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楼台】少 爷

我15岁时,第一次来到上海,由城里的亲戚介绍,去服侍一位演戏的先生。下了船,舅舅牵着我去剧院后台见他。灯红酒绿的街巷,花枝招展的人群,让彼时还是个乡下孩子的我眼花缭乱,不知所从。舅舅领着我走到化妆室门口,嘱咐我等着;他刚要去敲门,门从里面被撞开来,差点把他掀了个跟头。一个男人从里面跌跌撞撞地退出来,门里头,一个清亮的声音大声叱责着:“什么破玩意,下三滥的东西,给多少钱也不演。叫他们滚!”

衣着体面的男人一面擦着汗陪不是,一面东张西望。舅舅摁着我的脑袋,赶忙地向他哈腰问候:“李经理,这是我们老家的孩子,来伺候少爷的。”对方瞥我一眼,语气很是不屑:“又送来个小赤佬?不知能坚持多久。”我偷偷往门里张望,瞬时被那华美的装潢、耀眼的灯光和满房间放也放不下的鲜花所震慑,脚步都僵硬了起来。

“少爷,这是我外甥。亲外甥。刚从乡下上来,是个老实孩子,以后就任您使唤了。”

我被舅舅领着走进去。刚才还在大发雷霆的人十分年轻,甚至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正懒懒地倚在化妆镜前的椅子上,还未脱下的精美戏服反射着水晶灯细密的光芒,细致的面容则被映得分外清澈,白如透光。他心不在焉,拨弄着桌上那些闪闪发亮的花、礼物盒子、香烟和戒指什么的,目光好一会儿才落到我身上;我从没见过像他这么好看的先生,痴痴盯着镜子目不转睛,直到舅舅敲了我一记头皮,才低下头去。我听他轻笑一声,淡淡说了句:“噢,多大啦。来给我点根烟。”

我来上海的第一天,舅舅教我:以后见了老板,要叫“少爷”。


由舅舅的话里我晓得了少爷姓黎。但旁人都只唤他少爷,我也并不可能去打听他名叫什么。他和剧院里其他演戏的人显然不是一路,不仅仅因为他出奇地骄傲跋扈或是特别受欢迎,来看戏的人十个里有八个都是为了给他花钱,更因为他实际上是位真正的世家少爷,听说还留过洋。舅舅嘱咐我,要听少爷的话,进门要给少爷拿帽子和衣服,和少爷说话不能抬头看,站在门口等少爷的时候要低头望脚尖,走在少爷后面则要隔开五步远,一步不能多,一步不能少。少爷很爱干净,又特别注意打扮,身上总有香水的气味。我跟在他后面,那香味不太浓,也不太淡,我就知道我和他的距离恰恰好,不近也不远。

少爷长得好,学问好,又是舞台明星,自然是招人喜欢的。但他并不是对谁都有笑脸,性情也像个小囡阴晴不定,一会儿还开开心心地喝茶闲谈,一会儿的功夫,可能就要摔东西骂人。我自小木讷,长到七八岁才开口,就是人家来搭话,我也未必多说一个字;家里原本还担心我不懂做人,讨不了城里老板的好,少爷却好像很中意我这一点,还向人夸我听话老实,懂得做事。少爷每天除了演戏,就要和不同的官老爷、官夫人们来来往往,打牌谈天,在舞池里拥着小姐太太们,那一派聪颖和风流,整个上海滩仿佛没有他哄不开心的人。然而私底下,他又非常安静,有时盯着剧本一看好几个小时,饭都不想着吃,有时就一个人在屋里抽烟,时而敲铃喊我送酒上去,和平常那个喜爱热闹的少爷判若两人。他的品味很好,在外头就罢了,在自己家里从不听那些流行于舞场牌厅的靡靡艳曲,而是专爱放些优美复杂的西洋乐。我虽然对洋曲一无所知,但很喜欢在留声机的伴奏中伺候他洗漱、穿衣、装袖扣、系领带,为他打理好头发,再把擦好的皮鞋送到他脚边换上。他待我很是大方,除了在乡下人看来已经十分不薄的工钱,高兴的时候,还会塞给我零花钱、小零食、小玩意什么的,甚至遣人给我量了尺寸、做了好几身衣服。男孩子窜个子时候长得快,很耗料子,他就笑着扯扯我的衣服说:“再过两年,要比我高了。”

有一次,我堂哥受我母亲之托,给我送了篮鸡蛋来。路途拥挤,一路车船过来,已碎了不少。我在后面口捧着一塌糊涂的篮子和堂哥说话,少爷敲铃找不着我,在屋里绕了一圈,见我在后门口,便喊我一声;我赶忙回头答应,一边匆匆地和堂哥道别。舅舅早和我说过城里的规矩,下人的亲戚是不能进到屋里来。堂哥探头探脑张望一阵,看着少爷向里走的背影,他压低声音,神情很是奇怪:“你伺候的是不是别人养的小白脸啊?”我吓了一跳,但是嘴太笨回不出话来,他更是讳莫如深:“年纪那么轻,还住这么漂亮的小洋楼,不是人家养的是什么?”我极不愿搭理他,赶忙回身进了屋,正遇上少爷。少爷看见篮子上的粗布遮盖下头露出几个鸡蛋,笑着说:“噢哟,乡下送来的?给我煎几个来吃。”看着他俊俏如玉的面容,和气的微笑,这么地漂亮这么地好,我脑海里却反复飘荡起刚才堂哥的话,顿时又急又恼又无可诉说,竟哇啦一声哭了起来,生生把少爷吓了一跳,

