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DRUG ME,YOU FILTHY MEDICINE

* 慎入。

#01.昨日深夜,突然的爆發。
#02.大家知道我輕易不會標註觀看限制所以今次這個標示説明下面的東西......下略。[...]
#03.對藥物、監禁和SM敏感的各位請斟酌。
#04.順便說請大家和我一起理所當然地套入R先生的成人姿態[喂]。

拍手[0回]

DRUG ME,YOU FILTHY MEDICINE




他當然早就知道那不是什麽正規藥品。不可否認的是,在某些迷蒙的瞬間,那小小的迷失,的確在他灰白的人生裏點出了彩虹的顔色;比雙手燃起的火焰更絢爛,比夜空裏的飛機尾燈更閃耀,吞噬心智的動人滋味。

誰也不比誰高尚。誰也不比誰潔淨。
所謂藥療,不過是以毒攻毒。



# 污 染



獄寺隼人又一次救下他。蜷在溫暖堅實的懷抱裏他努力地撐起眼皮,看到REBORN快要燃燒起來的槍口,冰錐一般銳利而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模糊的意識裏他聽到兩聲槍響,第二聲在獄寺用身體護住他之後:抱住他的手驟然收緊,他擡起頭,看到本來就不常舒展的眉間流露出愈發痛苦的神色,緊抿的隱忍的唇角,血的味道,紅色的鐵銹,首先侵入感官。

——REBORN先生!首領他只是一時衝動……
——你看看他的樣子!誰知道他用了多久了!

家庭教師灼熱的槍口重重抵上他的頭。獄寺急忙伸手擋住,一邊把他抱得更緊了些。
……好痛,獄寺君。
微微顫抖著,骨頭都快要折斷的力道讓他快要喘不過氣,卻說不出話。空洞的眼睛望向牆角的觀用植物,蔥?的葉片低垂著,生機盎然裏的瀕死神態。


你知道營養過剩的花下場會如何嗎。
DRUG ABUSE.


——還是不肯說嗎,蠢綱。
——……沒有……意義了吧。

澤田綱吉覺得自己從沒有這麽虛弱過。現在能勉強聼清楚對方的話語並且用還算清晰的語言去應答,也不過是因爲方才潑上身的一桶冷水。
這就是傳聞中門外顧問的審訊室嗎?眼角打量著冰冷的暗室,用不太明顯的幅度輕輕調整一下被合金鏈吊縛至酸痲的手臂,被磨破的手腕傳來刺痛;身上的滴水綻開在石造的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REBORN走近一步揪起他額前的頭髮強迫他擡起頭。

——你學會了不該學的東西。
——抱歉又讓你失望了……老師。

麻木的痛楚從頭皮穿透神經,他有一點後悔因爲被嚴酷地對待而有些不甘和惱怒的情緒下脫口而出的叛逆。他看不懂這一刻的REBORN,連一向表現良好的直覺也對他致歉說不明白這個似笑非笑的神情代表什麽;他怕的是死,但是知道這個人不會殺他,也就不合時宜地放鬆下來。

輕微的金屬踫撞聲傳來。他發現REBORN解開了他的皮帶。

——REBORN?

真的有點反應不過來了。他不解地望著對方。那只握慣槍械的手伸進他褲子去輕輕握住沉睡中的性器,溫暖的掌心把熱度從那個地方一直傳達到混沌一片的腦際。

——我不知道你對那東西了解多少……你有沒有聽説過那種藥在男同性戀中很流行?

什麽?他瞪大眼睛,不明白REBORN的意圖,同時對那只手漸漸用力的握緊動作感到疼痛和難堪;因爲緊張和不適而別過頭,卻在對方忽然開始的輕柔的上下揉搓中感覺到了異樣的情緒,難以抵擋那種快意,微微喘息起來。

——RE……REBORN,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不要這樣,請你住手……好奇怪……
——是很奇怪,但是我必須要進行糾正指導,所以你要仔細領教,把每一個感受都牢牢記住,聽見了嗎?
——什、什麽……你要做什……啊……

且不說背靠著墻無路可退,光是被高高吊起的手臂就讓自己連好好站立都勉強,掙扎什麽的根本是妄想,只會讓他更痛苦;但是眼前這尷尬到極點的光景又讓他不得不表示反抗和不滿,如果連這麽違背常理的事都能順服從容地接受,那他未免太沒有所謂。
但是驚愕、恐懼和難以言喻的不堪已經佔據了他的腦海。
REBORN的指尖靈活地扣住頂端,一邊用手掌和手指在已經誠實地挺立起來的莖柱表面來回滑動,摩挲著敏感的皮膚和肌理,不時用一點力道惡意地刮蹭頂端的凹陷,激起他全身一陣又一陣大幅度的顫抖。

