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放下砧板,謝謝你的關懷 by SK君

總覺得已經不需要什麽前言了[炸]
嚮往幸福婚姻的小舅子走感性路綫[哪裏]

拍手[0回]

按理說睜眼就看到有人雙手撐在自己耳邊直直盯著自己看,實在是詭異至極的一件事,是個人都會有所行動來施加防衛才對,更何況是戒備心比普通人還要高上一個宇宙級別的傢伙比如某些姓雲雀叫恭彌的非親善人物。
終于看清楚對方靠得實在近過了頭以至於焦距有些難以調整的臉,雲雀照例皺了皺眉,伸手抓著對方腦后的頭髮把那張臉拉遠一點,冷冷地開口:“大清早就找死麽,你?”
六道骸難得不笑也不反駁,而是一臉不太搭調的鄭重其事:“你記不記得,昨晚跟誰結婚了?”

然後他們同時看了一眼對方手上閃耀著鈍銀光芒的環狀物。


Hallelujah。無論如何,只要我們都還活在這無情無恥無可理喻的凡俗之中,人生就有無限的可能。愛惡作劇的神說,信我者得永生。
愛情信徒們如有不滿,大可在心裡默默比出中指。



放下砧板,謝謝你的關懷




“這是詐騙。你們怎麽可以給喝醉的人登記結婚。”
“我怎麽知道你喝醉了?昨晚你走得比大象還穩。別逃避現實了,來,這個拿去。”
“這什麽……劇集?《Stand UP!!》?什麽來的?”
“一群男生整天想方設法擺脫處男之身的故事。別洩氣呀,初夜不成功的人有的是。”
“…………彭哥列你好樣的。”



他覺得自己並不是討厭雲雀,只是本能地感到同性相斥。他想他們不過是揉不進彼此眼裏的一粒沙,生來就要相殺到底。
其實,他還一直以爲自己比雲雀看得開咧。
沒想到輸給了驕傲。


“腿給我並起來坐好。”
“腳很痲啊……不對我干嘛要聼你的?”

實際的情景是比跨文化婚姻還要好笑。說真的,如果不是看到那繫得亂七八糟的浴衣帶子,在榻榻米上全無規矩的坐姿導致的露出過多,還有泡得比速溶飲品還不如的茶,雲雀還真的差點要忘了這人是在異國長大。

(這傢伙一定不知道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新妻修行——事實上,這麽想著的偉大的雲雀先生完全沒發現自己的思考回路已經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已婚男人套路。)

“別一副委屈得要死的樣子,不是你先告白的嗎。”
“你你你哪個耳朵聽到我告白了!!”
“兩個都聽到了。”
“…………雲雀君你就不能當作沒聽到麽……”
“雲雀君?叫誰呢你。”

絲毫沒有被突如其來的敬稱打動,新婚先生挑起一邊的眉毛,一副“叫我あなた”的霸道表情,補了一句:

“沒讓你叫たんな已經很客氣了。”

你時代劇看多了吧……一方面被對方的理直氣壯所震懾,最近正好也被日劇所荼毒的骸再次成爲文化衝擊的受害者。


“哼,不知道的還以爲你被上過無數次了。”
“唉,也只有你會用那種有色眼光看我啦……”
“哦,哪種有色眼光啊?”

結論是日式浴衣真是充滿陰謀的造物。不論目前的光景在傳説中的婚姻生活裡是多麽理所當然,骸依然覺得有些不可理喻。在他眼前搖晃的無疑是剛才在家庭内部矛盾中被刮蹭捅戳到模樣慘烈的和室地板,被迫趴跪的體勢弄得全身上下都是破綻不說而且累得要命,正被冷空氣啃噬著的上半身明明已經被剝光了大半腰帶卻還不甘心般的糾纏在那,都要感謝他自己學藝不精打出來的結簡直要扯斷才能弄開——

“……喂。”
“嗯、啊……——啥?”

他努力支起身,轉過頭去對上那雙即使在這樣的時刻也未必有多大情感波動的眼眸,儘管已經被某些感官奪去了大半反應能力。

“等一下會痛的話,要說出來。”
“咦……?我說出來的話……你、會溫柔一點嗎?”
“怎麽可能。只是想聼而已。”

——太天真了。向來沒有什麽表情的俊秀臉龐上透出介於嘲諷和幸災樂禍之間的神情。
某新婚太太忽然很想咬掉說出那種自取其辱的八點檔臺詞的自己的舌頭。

好後悔。可惡。這是家暴吧。
六道(舊姓)骸,20代前半,新婚,不喜歡甜食卻很愛巧克力;人生最大的野心是毀滅世界,今日也掙扎在岌岌可危的婚姻戰綫。



“那邊的新婚太太〜來來來,好不容易租到的,排了好久隊。”
“又是什麽啊……呃。”

