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K】[猿美]討厭鬼







有句话,怎么说?十三四岁的孩子,狗都嫌。眼前的人明明早已不是那个熊孩子的年纪,却依旧日复一日地惹人愁。奇怪的是,在这个男人真的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反倒温顺可人多了,至少没有现在这么——嗯,让人冒火——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很惹人愁的八田美咲坐在墙根,想道。



他嘴里受了伤,被指甲盖刮过上颚的时候一阵一阵地刺痛,却最终没有下口咬。那样显得太没出息,也趁了对方的意。他才不想要伏见开心。至少当时现下,不想。



伏见笑了笑,一双眼睛像两团鬼火一样,幽幽地烧。他从湿濡的口腔里抽回手指,毫不介意地往制服上抹了抹。八田被盯得烦了,脸歪向一边,抿了抿嘴。伏见就着蹲下的姿势俯身凑到他耳边,低低地,慢慢地说:



“不错啊,一对八,还都是异能者。”



没什么力气也懒得搭理他的八田用鼻子哼唧了一声,姑且算是收下了一份盛赞。脸颊边又热又痒,他禁不住哆嗦了一下。伏见的味道于他而言太过熟悉,像用惯的牙膏那样,忘也忘不掉。热血烧过之后嘴唇干得难受。他舔了舔破皮的嘴角,粉红的舌尖在夜色掩映下像一片软软淡淡的花。伏见看着,看着,没说话,脚尖却隔着皮靴蹭到他膝弯下面,微微向外撩开。



八田转转眼珠,投去鄙夷的一瞥。



“给老子滚。”





——小型犬就是小型犬,都疼得站不起来了,还这么凶。




在把他用劲儿整哭之前,伏见甜蜜地想。







拍手[1回]







八田双目放空地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明明这里他才是BOSS,在他花了血汗钱租的天顶底下,竟被不知打哪来的混球给摁住了乱弄一气。


哦,不太正确。其实八田知道他打哪来的。真要说起来,他俩还是同期生呢。


今天大概是从局子里下了班,拎着买来的晚饭四处溜达的时候,正巧撞见了自己在处理杂务。


——在他们的地界撩事。真是闲。并且蠢。







八田从桌子上费劲地扭头,看了眼玄关地板上的塑料袋。被伏见抗回来的时候他闻到里面飘出来热乎乎的牛肉香味,裹挟着米饭的甜香,一阵一阵把他薰饿了。如果干到一半肚子叫起来,场面大概不会很好看。晾在那大概早已冷了,再热过也不见得好吃。他觉得很可惜。



“喂。”


伏见看不下去了。他从八田一马平川的胸口不开心地抬起脸。


“专心点。”


八田瞪他一眼,忽然抬起没挂着裤子的那条腿抵在他肩上,光溜溜的脚掌卯足了劲把他往远了推。


“专心个蛋。”


他很有风度地省略了其余若干脏话。


“我几时同意你弄我了。”


很奇怪地,自从伏见在巷子里烧过自己之后,他对这种事一直没什么兴趣,并且直觉他俩都闹成这样了,不该再这样胡搞八搞。


但伏见不这么想。多年来他没有一点要和好的意思,却依然在各种场合对他说硬就硬,拔枪就上,简直不要脸到了非常不要脸的地步。每当这个不要脸的货趴在他胸口或是背后又或是在他下面边捅边喘一脸爽快的时候他就很好奇这个人的脑回路里是不是有个地方阻塞了,怎么能这样。


——你怎么可以这样。


他很想问问伏见。









他的后面以前被精心开拓过,常常还没正式插进去就能弄得湿软一片。但大概因为心境的缘故,前面很久都没怎么能硬得起来。不过前面对伏见一向里也也没什么用处,也就不怎么被照管。伏见只是会在他被光用后面就干到射的时候说两句调侃他一下,看看他害羞难堪的样子,仿佛觉得很有趣。他一个人的时候不太会想到自慰什么的。小美咲平常都是安静乖巧的小美咲,极少会要求八田陪它玩。只是在被伏见握住了跟小猿比古强行挤在一起的时候,它才会哭上那么一哭。八田隐约觉得有点对不起它。



他的大腿根湿湿的,又凉又腻。伏见却是热的,衣服都没脱只解了裤头,用了点劲撑开了捅进来。


八田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自从分开以后,他冒出一个坏习惯。果不其然,十三四岁的自己和伏见又在一片黑暗里晃啊晃。


青青涩涩的面影,傻极了。那时候伏见还没有这么能折腾。安安静静的,藏着暗涌的暴戾和愁苦的恨。话都不怎么说的人,从后面一脚踢断小混混的膝盖,拉着他就跑。那时候他还是很愿意让伏见开心的。而且,伏见不开心的时候,他都感觉得到。


而现在,他有点说不上来对方是愉悦高涨还是低落暴躁。抑或兼而有之。伏见状似愉悦地在他身体里进进出出,把小小一张桌子撞得砰砰响好似要散架,不一会儿又嫌桌子矮把他掀到地上翻过去继续,全程都没有拔出来让他感觉自己像被串上的肉,翻来覆去地烤。




——别难过,猿比古。


他想说。








“美咲?怎么了。”


覆着刀茧的手指有点糙,往他脸上抹。抹完他才发现自己脸上也湿了。


伏见那话儿一个用劲捅到了不能再深入的地方,一瞬间把他惊醒了。他呜咽一声,脑门抵在地板上从下往上瞅着自己不规律地起伏着的肚皮,感觉那根烙铁似的热棒已经捅到了肚肠里面,再动一动就会把他整个捅漏了,淅淅沥沥流出满肚子的眼泪水来。


八田的姿势很不好受,喘一下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难受地咳嗽起来。


伏见轻啧一声,从后面伸手去捞他,托着他的前胸把他按回自己怀里搂着坐下,嘴唇在他后颈和肩膀上一阵亲过去,嘴里含糊地说着些什么,轻轻柔柔的,听不清楚。





“…………伏见…”


后头的人一愣。




八田的眼睛被酸涩的泪水糊住,什么都看不清晰。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一回头,过去的事像打碎的罐子里的糖噼里啪啦往下掉,接都接不住。


而且糖还都化了。握在手里,再也没形了。





他生理性地抽了抽鼻子,按着身后伏见的腿试图站起来,腿软没力脚跟在地上徒劳地划,一阵挣扎反倒把嵌在他里面的人吮得急喘两声,差点要泄在里头。


伏见把他按住压好,气恼又兴奋地咬他头发,手指伸到前面去揉他的乳头。八田被他弄得嗯嗯叫起来,哭也忘记了。





“……死猴子……”


(你这个麻烦鬼。)





闻言,伏见满意地从他颈窝里抬起头,把他酸软的两腿向两边掰开,卖力地挺弄起来。被弄得受不了又说他不听的时候八田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暴起,转过身把他推翻在地,伸手扯开那件讨厌的制服的衣襟朝着那个烧坏的疤一口咬上!


伏见被他咬得全身一震,倒吸一口气;深埋在八田热穴里的家伙被这么一刺激,颤抖着抽搐几下,几个挺腰后滚热浊精尽数喷洒在深处。



八田一双大眼睛亮晶晶湿漉漉,在弥漫着腥檀欲香的空气里直直盯得他发毛。





“——我讨厌你。”





(——真巧。)





伏见猿比古,20岁,有正当职业,烦人精。









//.END.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