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CONAN】[快新]LOVE ME TENDER

原作劇情捏造……








終於,再沒有甚麼可以偷走的了。從東京寄來的高級可可製品盒底夾帶著護照、機票、旅遊指南和三天前的日文報紙。黑羽把頭版上用大到誇張的字體寫著某大型國際犯罪組織覆滅之消息的印刷品丟進燃得正旺的壁爐,然後坐下來,開始一樣一樣地收拾行李。作為擔保,他的行動一直以來都受到隱形但嚴密的監控。他如同所有普通的留學生一樣,按時上課,準點休憩,在假日打掃,看一人電影,即使異國的食物令人失望也認命地閉著眼吞下去,就好像他一直都是這樣生活過來。除了在每個月的某一天必須要去指定的醫院檢查槍傷是否有後遺癥的跡象,偶爾做一些必要的復健,他的生活其實尋常無奇;既保有基本的隱私也可以說是一覽無遺,只要習慣了暗處那些緊緊相隨的例行公事般的目光,習慣了對外通訊上的種種限制,他可以說是活得很好。


而在今天,這一切都要結束了。



郵件的署名只是淡淡的、並無任何私人痕跡的印刷體。工藤。く……どう……簡單的音節,在他的故鄉隨處可見的普通姓氏,並沒有甚麼特別。一遍又一遍地默念著,就好像世上只剩下這一個詞語可以懷念。



這個時候,距離他最後一次見到那個人,已經過去了五年。







 
LOVE ME TENDER


 
柔 情 深 愛





BGM: Salyu // 《體溫》







黑羽在醫院裡醒來的一幕,有些微的戲劇性。常年旅行在外的母親緊緊抓著自己的手,手邊的床單已經被眼淚浸得冰涼——雖然他的感官還沒有恢復得十分清晰,仍然能感受到那份焦灼的寒意。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人,不約而同地看著他,低聲地說著話。巨大的疲倦感侵襲而來,他甚至分辨不出那是哪一國的語言。最後他只聽清了一句話:


“恐怕你得離開日本。儘快。這不是請求。請合作。”


他想提出抗議,或者至少表達一下不滿,卻被沉重的氧氣罩隔斷了交流的能力。


飲泣聲、斷續的低語聲和儀器的滴答聲,盈滿了整個壓抑的空間。然後他像個在時光路上走錯了路的人,瞬間恢復了記憶:槍聲、撞擊感和急速旋轉著的夜色中的城市景觀,還有……雖然不確定在那樣的衝擊之下能見到的是否幻覺,他寧願相信那個人確實出現,就在現場,未曾離去——


可自己甚至都不能喚出他真正的名字。






回到日本的這天,沒有人來接機。也是理所當然。回到故土他反倒像個迷茫的觀光客,結果旅遊指南還真的派上了用場。機場巴士的車窗映出他與那人一般無二的面容,一個叫人憂愁的玩笑。在異國獨自走過的那些街頭巷尾,也有著或大或小的玻璃窗,無一例外將他的眉目映得清晰無比。但他已經不能像以往那樣騙騙自己,說一聲你好啊,名偵探。光是讓那個名字從心底浮現,就要耗盡他所有偽裝無事的力氣。就像現在,離他越來越近,卻害怕著那麼多捕風捉影的事情;他不敢去想。


他沒有勇氣去問出一個答案。






原以為應該是灰塵遍佈、連門鎖都生銹了的悽惶,已經做好准備打掃鬼屋的心理建設,預想的情境卻並沒有發生。可以說是相當乾淨,甚至庭院都並未如想像中那樣亂草叢生,門把雖不能說是一塵不染但也絕不是鏽跡斑斑的慘狀,門廳、起居室、廚房餐廳……沒有太多生活的痕跡但卻保持著一派隨時可以入住的整潔。

不太確定是不是寺井專門找人打掃過了。四處觀望的時候,窗外傳來了鴿子拍打翅膀的聲音。



——鴿子?



他的心開始狂烈地跳動起來。


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一口氣跑到了樓頂的鴿舍。那個身影在明麗的陽光之下,倏然進入他的視野,然後立刻佔據了他的整個視界。




“啊……抱歉,擅自進來了……本想帶它們回我家照料,但是鴿子好像不管多遠都一定會歸巢……”




嘩啦啦。聰慧的鳥兒們揚起翅膀,把周遭的空氣震得劈啪作響。工藤還是他為數不多的記憶中那般模樣,纖瘦挺拔,清澈動人,就好像時光從沒被誰盜走過,還原封不動地停留在它原本就該在的地方。


就好像什麽也沒有改變過。


——只要能假裝沒有看到那些衣袖和領口沒法遮住的地方露出來的繃帶,就像對方一次次地裝作不知道怪盜KID的單片眼鏡之下是哪番面目一樣,這麼簡單的事情,只要視而不見,只要口是心非,只要不吐露一句真話……




“我愛你。”



對方停下了動作。完全地愣住了。



衝口而出之後,黑羽才忽然發現自己甚至從未當面叫出過對方的名字;尷尬得想要立馬失憶卻又好像寬慰得可以笑出眼淚。原來小偷真的是不會說謊的。


這是他們第一次在陽光底下相見。這麼晴朗的天空,澄澈湛藍得好像只要有一點點夢想就可以飛上雲霄。工藤就那樣站在他家的露臺上,鴿子停在那瘦削的肩頭,好奇地歪著頭,咕咕叫著。他有些懊悔,背在身後的雙手緊緊扭在一起,手心浸滿了緊張的汗水。



“那個……這幾年你過得好嗎?抱歉,雖然想去看看你的……怕引起那邊的注意……”



黑羽忽然就鬆了口氣。他想起前一天晚上自己在母親千般叮囑的電話之後終於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眼淚像酸澀的隕石在心頭砸出空洞。五年來他像是在別人的夢裡孤獨過活,他在醫院裡接受康復治療人們同情他身體上觸目的傷痕他自己卻疼不到心裡,他聽著陌生的語言理解它們的意思腦海裡卻激蕩不起一點點的情緒,這一邊的世界裡沒有人認識他,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如此友善如此親切,卻不能給他帶來一星半點的幸福。


月亮升起又落下。有翅膀也飛不過的千山萬水。


那些時日裡他得不到一丁點的消息。他不知道那個人過得怎樣。在做甚麼。有沒有被捲入危險。甚至,是不是還活著……記憶裡只有那纖瘦、堅定、英勇無畏的身影,寒冬裡英挺盛放的玫瑰,把晶瑩剔透的種子埋進他的心裡,卻不留下一點養分。


然而此刻,一切都沒有關係了。



對方有些不好意思地皺著眉,好像也放棄了技拙的掩飾。多想奔過去擁住那怯怯然卻溫暖無比的微笑。


想告訴他,不顧一切,不管會發生甚麼,愛你。




“……歡迎回來。”







謝謝。

謝謝你,做的這一切。

感謝你能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憑藉你的一句話,我就願意克服艱難險阻,活下去。

鴿子振翅高飛。藍天就像你的眼眸沒有一絲陰霾。我和你在相遇的世界裡重逢。感謝上蒼。




把所有的字母重新排列。把所有的音節翻來覆去誦讀。


而它們只能表達同一個意思。





愛してる。









.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