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雪燐】漂流慾室 -下-

雪男pov



 
 
 
【下】
 
 
 
 
 
電視裡頭正放著不合時宜的過氣偶像劇。信號不佳的畫面在屏幕上一下有一下沒地閃爍著,伴隨著浴室排氣扇那缺了半塊扇葉的呻吟聲,給他們帶來半個高潮。
 
 
不知是因為氣壓過低,還是旅館的小房不太透風,燐喘得比平常更急促些。那樣子有種令人憐愛的孱弱,又好像沉浸在迷亂的感官世界之中找不到方向的小獸,拉住施暴者怯怯地問路。
 
 
甜美的、溫暖的身體,好像沒有受到過傷害那樣率真,像沒有被玷污過一般的坦然。
 
——沒關係。這樣就够了。你只要一直這樣,在我的世界裡,平靜生活著就可以了。
 
 
 
 
 
剛才進門的時候,雪男把這個月的房錢順手扔在前臺那看不出原本顏色的油膩櫃檯上。禿頭的中年男人像是這腐朽背景裡一塊灰撲撲的裝飾,坐在一盞小燈昏黃的光線內透過髒污的鏡片盯著報紙,頭也不抬地低聲問了句:“下班了?”
 
 
這毫無意義的、對於在這個荒蕪的年月還能每月準時交上房錢的住客的、從不期待回應的寒暄,雪男好像沒聽見一樣,只是扔了句“把水燒熱點”,便徑直穿過了滿布塵埃的狹窄的走廊,向旅館深處走去。
 
 
 
 
他放棄了騎士團提供的住所。比起已經成了實際上的戰場的正十字中心區,這裡很安全。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對於哥哥來說,住著惡魔的人類世界,太過險惡。有的時候他看著哥哥那找不到一點惡意的清澈的眼睛,會有點想哭。——你明明什麽也沒有做錯啊。
 
 
他只能對全世界都架起防禦的圍牆。曾經有過的、和善的微笑,對陌生世界的好意的諒解,一切溫柔軟弱卻不能拯救那個人的事,全都扔進遺忘之川裡,全都放走吧。
 
 
因為他不可以再繼續當一個溫情的人類。
否則就什麽也保護不了。
 
 
 
 
 
“下次找一家有完備些的廚房的旅館吧。”
 
 
纏綿過後,窗外的雨又落大了些。沒有其他暖源的房間裡,室溫頓時又降下幾格。燐把剩下的衣服完全脫除然後踢到一邊,拉著他蜷進不太厚實的被子裡,眨著眼睛淡淡說著。想起什麽一般的神情似乎是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計劃滿懷期待。
 
 
“好,我去找找看。”
 
 
實際上,在這個時期,鮮少還有人會去考慮果腹以上的事。以人心的醜惡感情爲食的惡魔們,更是不會需求人類的食物。那些精緻外形、華美滋味的料理,並不存在於最新出生的一代人類的常識範疇裡。
 
 
其他人似乎早已經忘記了。
那享受人生的心情,和爲了某人而費盡心思製作食物的愛意。
 
 
 
“我想為雪男做些什麽……”
“嗯。”
 
 
 
他們的身體並不會有飢餓的感覺。而雪男卻不時懷念燐的料理。
粗陋淋漓的、動植物的屍身,在那雙手中卻能最終變為非凡的美味。
 
 
所以……沒關係。即使其他人都遺忘了味覺也沒關係。
 
 
 
 
——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那個時候。一度幾乎被帶走靈魂的、傷痛未愈而略顯疲憊的哥哥,拽著他的衣領把他往下拉,一直拉到能直接親吻他的額頭的高度。那微涼的嘴唇,是這麼的柔軟,這麼的寬容,充滿了無私的情意。
 
 
只有我和你,一起重新去創造吧。我們二人的人生。
 
 
 
誰都不記得我們也沒關係。能記得我們的人全都逝去了也沒關係。只要在這樣隔絕世間一切真善美之事的傾天暴雨之中,還能像這樣與你緊緊相擁……
 
 
 
就好像在喝著很苦很苦的咖啡時給他送來半顆砂糖。
就像在不想面對世界的清晨,默默為他拉上臥室的窗簾。
像遞進浴室的厚實毛巾一樣溫暖。像原諒每個微不足道的謊言一樣溫柔。
 
 
 
——所以,不管有誰對我說什麼,我也不會再放開你了。
 
 
 
這樣想著,雪男把懷裡睡得不太安穩的哥哥抱得更緊些。兩人的皮膚在散發著濃重洗潔劑味道的床單上摩擦出燥熱的火花。
那詞句不明的黏稠的呢喃。壓抑的、無常的雨季把他們困在這氣味陳舊的狹小房間。只有失意的旅人和性急的愛侶,會選擇這樣簡陋的場所來度過夜晚或是白天。
 
 
 
……沒關係。
我和你在這裡共度了情熱的夜晚,也享受了平和的白晝。心裡沒有任何的不安,任何的失落。
 
 
 
有些人生下來就註定被愛,也有人含著孤獨在冰冷的世界裡橫衝直撞遍體鱗傷。
這樣純潔的、簡直沒有原罪的你——多想緊緊握著你的手,只爲了你而存在。
 
 
 
——就像現在,和你做著別人看來多麼不正確不潔淨不道德的事情,也再沒有了恐懼。
 
 
 
 
『B-13區域內所有當值驅魔師,請立即前往集合點待命。』
『重複一遍,B-13區域內……』
 
 
 
 
擊打著整個慌亂的城市的狂風驟雨,還有那些終日盤旋在城市上空的警報聲,很奇妙地被小旅館灰濛濛的窗戶隔絕在外。
牆面上對不準點的時鐘,像個從時間洪流裡迷路卻還沒意識到的掉隊者,不緊不慢,自顧自地行走著。
浴室裡隱約傳來的漏水聲。隔音很差的槍板另一邊,電視裡熱鬧的槍戰。柔軟的呼吸,此時此刻只屬於這個懷抱。
 
 
 
這麼的溫暖。這麼的安靜。
我再沒有其他的願望。
 
 
 
 
 
時間啊,停止吧。
 
 
 
 
 
 
 
 
 
 
 
 
漂流慾室//.END.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