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CONAN】[快新] EVERGREEN




How does it feel to be undead?










EVERGREEN







——永生是什麽感覺?






放在他面前的是純白禮服,禮帽飾以湛藍鑲邊,可裝卸的披風作用是變成翅膀翱翔天際。華美衣料之下每一處都暗藏玄機,稍施手法後每一處也都足以致命。



他記不起第一次穿上時的心情。如此貼合身線仿佛生來就為他而存在。像個鬼魅的幻影,向什麽都不知道的他張開雙手;然而在那很久之前,那個人也是這樣,披上了耀眼到囂張地步的戲服,再然後,就是一個令人沒法歡笑的故事了。



——所以說,是什麽感覺呢?做一個擾世的大盜。



爲了關於那個人的一點點模糊的線索,片斷的臆測,就可以捨命。

但是他連這樣做的初衷都不甚明瞭。能告訴他的那個人,只留下了一身雪白戰袍、一屋子謎團、和一卷磁帶磨損的錄音帶。



『快鬥,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就是……』



啪嗒。音響被古舊的條狀物給纏得沙啞了嗓音,然後驟然跳斷。再也聽不見那個謎底。

看,時代把你的聲音遠遠甩在後面。

而怪盜KID的翩翩身影卻仍被浮躁癡迷的世人交相傳誦。他不曾死去。







「很抱歉把你捲進來。把那東西還給你。今晚8點,地點是……」


睡意盎然的下午,老師在教室前頭大嚼藝術史。百無聊賴查看著近期展會時間表的黑羽收到了簡短明瞭的訊息。

像是無精打采的湖面被突如其來的雷電給震起水花,他一下坐直了身體。周圍昏昏欲睡的同學們投來詫然的目光。




作為黑羽快鬥,他喜歡這平靜美麗不失點綴的人生,就像喜歡紙牌戲法、甜品和鴿子,喜歡在課業的間隙沿著教室和走廊的追逐打鬧的歡欣喧鬧;同時地,即使不作為KID,他也喜歡站在摩天大樓之上俯視整個燈火輝映的都市。一張翼衝向那盛大而浩瀚的舞臺,滿懷都浸滿了危險的香氣。


只有一件事,有一件他作為『黑羽快鬥』所無法做到的事,些許的不甘,仍感到幸運。






“那是什麽感覺?名偵探。”

“什麽?”



那身影回過頭來。天生具備卓絕演技、擅長使用自身優勢把周遭的世界都蒙在鼓裡的小孩子。不符合純真外表的銳利眼神。像是附身在幼鹿身上的森林之神一樣,沉斂,睿智,亮若星辰,所有的獵人都禁不住擲下長槍弓箭,為它駐足。


作為驚世的怪盜也作為一個普通的人類,他從心底感歎了一下。



“多奇妙啊,你就好像……吞下了永生的果實。”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時間的逆行者嘲諷地笑了一下。


“但如果你一定要問的話……”


該是小孩子睡覺的時間。樓頂的夜風吹得衣角翻飛,燈火通明的城市將他的面容映得神秘莫測:


“你會覺得心臟驟緊,呼吸困難,血液逆流,皮肉燃燒,五腹六臟全都失去秩序——就好像走到了地獄門前。”







他見過了不計其數的美麗寶石,每一顆都令他失望,唯獨這雙眼睛不會。

他不可以是一隻盲目的蛾子,傻到明知前面是烈焰還撲棱著雙翅送上性命。

假如沒法與這顆星星相遇的話,他遁入夜幕所見不過是尋常無奇的景色,令人沮喪的虛空心境。

爲了不知名的緣故而重生於世的盜賊,說是延續著不死的傳奇也好,是無聊過頭爲了俗人們的談資而掀起風雨也好,這都沒有關係。



他活著,作為黑羽或是KID,見到的是怎樣的人生風景,而作為江戶川或是工藤,與偵探本人的意願又有沒有相干,他的願望是什麽、他的秘密和面具,是為誰而生。


好像並沒有什麼東西真正稱得上是永恆。


四季常青的藤蔓爬上沒有泥土的心壁。沒有潘多拉,沒有KID,沒有萬年不變的撲克臉,在喜歡的人面前想笑就笑,發怒的時候就不顧禮節大聲喧嘩,到傷心處連淚水也可以自由地奔湧,只在必要的時候說一個或是兩個謊言。






是的。有一天我們都會死。


在那之前,你願意親手摘下這片孤獨的眼鏡嗎。






.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