彭哥列這傢伙…………還在記恨我很〜久以前欺負他的事嗎?
看著手裡散發著莫名光芒的《成田離婚》,骸有點失神。



“站住,想去哪。”
“對不起,我實在當不了您家的媳婦,我要回娘家。”
“你哪來的娘家?過來,頭髮散掉了。”
“啊?喔,謝、……呃,你手上拿的什麽——新婚旅行指南?靠雲雀恭彌你腦殼壞掉了?!”
“吵死了,快點決定。”
“決定個頭!離婚!!”
“什麽?”
“我要回娘家!!”
“有膽再説一遍。”
“我!…………我想去熱海。”
“喔,國内啊。”



早就說了——不管是婚姻、愛情還是墮胎,都不是擔心就能避免的。
想太多的人,反而容易吃虧?
比很差好一點,比很好差一點,馬馬虎虎還過得下去的完美狀態,除了婚宴的奏樂聼起來有點像葬禮的鐘聲,一切也都還好。

在沒人看得見的地方輕輕吻著無名指上的小小縛具,骸覺得自己也變成了一個很看得開的人。隱隱約約想起了他那稀里糊塗的新婚之夜,雲雀恭彌絕對沒有他醉得?害;因爲在他已經神志不清半昏半睡的時候,對方還是有那麽一句話,清清楚楚漏進了他的耳朵。
而現在,彼此似乎都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所以——請你、再説一次吧,親愛的。








.FIN.//A long way to a happy marriage...
PR

Comment

無題

  • 梨子
  • 2008-01-19 12:54
  • edit
TK久了也難免終于伸出罪惡魔掌進行飛撲了..[毆

是説阿虛君妳是個神啊TTVTT在我控69受的心被無情地蹂躪之后我找到了這里...[抹一把辛酸的淚]的確就像紅衣説的那樣你的1869相處模式以及讚到沒有人能加些什麼或者去掉什麼了,10069也是萌得沒命可活,主婦劇場系列更是脩補我破損心髒的神奇502!

雖然顯得有點自私,但是有你這樣的神喜歡69受真是太好了...[哎呀誰打我!?

無題

  • 還是...梨子
  • 2008-01-19 13:40
  • edit
這裏的骸好憋屈好可愛!!雲雀好強勢好萌!他們的每段對話我都想複製粘貼!請在原作走向血淋淋的虐途時盡情地灑砂糖吧TvT[太太你誰啊

無題

  • 辰流
  • 2008-01-20 19:18
  • edit
阿虛你萌得我死去活來啊討厭!!!!!OTZZZZZZZZ
我看得心臟停止了幾次……OTZZZZZZZ
好讚好讚浴衣果然都是邪惡的物!!孩子他爸你太讚了居然想聼太太喊好痛嗎!?!?太GJ了恭先生!!
而且太入戲了吧太專職了吧!!連新婚旅行也準備吧!!恭先生其實你是好好先生吧(噗

六道(舊姓)骸,20代前半,新婚,不喜歡甜食卻很愛巧克力;人生最大的野心是毀滅世界,今日也掙扎在岌岌可危的婚姻戰綫。
————————
我很想用這個來做簽名……OTZ

另:新妻修行好讚有得看嗎TVT……

無題

  • 阿虛
  • 2008-01-21 02:04
  • edit
*梨子桑

唉呀歡迎光臨TvT///請別客氣多多浮上來玩啊...不然這裡會長草的[咦?已經長了?]

梨子桑過獎了,非常高興你喜歡唷TwT///我明白孤獨的骸受命的心情[跟著抹淚]
主婦劇場能治愈到大家就太好了〜能讓大家一起崩壞就更好了[誤]
呼呼這邊會繼續努力撒糖的,誰叫天野娘一次次給我們希望又讓我們絕望然後再給我們希望...[咦]
而且恭先生十年后性情大邊太叫人在意了,不妄想捏造一下對不起自己的心[什麽心啊!!]

-u-常來玩哦ˇ

無題

  • 阿虛
  • 2008-01-21 02:25
  • edit
*辰流桑

親愛的你的夫妻四格也萌殺我了呀XD/////

於是特播一下:

恭太太:啊...嗯...好痛〜不要〜
恭先生:叫得不夠蕩再來

[毆]

恭先生也是個傳統的好男人嘛...當然會想要新婚旅行和嚴?管教妻子[不是]之類的[捂臉][滾]
孩子他爸是專業級丈夫[金光閃亮大拇指]

XDDDDD
拿去用吧〜那段我也寫得很樂很樂XDDD

唔嗯,新妻修行啥的,那麽羞的東西,親愛的你真的想看嗎TuT想看我就...[喂來真的?]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