好幾部演員眾多的影片,還包括所有的龍套。



“請放心,裡面也是全套配置,”仿佛對他其實不過是觀察思考的目光施以殷勤回應,千面盜賊掛起商用微笑,作勢要解開蕾絲綴飾的領口:“我可是很敬業的。”



——唔啊,光是想像就覺得想打他……



“我才沒興……”話音未落,室內瞬間陷入一片黑暗。他沒有帶打火機的習慣,第一反應是順著記憶走出洗手間查看外面的情況,卻在邁出第一步時被一股果斷迅捷的外力從後方按著肩膀緊緊壓在洗手檯面上。



——嘖。沒有在他晃進來的一瞬間就把他放倒,真是個失誤。臉被迫貼著光滑冰涼的石面,新一有些懊悔。




“你……還弄斷了保險絲?”

“嗯哼,好戲開演之前都得關燈不是麼?”

“什麽好戲,那個主辦人——明明是珍貴的寶石卻只用那麼鬆懈的戒備,肯定有問題。”

“所以才要看看他到底想做什麽——你也是這麼想所以才會來的嘛,嗯?”

“……哼。”

“雖然我很想期待一下,其實大偵探是為我這個大盜賊而來?”

“也許吧,爲了給你戴上手銬什麽的。”

“——那我可真高興。”




穿著裙子的惡徒那笑語般的話尾,卻還真的帶著愉悅的上揚。然而接下來那本身很輕微、卻在空曠安靜的空間裡顯得格外清脆刺耳的金屬碰撞聲,令偵探的脊背驟然一涼。




“——你要幹什麼?”

“不能讓大偵探妨礙我工作呀,而且你都提出手銬這麼好的建議了,我怎麼能掃興。”

“喂!別開玩笑——”



【咔啷】



——這該死的洗手間,金碧輝煌裝潢惡俗不說,竟然還在洗手池旁邊安什麽裝飾性的把手!!


雖然對方似乎是大發慈悲地只禁錮了一隻手,但這姿勢也真夠難受的了。特別是還被像這樣硬是抱起來放到高度恰好讓他夠不著地的洗手檯上——對了,幹小偷這行果真對技巧和體力都要求頗高,特別是眼前這個撐著極難操縱的滑翔翼在天上飛個大半夜都面不改色的傢伙,力氣比想像中還要大——竟然還強行用腰擠進他兩腿之間,簡直尷尬得要死。



這是新一第一次完全不想知道他要玩什麽把戲。




“……放開我。”


漆黑的視界顯然對面前這個習慣於在黑暗中馳騁的生物更為有利,而對新一來說,不過徒增不安全感而已。




“吶,離演出開始還有點時間,跟我說說吧,這次你是怎麼認出我的,大偵探?”

“哼,就在你故意把我的杯子……喂,我再說一遍,放開……我!!”




連好好解釋一向自傲的推理過程的閒暇都沒有,注意力完全被那隻從腳踝小腿膝蓋一路摸到大腿根部的手給擾亂。


更難堪的是,這個讓他沒法把雙腿並起的體勢,想給那惡徒一腳卻又怕反而被利用到自己抬腿的間隙。


尚未失去自由的一隻手努力推拒著對方卻完全無濟於事的樣子,在懊惱的時候已被抓住,卻不是被錮住手腕而是以一種奇異而曖昧的、簡單來說可以形容為十指交扣的方式。


那是——經常隱藏在雪白手套之下,作為一個盜賊、一個魔術師、一個大張旗鼓又完美無瑕的表演家,靈活有力的指節,因為常年的練習而覆蓋著特殊角質層觸感的指尖,像摩挲著情人的嘴唇那樣柔情又溫存,仿佛利刃之上熱烈盛開的嬌豔玫瑰。


僅僅在幾公分之外的、那遊刃有餘卻又仿佛熾烈地舔舐著他的目光,隨著透過全無偽裝的掌心傳達過來的濕熱,像某種醇烈的化學物質一樣,鼓動著、輕顫著、如脈搏般低語著,銷蝕著作為『名偵探工藤新一』那清醒的心智。


——不對,不是錯覺……這份不正常的暈眩。




“……唔!你、剛才在我的……裡……”

“是很不錯的藥喲,絕對能讓你緊繃的神經得到充分的休息,感謝我吧,疲累的大偵探。”

“無恥的傢伙!”

“承蒙誇獎。”




……糟透了。儘管身處黑暗之中,仍有種真切的、正被對方以灼熱的目光從上到下細細觀賞著的感覺——而且是這副失卻了全部氣勢、脫力虛軟而無力掙脫的樣子。


甚至那優美唇角勾起的嘲弄微笑,都像電波一樣,透過漆黑的空氣傳達過來。




“三十分鐘後會有值得信賴的正直人士來救你,請別擔心。”



意識正被生理上的外力無情抽離著,連對方的話語也逐漸失真。



飄遠的意識中,模糊感覺到卑劣優雅的惡棍在他手背印下一吻:



——後會有期。





END.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