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楼台】蜜桃派(重置版)




我在因为被烧毁而废弃的老宅里坐了又一整天,没有你的消息。距离你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现在你消失了,干干净净。城里口碑最好的调查机构也没能找出你的片缕踪影。就好像你从来没有回到我身边。就好像你从来就不存在。



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我的脑海被与你有关的记忆密不透风地占据。有时你是花骨朵儿一样的小孩子,看向我的眼里满是依赖,有时你又长大成人,带着神秘纯真的微笑向我靠近。你被训练得太谨慎,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踪迹,除了那份DNA检验报告。上面的对比数据犹如是个巨大的笑话,而你的消失,仿佛给这场喜剧加上一个严肃的注脚。



我知道你把它留在我一定会发现的地方,就是为了给我致命一击。你成功了。但你没有回来取你的战利品。



从王天风那里传来了汪氏集团的密报。要不了多久,汪氏企业因为财务丑闻被停牌调查的新闻就会占据所有的金融版头条。他们再也逃不掉了。



黎家鸿。明台。无论你把自己叫做什么。我不在乎。



王天风说汪曼春几乎已经疯了,而我也没有好多少。

他让我忘了你。




我仍然记得你轻轻倚在钢琴边上的模样。那是在维港一家会员制的酒吧,幽暗的厅堂里,淡金色的灯光勾勒出你年轻的面容,各色目光在你身上久久流连。一曲完毕,你端着我点给你的饮料向我点头致意,笑容里掺着些许诱人的羞涩;我当然知道那是你的伪装,就像我知道后来停车场里那场抢劫并不是意外。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谢有人让我们相遇,无论是谁。



我想他们没有告诉你,就一个驻场歌手而言,你的身手好过了头。但我没有揭穿你,也没有告诉你我一个人外出的时候其实往往是带着枪的。没有这个必要。你能够自己保护好自己,这不是坏事。



你在我提出要带你回上海的时候,露出一抹复杂的惊讶。你的紧张、怀疑、感激……全都太过细腻,以至于我都不敢确信有几分是假,几分是真。你的背景太过清白,这才是问题所在。看来你的经验还没有老道到能意识到这一点的地步,真是可惜。



然后你在我这里的称呼变成了小黎。那是写在你人事资料上的姓氏。



高级秘书,私人助理,一个又一个模糊的头衔,把你冠冕堂皇地留在了我的身边。我知道那阵子公司里从上到下都是我和你传闻,热闹非凡。毕竟,你就像块酸甜漂亮的小点心,在第一口咬下去之前,已经让人欲罢不能。



你学什么都很快,只当秘书似乎大材小用。你虽然业务初学,待人接物却完全没有办公室生手的那种笨拙,客观地说,用八面玲珑来形容也不为过。我乐于去哪都带着你,对那些热烈的八卦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感到为难,而我的宽容大度和充耳不闻也并不是装的。不知道你是不是明白这一点。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王天风那天和你见面时的表情。我不喜欢“真是见鬼了”这个说法,但我理解他。

你恭敬地与他握手,一面抬起头来,笑得真挚而狡黠。他说你这一双眼睛,似是故人来。



他知道自己不是第一个察觉出来的人,更明白我对此视而不见的缘由。他甚至坦诚地告诉我,要不是没有听说要开什么明小公子奇迹生还的新闻发布会,他差点真要不唯物一回。他又开玩笑说,假如风流浪荡到了将近不惑之年也还没找到定性的我这回真要栽得很惨,他一点也不会惊讶。



他还对我说,对于你,不可不防。




他当然是对的。当你一边有些腼腆地笑着说自己不擅长泡这种咖啡,一边把咖啡递到我手里时,我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捉过你的手轻轻揉了揉,力道和动作都尚且处于玩笑和逾界之间,一面说你这双手一看就是没怎么干过活。我说的是真话。你面上一红,急急地把手抽回去,随即仿佛又露出些抱歉的神情,仿佛失礼在先的人并不是我——你逃走了,带走了那杯冲得有些寡淡的咖啡,也带走了我的指纹。我猜想你很快会发现进入系统需要不止一重生物认证,只不过下定决心让你耗费的时间比我预料的多。新的并购计划发布会之后的酒会上,你半倒在沙发上面,看起来酒量不佳,一张脸已经被酒精熏得迷迷瞪瞪,艳若桃花。我笑你说还承诺要帮我挡酒,一边撩开你额前的头发,而你那一双眼睛,正痴痴望着我。我把你半托起来扶着往外走,留下一厅的窃窃私语在身后次第炸开。



我不知道你的雇主对你说了什么,或许他们告诉你,虽然我戒心甚重,但向来不吝与你这样的孩子多玩玩;或许他们更添油加醋,说你这样一副面容,定能在我这里多得些宠爱。如果你一定要我坦诚交代,我会告诉你他们是对的。如果他们不是如此地狡猾又明智,又怎么会派你来。



上次走漏给你的情报不假,想来他们应该十分满意,我知道你会乘胜追击。



我在等你。



仿佛写好的剧本一般,我扶着你坐进我的车。我问你的你家在哪,你眼也不睁地大声说你想去我家,态度像个耍赖的小孩儿。我猜你是否已经势在必得,但说真的,你大可不必这么心急。于是我凑到你耳边告诉你,现在还不行。你倚在我的肩上,身躯灼热、吐息如火,宽敞的车内空间里弥漫着一种奇异的、热烈的香气。

你的口中喃喃有声。我凑近了听,那醉话是一句带着泣音的:哥哥。



我至今也没有弄清楚,那个时候的你,究竟是不是真的醉了。

我多么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



我记得从落地玻璃架构出来的员工休息室外面望得见你倚在吧台边高挑瘦长的身影。没了工作时的拘束谨慎,因为独处而流露出来的轻松姿态,倒有些少年风流的气味。或许这一瞬间的你是真正的你。谁知道呢。



我从背后叫你。你被我忽然的闯入吓了一跳,差点洒了手里的饮料,但还是礼貌地向我问好。我语气随意地问起你对现在的工作是否满意,我赞赏你的潜力,问你是否有意被调去学学业务,将来也有更多机会。你的脸上情绪细微流转,哪一样都不够真切。你仅仅犹豫片刻,说你还是想先留在我身边多学习。



这倒新鲜。我笑着问你,从我身上能学到什么?



