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刀劍亂舞】[亂浦]糖霜伏特加


*學園AU
*女裝偽娘攻
*沒有毒

拍手[0回]


糖霜伏特加
[i c e d  v o d k a]
 


 
 
浦島戀愛一年多,喜歡的人要換衣服時,還是會自動自覺地捂住眼睛背過身去。大哥拍著他的肩語重心長道:『小子,你這樣不行啊。』——哦,那甚麼才是行?和戀人手牽手走在情人公園裡的時候他沒有感覺不行,在擁擠的電車角落和對方勾著手指偷偷接吻的時候也沒有感覺不行,甚至在被穿著泡泡紗短裙的學園偶像騎在身下的時候,他也覺得似乎OK——噢對了,他念的是男校。
 


 
“浦島,”


他覺得自己仿佛應該說些甚麼,但剛要出聲就被細長手指輕輕封口,眼前那兩片果凍一樣的嘴唇一翕一動,透著甜蜜的閃光:


 
“害怕嗎?”
 

浦島眨眨眼睛,在明確這句話的真實意味之前,身體已經被無法以「可愛」形容的東西熱熱地進入。他很快被帶著搖晃起來,蕾絲內褲的花邊一下一下摩擦著大腿內側,又癢又麻的觸感好像有色情的電流嗶哩哩地通過脊椎;他弓起腰舒服地顫抖著,禁不住向後仰起頭發出呻吟。


 
“浦島~”


 
前面還是處男的浦島虎徹在陌生激蕩的快樂中艱難地嗚咽著。被尖利的虎牙一口咬住喉結的時候,他一不小心泄了出來。
 


喉間有著與他一模一樣構造的罪魁禍首舔了舔那一小塊紅腫的皮膚,心情很好似的抬起頭來:
 

“我可愛嗎?”
 

軟翹的長睫毛像可憐的蝴蝶撲閃。
 

 
(亂ちゃん嗎?當然是世界第一無敵的可愛。)
 


 
不知道第幾次,浦島在心裡重複著這個結論。
 

“嗯!”
 

他喘息著,堅決地點點頭。對方說著“好開心”一邊高興地把臉埋進他頸邊磨蹭著,沒退出他體內的部份依舊熱熱的,很有力氣的樣子。
 

“啊……”
 

 
喜歡喜歡喜歡。最喜歡你。
 


他忍著被激烈的動作撞擊出來的眼淚,悄悄揪緊對方柔軟的裙角。
 
 

 
 
“可愛的東西剝開來都是怪物哦?”


 
放學的時候,社團前輩倒坐在椅子上告誡他。
 


“安定,你這話是甚麼意思?”
“別自作多情。話說你那指甲油可以別弄了嗎,我快不能呼吸了。”
“要你管——”
 


他盯著手機屏幕,一句也沒有聽進去。一小時前,亂在他得到了校間賽優勝的那條推下面寫了評論:『浦島好棒!(●'◡'●)ノ♥今天放學後來慶祝一下吧?』
 

他滿心歡喜地re道:『好,一會兒見!』


 
想了想,又回過頭去請教正要把指甲油往青梅竹馬臉上抹的加州:“清光前輩,‘我好高興’的顏文字要怎麼打?”
 

 
 
 
前往影院的路上,亂把剛才在商店街買的冰淇淋分給他。舔開上面的奶油,裡頭裹著的是味道濃烈的固態酒心。


 
(現在流行的口味嗎?倒也不賴……)
(難怪有購買限制。)
(咦?到底是怎麼買到的。)
 

 
“浦島,你真的甚麼也不問呢。”
 

亂湊過來舔了舔他沾了奶油的嘴角。周圍有成年人投來目光,亂毫不在意地牽住他的手。
 

“……亂ちゃん呢?被甚麼也不知道的人喜歡,會……覺得討厭嗎?”
 

他忐忑地看著地面。亂細長漂亮的腿裹在裝飾著貓咪的長襪裡,以一種嬌弱的姿態微微向內合著。
 

浦島的心臟砰咚砰咚地跳著!就像剛轉到現在的學校那天,在通往學校的小路上目睹那個三招之內撂倒了三四個壯實男生的身影時一樣。但那時他被飛過來的書包砸暈了,所以是做夢也未可而知。
 

“浦島。”
 

亂頭髮上噴灑的少女香氛近在咫尺,好像要叫他醉倒那樣,猛烈地……


 
“我改主意了,電影下次再看。”
“誒?”
 
 

 
人生寶貴的體驗。
 


那位看起來總是沒甚麼力氣的保健醫在生理衛生課上用敬語教導過:“請珍惜自己,中學生不可以和陌生人隨便去love hotel。”
 

宗三老師講話的語調又輕又軟,聽起來也總是留有很多餘地,比如說……陌生人啦,隨便啦,之類的;亂又不是陌生人,他們是互相喜歡的兩個人,不是嗎?這件事一點也不隨便。
 

(話說誰也沒反對在一年級的課堂上提起愛情旅館的話題這事啊……)


 
他趴在散發著不認識的洗滌劑香味的床單上,偷偷瞄了眼鑲在天花板上的锃亮的大鏡子,剛被壓到床上時抬眼所見之震撼,仍盤踞於心。
 

亂從濃密長髮之間露出來的背脊線條,將他的身形掩在下面,隨著電視裡“PONPON 进む 色々なことどんどん キテる? あなたのキモチ”的歡快節奏來回律動的樣子,清楚反映在那上面。
 

“亂ちゃん……”
“浦島~舒服嗎?”
“嗚、嗯……”
“浦島,我是不是很厲害~?”
“啊…亂ちゃん、好厲害……”
“阿亂這就帶你坐雲霄飛車~”
“啊、等一……下……哇……”
 

(這到底是甚麼對話……哪裡來的指導片嗎)


 
 
浴室的拉門嘩啦啦地打開。他忍著酸痛翻過身,看到亂擦著頭髮走出來,見他醒了,一把扯過被單遮住前胸、語氣開心地尖叫道:
 

“呀——!浦島是色狼~!!”
 

嬌俏聲音可以直穿牆板。
 


“誒、誒……對、對不起!”
 

他下意識地遮住雙眼,再次轉過身去把自己埋在床褥裡。


 
“我…我不是故意的,亂ちゃん……”
 

身後傳來彩色糖果在玻璃罐裡翻滾一樣甜蜜的笑聲。
 


 
 
 
//.end.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