——據説那藥會帶來媲美性高潮的快感,是真的嗎?你應該比我清楚吧?
——不……放開……REBORN……啊…………
——比這還舒服嗎?那東西讓你多快樂?
——不要……別再羞辱我……唔啊…………

無力地洩出在別人手中的感受絕對不舒服。他喘息著,因爲憤恨和屈辱而不屈地望向REBORN;對方似乎對他被逼迫出來的驕傲眼神很滿意,勾起一個讚賞的微笑。

——覺得這就是羞辱了?還沒完呢。

冷酷低沉的語調讓他脊背發涼。REBORN伸手架起他一條腿把長褲扯掉,徹骨的寒意由下而上侵蝕了他。沾染精液的手一路摸索過去直達後方的入口,試著把指尖推塞進去的動作驚得他渾身一震。

——REBORN!你要幹什麽!放開我!

幾乎是不顧一切地掙扎弄得捆鎖手腕的鏈條也叮噹作響,對方絲毫不動搖地繼續,一個用力把整根手指插進去的一瞬讓他痛得差點掉淚。

——啊……不,不要……快拿出來……好噁心……那裏、怎麽可以……
——沒什麽不可以的。我說過了,我教你的東西,你全都要好好記住。現在,專心點。

冗長而耐心的開拓和潤滑帶來了一點點的適應,他恐懼地發現從未想過的事情在自己身體裏創造出了一點點可怖的可能性;他還是不太明白那是什麽,但是這種奇異的折磨已經讓他心神不寧瀕臨崩潰:他已經不奢望REBORN能放過他,只希望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快點結束。

——……差不多了。接下來你最好不要亂動,不然走火了你會死得很難看——子彈會穿過你的腸道和内臟,你會痛苦好幾個小時才能徹底斷氣,明白嗎?
——你、你說什麽……不、REBORN!求你不……啊!!

如果不是切身感受到,他恐怕很難相信這種事。冰冷堅硬的金屬物一點一點往那裏面推進,每一次細微的用力都讓他痛苦地尖叫出來;到後來就叫不出聲了,自身任何一點細微的動作都會牽動那裏的神經讓他痛得徹底。
全部進去了。不用REBORN說他也感覺到了。半昏迷狀態下卻清晰地感覺到那裏面的肌肉正在本能地竭力推拒著這危險的、沒有感情的兇器;連呼吸都疼痛,快要失去某處以外所有身體部位的感覺能力……REBORN把槍管慢慢地往外抽離。

——綱,你記著,如果不想再體驗到這種痛苦,就不要跟男人搞在一塊兒,特別是和那種藥沾邊的傢伙,他們比毒品還危險……疼嗎?疼的話就給我好好記著,男人的那東西可不是槍管能比的,會讓你比現在痛苦十倍,聽見沒?

REBORN在他耳邊沉緩地低語。而他只是無意識地輕輕搖頭,小聲吐露著無望的哀求。REBORN捏住他的下巴強迫他和自己對視,一邊把槍拔出來再用力推入,消音器略微銳利但光滑的邊緣把敏感脆弱的内壁折磨得愈加緊縮,在痛感中孤零零挺立起來的前端不爭氣地露出一副泫然慾泣的模樣,變換角度的抽插幾乎把他弄昏過去……然後大約還不到二十次的時候,他在難以置信的感觸和情緒中高潮了。
淡薄而幸福的昏厥只持續了一小會兒。他很快清醒過來,一言不發地望著REBORN,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臉上淌著淚水。然後手上的鐐銬被打開了。重重跌落在地上卻不怎麽感到疼,咬住嘴唇吞下示弱的呻吟,他只是無意識地聽到REBORN召喚旁邊的人來照料他狼狽不堪的身體。

——就…………這樣了嗎?
——現在的你不值得被原諒,但是你的表現合格了。眼睛很堅強,綱。
——…………是嗎……那,接下來呢?
——一個月。戒掉或是死,你自己選。……至於讓你沾上那東西的人,你就不用管了。
——…………REBORN。

前家庭教師回過頭。半開的門外洩漏進來的強光給他的身影鍍上濃厚的光暈。

——不用做得太絕。

澤田綱吉由旁人攙扶著站起,擡起頭扯出一抹虛軟疲憊的微笑,輕聲說著或許是懇求的話。

——我盡量。

轉身踱步出去,REBORN並沒有拒絕他。






# 污 染/fin
PR

Comment

無題

  • 望~~
  • 2007-10-23 19:59
  • edit
为何,第一进入大脑的词是[拜托了,老师。]果然是因为太兴奋而头脑搭错神经了么。
老师的苦心教育好让人感动(哪里),不过拷问室倒还和R魔王真相称,虽然现在还只是看到他到处去刺激别人的心理底线……太,太了不起了。
然后,猜测那个始作用者是谁,不过掰着手指头想想似乎也只有骸(猫头鹰)同学了呢……
PS,嗯,166后面,对纲吉草壁学长到底是是叫先生还是大人呢……(日文白痴举手……)

