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公共場合請勿輕薄

這次[...]真的不是推卸責任了......這個CP,真的是被弟兄們陷害的[迎風流淚]

情人節特別企圖...不是,企劃,濕潤的214,

四個抽籤引發的血案

時間−白色情人節早晨的六點一刻(蘋果怨歌)
地點−學校洗衣房(竹夜青龍)
主題−吐槽風(ayin)
道具−蛋糕上的草莓(紅衣)


順便放上昨晚的盛況[捂臉](在裡面)

同學們,前面那個是我們自己動手的,後面那個下品手勢要特別感謝水母老師哦。
她說她扣分的時候都快哭了[大笑]

"此貼咬殺,理由:下流!"
不僅是走後門要求加蓋的下品扣分標誌,點進去還可以看到特別申請加蓋的咬殺章=u=/////

拍手[0回]

濕潤的214



雲雀×白蘭

[大笑著被踩]




公共場合請勿輕薄





哦寶貝,這真是糟透了。
果然厚臉皮敵不過死心眼。



雖然早就知道對方不是什麽善類,行動方式也並不在他所能理解的範圍内,心裡的哀嚎沒有能夠震動外界彌漫著洗衣粉香味的奇異空氣,白蘭轉動僵硬到幾乎折裂的頸骨慢慢回過頭去。

“早……啊。”

隔了老大一會兒,對面那個才輕輕點頭表示回應。

“雲雀同學你介不介意不要靠得這麽近。”
“沒辦法,這裡太擠了。”

睜著眼睛説瞎話!望著清晨空無一人,好吧只有他們兩個的,學校洗衣房裡那些機器之間?敞到讓人覺得即使在這裡開格鬥大會也沒問題的空間,這樣的抱怨他卻怎麽也說不出口。
白蘭,20代前半,未婚,剛到某大學任教三個月,今天(又)被學生堵在莫名其妙的角落裡了。


電流通過脊椎的錯覺。第一次見到雲雀恭彌的時候,白蘭就有這種奇異的感覺。但那絕不是所謂一見鍾情的興奮所致,而是被那種唯我獨尊的寒冷氣場給震撼了。


『你就是雲雀嗎?初次見面,我是你的新導師。』
『不需要。』
『咦?可是……』
『礙事。』


於是白蘭明白調任他到這個和他的本業八竿子打不着的科係來做導師的六道骸果真還在記恨他們那慘烈狂躁的高中時代。也難怪,據説畢業修行那盤咖喱讓他到現在都還是聽到辣這個字就反射性嘔吐。
但是……好歹同學一場,居然這麽薄情,我看錯你了骸君T T


白蘭花了很大力氣才完全轉過身來。兩人之間的距離切近到幾乎能感覺到對方的體熱,他扯出一個和輕鬆自然相去甚遠的笑,開口:

“有什麽事嗎?大清早的……”

雲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從容的嘴角的確是什麽也沒有表示;一邊從一手提著的洗衣籃裡拎出一條看來應該是貼身衣物的東西:

“你昨晚,忘在我那兒的。”

——搞什麽我從剛才起就在拼命逃避這個事實了啊!!
對方的哪壺不開提哪壺讓白蘭前功盡棄,幾近崩潰。


白蘭懷念那些雖然驚訝于雲雀的冷傲不馴,卻至少還能用從容不迫的微笑去面對的日子。三個月之内雲雀對他說的最多的話從“……”(也就是沒有話)變成了“哼”和“喔”,態度由基本無視變成了基本唱反調,稱呼由“你”變成了“老師”(重點),這在已經更換無數的雲雀的導師紀錄中,無疑實現了零的突破,連已經升上學院主任的、也就是把他往火坑裡推的損友的六道骸都對他表示了難得的讚賞。