你的眉眼在阳光里闪闪发亮。

我知道人事资料上写的年龄应该不全是真话,不然就是因为我心中总有种想法;这想法把眼前的你变成一个少年,又从少年变回更小的少年,再往下想就太可怕,直戳得我午夜梦回,不可深究。



你的眼睛直直望着我。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向你倾身过去,你反射性地后退半步。鼻端飘来讨人喜欢的香味,柠檬薄荷。我拿起你放在吧台上喝了小一半的饮料,橘色的包装花枝招展。我拿起来轻轻摇晃了下,颜色艳丽的果汁在瓶子里鲜活诱人地滚涌起来。

我问你说,好喝吗?机灵如你仿佛被这一句话问懵,慢慢地点点头,想起什么似的又摇摇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我也对你露出笑容,在你还来不及说出半句话的时候,就着瓶子喝下去一口。



太甜了。

舌尖仿佛被糖分咬住一样,黏稠而发麻。你的耳尖已经红了,而我的心情很好,把饮料还给了你。

你好像酝酿了很久又仿佛临时起意,抬起眼帘礼貌而小心地问我,有没有弟弟。

几近透明的巨大空间里余下沉默的呼吸。我望着你,最终淡淡回道:没有。



你并未再把这个话题延续下去,躬了躬身就向门外退去。

我喊住了你。



于我的视野中完全消失之前,你告诉我,你有一个哥哥。




汪氏企业大量购入那支股票的时候,我知道你一定正在为你的成功而欣喜。我不能说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无论如何,我不想让你在结局来临之际太过失落。你当然很优秀,我只不过是棋先一着。



你本可以就此收手的。

我不知道他们向你允诺了什么。你没有追名逐利的志趣,所以我猜奖品应该是那个困扰你多年的谜,那段消失的记忆。就像那场轰动一时的大火把我牢牢锢在对你的困苦思潮之中,你也一定疑惑于你所失去的那一部分。



你不知道那也是我的一部分。

你也是我的一部分。




你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你需要虹膜副本来打开保险柜。你需要那套足以让你雇主的雇主反败为胜的文件来换取你真正的身世。



我知道哪杯酒里被撒了药粉,这一点上你倒是很传统。但我还不想那么快结束游戏。



你不知道我在想象中描摹过你正装革履下的腰身很多次了。那么漂亮。



宝贝,你的胆子这么大,可竟然真的一点经验都没有。你仿佛忽然变成一个不聪明的孩子,简直让人没法不相信你。

说得夸张点,你让我感觉我有罪。



但是我应该可以相信,你所说的想要留在我身边,多多少少也包含了这样的意思,是不是?

你或许都快忘了你在等我尽快睡着。也难怪。我没有对你留情。



我本来也可以就此收手的。但你和我都犯了个错误。

我本以为在浴室里会是个好主意。



你气息不匀地说,那是不懂事的时候赶时髦纹上去的。但我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为了遮掩一道旧的伤疤。

它的位置。它的形状。它的深度。你一定已经忘记了,但我比任何人都更记得它。



因为那个时候,你从秋千上掉下去的那一刻,我就在几步远的地方看书。



地上有一截细树桩。不起眼,但是断口锐利。那是夏天。

我冲过去抱起你,血沾了我满手。





天意弄人。明台。



天意弄人。




明台。



…………





你丢下了我。



假如我能找到将你送回到我生命里来的人,就算买下他们的一整个机构,用钱或是枪撬开他们的每一张嘴,我在所不惜,我要知道你的下落。但是你消失了,消失得那么彻底。



你留下来的证据足以给汪氏造成不小的麻烦,更何况是在他们气数已尽的这个时候,仿佛一把匕首慢慢地、不动声色地刺入最柔软的地方,在触到核心时忽然锋芒毕露。

你没有让我失望,我早就知道你比他们想象的更聪明。自以为能控制你的人,最终变成了你的棋子。



你把那些精心设计的破绽留给了我。我不知道这是故意使然,还是另一种更深刻的试探。或许你不愿意被任何人利用,早已给自己找好了退路。或许你感激我在这场商业暗战浮出水面之时没有把你交给任何人,汪氏,警察,或是别的什么。又或许,我不敢妄言,但是……



无论是什么。我只想找到你。





『你上次不是问我,有没有弟弟吗。』

『我对你说,没有,是不是。』

『是真的。』

『但是如果他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有你这么大了。』





他们并没有伪造那份检验报告。没有人告诉你的是,你原本就是收养而来。你和我的初遇不是在22岁,而是6岁。




我想象你离开我、离开将你训练成一枚致命子弹的雇主之后,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管是行将就木的大财阀还是心急火燎的重案组都追查不到你的踪迹。那个在灯火通明的港湾映衬下熠熠发光的、柔声唱着一首情歌的你,在直耸入云的玻璃苍穹下卸下防备静静休憩的你,或是我不希望任何其他人看到的那个你——




手机屏幕亮起一个未知号码。




我在等你。




//.end.



拍手[1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