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刀劍亂舞】[藥宗] 夜 椿



拍手[0回]



回本丸的時候,意外地在等候的人群中看見了宗三。

他放慢腳步,看著那張臉上一如既往的淡笑,在夜色籠罩中,一朵嬌豔卻沒有暖意的白山茶。

那雙沒有實際上的笑意眼睛,在瞧見他手中牽著的刀時,才滯了短短一瞬。

一陣短短的噓寒問暖後,藤四郎家的其他孩子們已經熙熙攘攘地繞著一期向裡面走去。宗三只是在門廊下立著,沒有說話,任由燒著弱弱火光的燈籠將他的面容映得影影綽綽。

(——不符合性情啊!但,終歸還是擔心弟弟罷。)

而藥研藤四郎沒有多事到把這話說出來。他鬆了鬆手指,對剛剛經歷緊鑼密鼓的戰鬥、精神還未完全恢復清淨的小夜施以一個鼓勵的微笑。

“可以應付嗎?”

指的是頭一回夜戰的事。也不顧衣襬覆在露水漫布的石地上給沾了半濕,宗三蹲下身對弟弟柔聲問道;而那聲音,又不同於對主上、對他人的那種沒有實感的柔情,像花瓣飄進了軟茶裡,聽得人有些恍惚。

藥研耐心地站在不遠處,直到宗三終於神情鬆釋地站起來,把看來正慢慢恢復平靜的小夜輕輕牽住;異色的琉璃眼在發現他還立於原地時,難得地露出了迷惑的顏色。

(還有甚麼事嗎?)

好像在這樣問似的不自覺地向一邊微微歪了歪頭,渾然不知這神態,也有些不通人情的可愛之處,藥研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原封完好地還給你了。”

眼神在已經抓著宗三的衣襬一副渴睡模樣的小夜頭頂轉了圈,又回到眉目纖細的臉上。

“……啊……是呢,謝謝。”

——其實完全不知道爲甚麼要這麼說吧。此情此景,卻也只能順水推舟地客氣回應,多做深究才是找麻煩。倒是一貫的宗三。

一陣對視無言的沉默。正以為話題已結束的宗三,沒防備對方忽然向前一步,撫上他的臉頰。

有甚麼東西落在頰上。差一點就覆在嘴上。

他愣了一下,意識到是別人的嘴唇。

(——啊!)

但他來不及驚呼。對方已經說話了。

“不用客氣。”

在離宗三很近很近的地方微微眯起的眼睛,熱熱的,在笑。

“比起白椿,果然還是紅的更合適啊!”

說完,藥研藤四郎移開遮著夾在兩人中間的孩子雙眼的手,淡淡地行禮,便不回身地走開去了。

直到對方走遠了很久,他才察覺自己耳際不知甚麼時候被夾上了一朵花。

『大將令我明日遠征,有甚麼想要的禮物嗎?』

『禮物?……呵,說起來,這個季節,斷頭花開得恰好呢。』

『哦?』

『——說笑罷了。那種東西可不利武運昌隆,主上看見了也會皺眉的。』

『……啊』

『一路順風,藥研君。』

//.完.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