『你輔導雲雀恭彌超過三個禮拜了呢,真是個奇跡呀。』
『少說風涼話……你幹嘛不自己去。』
『這個嘛——因爲我不喜歡年紀小的。』

你這個天殺的風化犯搞錯重點了吧。
看著那張笑得全無所謂的臉,白蘭很想說難道性別什麽的已經無法對你構成任何道?威脅了嗎。
……看來是的。



然而此刻,已經沒有什麽能比擬他的悲涼心境了。看著那條無法否認所有權的一百塊三條特價品,白蘭感到純潔的未婚生活已經離自己遠去。再也無法用不摻雜任何心虛的表情去面對他,也找不到除了“還好他已經成年了”之外的任何一句能安慰自己的話,身體某處奇異的不適感正打擊著他如同世俗裡所有普通男人們一樣不比腎上腺的個頭大的自尊——可惡,笑不出來,笑不出來啊!
一聲“老師”,除了讓他平添罪惡感之外,也讓他自覺再也無法在爲人師表這四個字面前擡起頭來。


“很痛嗎?”
“……咦、呃?”
“很痛吧。……老師。”
“啊、那、那個……也不是很……我是說……”

結巴什麽啊你這笨蛋快像平常一樣悠然瀟灑地微笑著對他說“呵呵,老師沒事哦,雲雀同學真是個溫柔的孩子呢”啊白蘭!植物生物工程係那媲美百合花的從容優雅(?)跑到哪裡去了!!
笑什麽笑你這個以下犯上的死小孩!我看錯你了原來你不是冷感是悶騷!
去死啦沒有情人的(白色)情人節前夜!
去死啦不講義氣的科係主任!
去死啦不勝酒力!


『雲雀君〜來,這給你。』
『喔,老師你像個沒男友的OL一樣呢,到處發巧克力。』
『你這孩子嘴巴真壞=”=義理的好不好。』
『……義理的,我不要。』
『那你要什麽啊?』
『……你說呢。』



是不是會把蛋糕上的草莓留到最後吃的類型呢……倚站在轟轟作響的洗衣機旁邊,白蘭偷眼瞄了瞄旁邊的雲雀。
常規。語法。理論。此時此刻全部失效。管用的是過時了好多年的日劇套路。
他確定自己不是昨晚那顆最先陣亡的草莓,應該也不是下面的巧克力慕斯,總之那個蛋糕最後真是被踩得慘兮兮……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到的確實是雲雀恭彌一向缺乏表情的臉,然後……然後怎麽樣了呢快給我…………快給我忘掉!忘掉!!被學生這樣那樣又那樣這樣了什麽的,那只是一種幻覺!!
就算後花園好像被放了把火似的疼也不能說出來!
就算底褲上沾滿了已經凝固成塊狀的不明液體也要在心理上頑抗到底!


“老師,喜歡甜食麽。”
“啊,我比較喜歡棉花糖啦。”
“明白了,我會回禮的。草莓蛋糕好麽。”
“根本沒在聼人説話吧你……還有我不要草莓蛋糕!一輩子也不要了!”
“害羞了麽老師。”
“來個人把我調回去吧……”


擡起頭,看到雲雀端正俊秀的臉上清清楚楚寫著“得意”和“老師你還太嫩。”
背景是沉沐在清晨的陽光中的一排洗衣機。白蘭忽然有種無路可退的絕望感。
特別是眼看著雲雀重新向他靠近過來,嘴角還帶著最近不知爲何很眼熟的微笑的時候。

據説師生間不允許發生戀愛關係。
據説人生苦短,情愛苦長。
據説校内禁止調情。

……也只是據説。




...FIN?...
PR

Comment

無題

  • 老爸
  • 2008-02-15 23:05
  • edit
口古月啊儿子! 你怎能把如此下品(流)的图放出来掀桌!

算了我这边复制一份也拿去贴出来亮相....

無題

  • 2008-02-16 00:21
  • edit
圖很GJ,存了留念..[喂
順便上面那篇好贊XD||||

無題

  • 阿虛
  • 2008-02-16 02:49
  • edit
我看准五個貼排在一起的時候截的XDDD
大家不要客氣拿去吧=u=
這種大家一起下品的機會不多[爆]

PS 小恩>> 上面那篇壞掉了XDDD

無題

  • 阿脫
  • 2008-02-17 17:28
  • edit
社長你們真下流~我喜歡~~~~

無題

  • 阿虛
  • 2008-02-17 17:56
  • edit
阿脫脫你真受~我也喜歡~~~[喂]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