無題

  • 紅衣
  • 2007-10-23 20:07
  • edit
唔嗄嗄嗄我想說這篇文意外的很正常(?)XDDDDD
以及我對R先生的崇拜又更上一層樓了(閃閃)
有道是因材施教,R先生的教育方式真是快狠準又非常有效//////
不過R先生真的很?害(認真)對一個後面處女的人居然可以只用槍管就讓他高潮。。。當真神技!佩服佩服(毆死)
(這麼一篇嚴肅?暗的文章你確定要用這麼歡樂的語氣回覆嗎orz)

咳咳,回來說正經的,我一點都不懷疑Reborn真的會用這樣的方式教育綱耶orz
而且是無關愛情的,純粹就原作來說。。。(這是什麼?漆漆的原作囧)
老師果然是很偉大的焱漓快過來看QvQ(靠XDDDD
教育可以用很多種方法體現啊〜(又不正經了XD|||||)

總而言之,我很喜歡這篇。。。XD/////
不論是恨鐵不成鋼的Reborn,還是十分受教的綱,甚至只有一句台詞的獄寺,當然還有那禁閉室那合金手銬那上了膛的冰冷槍管(爆XDDD)
小小說一聲最大的功臣還是那不知名的毒品。。。(喂XD)
我超愛這種氣氛的文章的天啊XD///////

無題

  • 阿蛋
  • 2007-10-24 19:49
  • edit
其实这是吉恩X纲???

顺便回下面那个<夜>...警察和?街果真萌吖=v=

無題

  • 2007-10-25 21:56
  • edit
哈哈哈哈 樓上又樓上紅衣樣讓我大笑了
"居然可以只用槍管就讓他高潮。。。當真神技!"
↑這句太爆笑了!

阿虛我來玩了~(轉轉)
前一陣子電腦維修去(是說現在也還在修啦)
跑回家四天沒上課了b 一上來就看到這篇
哎喲好幸福喔~(啥)
雖然貌似SM 貌似暗?系,不過我依舊充滿笑容的看完(笑)
還是喜歡R27這種調子的感情

那個27生日的圖 說好要畫的吧 結果阿虛寫了個委員長大人(驚)
我...我還沒畫過他啊!
(是說我其實很想看D27啦)

無題

  • 阿虛
  • 2007-10-27 14:55
  • edit
*小望君

"拜托了,老師"←我肖想這個標題很久了其實[爆]
因爲忽然覺得拷問室很適合R先生,就順手牽來用了=v=
當然還是偏向心理拷問…………吧[咦]
至於始作俑者,爲了日後的樂趣,暫時保留答案-v-+[閃亮][毆]

啊啊、關於那個,雖然我這邊瞎掰了"沢田さん",但是我也沒有看過原

文,不過既然都那麽翻譯了,應該是先生沒錯吧XD


*寶貝

唔呼呼呼覺得就R先生來説很正常是嗎[炸XD]
基本上…………又是處女又是槍管的境況,就算是神之一手[?!]的R

先生,我覺得也還是不太可能come on的啦……但是爲了寫好看的就讓

他high了[靠XDDD]

嚴肅?暗的氣氛都跑光啦[爆]
沒錯,主綫就是無關愛情視角的無懈可擊的教育方針[閃]
我很喜歡R和綱之間那種絕對信任的師生關係。
即使是不一樣的教育方式……[也不正經了XD]

總之學姊你喜歡就好=///=
難得試試看?暗氣氛的,有愉?到你就好了XD///


*蛋


………………………………………………

[捂臉跑走]

就知道不能指望你[哭]


*小秋

啊這樣嗎XDrz
算了我也笑了[靠]

歡迎小秋哦!抱抱揉揉捏捏=v=
啊大家的電腦都當掉了嗎[驚]
要小心啊,秋冬之交[咦]
摸摸,希望小電早日康復唷-v-

雖然想說不能算是R27,但是你覺得喜歡我很高興XD///

咦咦!你本來計劃畫誰的?貓頭鷹嗎?可是我不會寫啊XD[人家沒那麽說]
是說我也準備儘快把欠人的D綱還掉啦,可是我很怕寫成百合耶?XDa[衆毆]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