少爷问:“那是你亲戚?”我抹着眼泪点点头。他又问:“你哥哥?”我摇头哽咽道:“是堂哥。我家里我最大。”
少爷了然似的摸摸我的头:“你是想家了。”他摸出自己的手绢给我擦了擦脸,柔声说道:“过两天你回家看看你家里人。”我赶忙摇头,他又说:“我给你放假,不扣你工钱,别怕。”
我心中又酸又甜又难为情,默默低下头。他轻笑道:“原来你是家里的哥哥。我也有个哥哥。”
我从未听他提起过自己家里的事,周遭的人似乎也对他的家事一无所知,但少爷并未把这个话题深入下去,只是催促我快去厨房。

少爷朋友众多,却从不把人往家里带。我每日在各种地方等待少爷从门里出来,但进得他那栋私宅大门的,却从未有外人。直到那天,我本来要出门去取少爷的新戏服,半路想起前一天少爷那件沾了咖啡渍的衬衫洗过之后还有些痕迹,少爷极喜欢这一件,要他丢掉他会不高兴,于是我想着趁少爷不穿拿去再洗一遍。正在衣柜里翻找时,门外响起脚步声,少爷最厌恶别人不经允许进他的房间,我一想到这点,身子竟鬼使神差地钻进了衣柜里。幸好少爷衣柜很大,只为了装他那些一个月不能穿重样的各色衣物,装下一个当时已经接近成年的我也不是难事。我心里只盼着少爷快些出去,没想到外头响起了第二个声音:

“你上次搜集到的情报很重要,组织已经部署好了应对计划……辛苦你了。”

我没听过这个声音。醇厚、沉着,少爷的各色朋友里,我不记得有这么稳重的人。想起之前堂哥那无端端的猜测,我心里又是一阵发紧。

“明长官特意前来,就是为了表彰下属而已吗。”

是少爷在说话。我紧张地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你说呢?”

那话中带笑,却令我脊背发凉。我听到了少爷一声低吟,然后是重物倒在床上的声音。我实在忍不住,便从柜门的缝隙中偷偷向外张望。虽然不能看得十分真切,也能发现那男人身躯高大,相貌端正,不像为非作歹之人。然而不一会儿,少爷的衣服已被尽数剥去,连裤子都没有放过,雪白的背脊没有一点余肉,瘦长的双腿温顺地曲起,即便在他人热烈的亲吻和抚摸下发出声声绵软的呻吟,我仍然觉得少爷像一只纯白的蝴蝶落在床上,落在那人怀里。

少爷被摁倒在了我每周精心为他洗晒打理的床褥上。我在黑暗中被莫名的悲伤和恐惧扼住了脖子,几乎就要窒息。

“哥哥,快点,快要我……快要明台……”

我从没听过少爷这样带着泣音的哀求。紧接着,他就在男人的粗喘中爆发出了说不清是疼痛还是快乐的叫声。我拼命地捂住了耳朵,滚热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奔涌而下。
他的声音是那样美丽而煽情,比起平时他与那些红男绿女巧妙周旋的时候,比起他在舞台上动情投入地念诵台词的时候,都要动人一百倍,一千倍,或者,根本无法比较,那些沉迷表象的权贵们也好,痴迷于他光芒万丈的表演的观众们也好,永远都不可能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明台,明台……”

那个人反复唤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明台,是哥哥对不起你……”
“啊、……你没有…对不起谁…慢,慢点……”
“最不应该被卷进来的就是你……我就不应该让你回国来!”
“啊、别…这么动……求求你哥哥,我难受……”
“答应我…这次的任务完成之后,你就,离开上海…再也别回来!”
“不要,你慢一点…好疼,哥哥……我疼!!”

少爷哭了起来。我只听他在舞台上哭过,尽管那是真的眼泪,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哭。但此时此刻,他竟在床上哭得几乎不能自己,话都被哽咽得说不完整。他们之间没有再发生什么清晰的对话,我只听见少爷的哭声、喊声和求饶声被一下一下撞得支离破碎,最后湮没在了一片激切而模糊的爱语中,再无踪迹可循。



三天后,上海几乎所有报纸的头条,都被某政府要员在剧院被暗杀的新闻所占据。人们表面嘘叹,私下则多在猜测行凶者的身份。然而这一切于我,从来没有什么干系。不管上海滩上谁死谁活,我的工作就只是侍奉少爷,听他的话,让他舒服,让他开心。

这一天在火车站,是我第一次正式见到明先生。我认出他的声音,但直觉促使我缄默不语。少爷有点感冒,用围巾捂着半张脸坐在头等车厢里向外张望,明先生一回头看他,他就立刻把目光转向别处。人家跟我讲,明先生是上海的重要人物,重要到我这样的乡下孩子一辈子也不可能理解的地步。我低下头看着鞋尖,就像第一天来到这个城市时被教导的那样,不该我知道的事情,我一个字也不会记进心里。我庆幸自己不识字,话又少,人也不伶俐,不然的话,未必能留在少爷身边。

去苏州的火车就要开了。明先生忽然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很和气地说道:“我看出来,你是个老实孩子。去了那边,你也要替我细心照顾明台,知道吗?他可是我的宝贝。”

明先生喊他作“明台”。我想起少爷说自己有个哥哥,这般看来,竟是不假。
那为什么外人都以为少爷姓黎呢?他到底是黎少爷,还是明少爷呢?

我不知真相如何。我这辈子只晓得,那肯定不是我可以去深究的事。





//.完.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