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刀劍亂舞】學園PARO

 
*現代學園paro(日漫風<-?)
 
*藥研,說好的(並沒有)優等生×白袍美人老師
 
↑主CP
 
*大概有微量的俱利燭和其他CP,酌情飲用
 
*很多私心,很多
 
 
 

 
 
 
 
 
 
“…好重……”
 
身後傳來說不上是抱怨還是哀歎的聲音。長谷部今天第三次皺著眉停下腳步。
 
“只不過是幾本教學圖冊,別說得好像叫你幹了甚麼苦力一樣。”
 
袖子高高挽到手肘上面、倒是一副正經幹活模樣的物理教師繃著臉轉過身來;話雖這樣說著,還是騰出一隻手從對方懷裡抽走了一半的重物、塞到自己懷裡的半身石膏像底座下一併抱著。
 
“所以說,到底爲甚麼連保健醫也要來幫忙搬運美術室的東西……”
“晨會上不是說了嗎,學園祭人手不足,別說你,連貓的腳都得借來用……——你早上在聽甚麼啊。”
“啊,甚麼?早上有開會嗎。”
“你……”
——越是這種時候越指望不上啊。這次換長谷部歎氣了。雖然保健室的門口在大半年前就在學生會的要求下貼上了【中傷以下立入禁止】的告示,但並不代表校內秩序就真的有所改善;親眼看見保健室床位周圍的白簾在教職人員的工作時間拉得嚴嚴實實,卻還是在被門外帶進來的風拂起一角時露出一截粉色髮尾,那樣懶懶地落在床單邊緣,床下隱約可見地散落著顯然不屬於一人份的鞋子——
 
“……這個不頂用的傢伙。”
 
回想結束,他望著對方在區區早上10點就毫無幹勁的面容突發感慨,眼神卻不知不覺順著天花板飄遠了。
 
“你在說誰…………唔、等等,有電話。”
“嗯?…誒、等一下、喂!慢著!不要全都塞過來……你!又想開溜嗎!給我站住!!宗三你這混——”
 
看來腿腳不快這種理由根本是爲了在運動大會時逃避教師組的跑步項目瞎編的。他的怒吼還沒在走廊裡成型,雪白衣襬已然載著淡紅髮梢消失在樓梯轉角。
 
 
 
 
 
 
 
“粟田口班的主題是女僕咖啡啊,真時髦呢…甚好甚好。”
“並、並不是這樣的……”
“是虎寶寶咖啡啦老師!Tiger☆Cafe!(據說)可以一邊和虎崽親密接觸一邊優雅享用飲品和蛋糕的店!才不是那種穿著輕飄飄的裙子給客人看胖次的糟糕攤位!”
“不要激動,愛染……亂醬在瞪你了。…話說你不是我們班的吧。”
“啊哈哈哈,那麼請給我也泡杯茶吧,骨喰君。”
“老師,這裡是咖啡屋……”
 
——話說這個人竟然知道女僕咖啡啊……閱歷尚淺的低年級學生們在笑盈盈的古文教師(年齡不明)面前一時想不到合適的話來吐槽,也就只好無視了門外隱約傳來的“喂!你們這邊有誰看見我們三年級的迷路老頭……不是、三日月老師沒?!”的急促問話了。
 
 
 
 
 
 
“大成功呢,鬼屋。”
“當然了,畢竟請了鶴丸老師當顧問嘛。”
“慘不忍睹啊……只有小夜同學面不改色地走完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連二年級的都被嚇哭了。”
“好像因為他家是寺院,對這種把戲根本免疫吧?”
“喔,原來如此!厲害……話說鶴丸老師呢?”
“那個人啊?因為玩得太high嚇翻了路過的家政部部員正在運送的食材,被罰去燭臺切老師那邊幫忙了。”
“…………不知爲甚麼總覺得是意料之中的事啊。”
“嘛……”
 
 
 
站在改造成臨時廚房的準備室的大俱利伽羅瞪著手裡的叫做芒果的東西。距離被吩咐給這玩意剝皮已經過去10分鐘了,他覺得自己還在夢遊。夢裡面是兼任他班導的家政老師從圍裙後面露出來的一截腰背,像剝了皮的蜜桃那樣閃閃發光。等到他第N次從那種甜美的香味裡回過神,眼前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俱利伽羅,幫我把切好的水果擺在……啊!根本沒在做嘛!!”
 
不知是早年受過傷還是別的甚麼原因,燭臺切老師有一邊的眼睛總是遮起來;此時,露在外面那一邊的眼睛望著他手裡毫無進展的工作,露出了莫可奈何的神色。
 
“…………”
“怎麼了?不會剝嗎?我來教你……”
“……桃子。”
“啥?你想吃桃子?今天的菜單上沒有這個所以沒採購啊……”
“是桃子的話,我就剝。”
“………你這孩子到底在說甚麼啊?”
 
 
 
 
 
 
當然這天校內並沒有公開供應桃汁。當他終於忙完了作為學生會幹部要完成的校內秩序維護作業,已經是傍晚時分;藥研一手拿著從販賣機裡買的粉紅飲料,穿過相對來說安靜得多的舊教學樓的走廊,推開其中一間教室的門,果不其然在裡頭看到了自己想找的那個身影。
 
 
“老師,一個人在這裡做甚麼呢。”
 
薄紅的髮梢隨著肩膀動了動,宗三並沒有回身。
 
藥研走近了看,對方竟然正捧著臺平板娛樂工具看劇集,連他走到面前了也不抬頭,還真是聚精會神的樣子。
 
“宗三老師……?”
“女主角快死了呢。”
“甚麼?”
“悲劇結尾的師生戀題材,因為被PTA投訴,所以只在電視裡播送過一次就被迫撤下了。”
 
保健醫用波瀾不驚的語調陳述著一件看起來與己無關的事情。僅僅一瞬間,他手裡的電子產品被換成了有著可愛包裝的水果飲品。
 
一直沒有表情的宗三終於輕輕地皺起了眉。
 
“……就說了不要老給我買這種女孩子的飲料……”
“但是PEACH100%和老師很相襯。”
“……顏色嗎。”
“味道也很像。”
“…………你這孩子……誒,算了。”
 
 
他都快忘記自己爲甚麼每次都躲到這裡來了。記得的只是第一次在這個教室上生理衛生課的時候,當時還是一年生的藥研藤四郎在座位上注視著他的樣子。那目光有著一種熱切的似曾相識。
 
 
(——我們在哪裡見過嗎?)
 
 
那天,也是這樣和煦的、讓人想翹班的美麗夕陽啊。
 
陷入回想的宗三下意識地撥開拉環。人工合成的香味傾入口腔,甜得讓人想睡。
 
天呀,說甚麼很像——就是這種味道?真難以想像。但眼前這人最多只是不·解·風·情(宗三在內心咬牙切齒地念出來),絕不會說謊。
 
 
“不過,我還沒有喝過。”
“啊?”
“給我嚐一點吧。”
“甚麼?等……”
 
 
 
 
今日的學園也、十分和平。
  
 
 
“…………啊。”
“嗯?怎麼了?”
“今年的學園祭,我們班是甚麼主題來著?青江好像有把企劃書放在……”
“…………那個,已經結束了啊,主任。”
“誒、……”
 
 
 
 
 
//.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