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K】[猿美]危险陌生人

AU。

联动。大概。






拍手[0回]





——这是最后了。他站在自动值机台前,按下了显示着“确定”的触屏按键,去赶最后一班离开日本的飞机。他的行李简易至极:随身的手提包里装着伪造的通关文件、两把无证黑枪,和大瓶伪装成营养药剂的病毒。护照是真的,但持有人早在10小时前被沉入了海底,至少还要3个月才会浮起来被人发现。而那时,他已经身处某个通信不发达的中立国,坐在用传统手工艺发酵啤酒的酒吧里,和语言不通的陌生人一起看球赛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是如此想要再见他一面。



“你好,请问伏见刑事在吗?……对,4课的……好的,谢谢。……不,不急。”



喷气客机的轰鸣声在玻璃穹顶上空炸裂开来。人们行迹匆匆。

他抬起头,炽光灯像渔网上发光的绳结一样均匀地铺满了整个时髦的拱顶。他没有可以告别的人,但他怀念新宿那些知名不具的小旅馆;那些咯吱乱响四处塌陷的床铺,浴室水龙头漏水的声音甚至伏见睥睨着那些五颜六色的恶俗招牌时嫌弃的眼神。他想过自己之所以流连于那些不起眼的门面,或许和他的过去有关系——但他没有办法告诉伏见关于自己的过去。他的记忆是植入的。测谎仪总是更新换代,反审讯训练并不是万无一失,只有连自己也深信不疑的东西才可靠。他骗过了所有人。



他在听筒里传来第一声不耐烦的声音之后,迅速地掐断了电话。

他都能想象那个脾气不好的家伙在招呼了几声没有回应之后因为无端被打断工作而更加暴躁的样子。



就像从出生起就被戴上脑波控制器的实验动物忽然被移除了监视项圈那样,他几乎尝到了自由的可怕滋味。但,这并不是终结。只要【丛林】一天不崩解,他就永远只能活在黑夜里。



对了,伏见。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是个天才。连鹦鹉都想要拉拢他。还好他在一次黑客游戏中被警方早一步发掘了。政府真走运。



记忆。那些——记忆。那些律动的脑波,可篡改的生物信号。怎么会有人想到把情报藏在最藏不住秘密的人的大脑皮层里呢?简直明智至极。但愿黄金塔的股票缩水的资产不会少于他们雇佣间谍的花销。无论如何,十束不能白死。

他们谁都不是那种明知没有结果就会放弃的人。





平安夜还有3分钟就要结束了。



他拔出手机的电池,把定位芯片连同屏幕一起折断后扔进了回收箱。




没有眼泪。背景音乐只是航站楼的广播用两种语言友善地提示乘客登机的声音。谁都不必说再见。




圣诞礼物会准时寄出。一份给丛林集团的总部,一份则送到警视厅。



在写着收件人是『伏见 样』的那一盒上,有他小心翼翼的亲手书写:





"Merry Christmas, Saru."







//.END.






讲的啥呢?如歌名所述。(x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