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Go to hell,翻譯腔。

如題。

拍手[0回]

Go to hell,翻譯腔。

--Yes,You Cheating Jerk









“不許過來。滾開。”


他一連用了兩個表意相同的祈使句,聲音像?色的曼陀羅在焦糖水裡綻放。白蘭站在三十米開外的廢墟上著迷地望著他,好像鹹澀的海風吹送過來的不是露骨的仇恨,而是一個悠哉游哉的日子裡偶然纏在攪拌勺上的一縷甜言蜜語。


“骸君,你腳下的橋架是泡了300多年鹽水的老古董。”
“別跟我說話。”
“剛才還被轟飛了比較結實的那一半。”
“我警告過你了——”


傑索的當家微微歪過頭做出一個和外表不甚合襯的疑惑姿態,一邊想象著六道骸手裡那隻擴音器的幸福——真真切切毫無隔隙的觸接,又白又軟的骨節緊緊貼住無機質的材料表面,白蘭甚至都能看到皮膚上的汗水反射著不合時宜的太陽光,但是本人很美,所以什麽都好商量。


“骸君你真的不用我抱你下來嗎——”


白蘭幾乎要用喊的,因為預定的受話者已經——用非常考驗平衡性和耐力的速度——硬是一步一步後退著挪到了搖搖欲墜的木橋骨架的最高點。入海地帶的急流在同樣搖搖欲墜的身影腳下轟鳴著張開嘴,哦該死,白蘭想。他真的開始考慮強行阻斷一整條龐大水流行進的可行性。


“不需要,給我滾開——你們這些騙子——”


於是白蘭知道還差一點點他就會落入自己手中了。從第一眼看到這個人他的陰謀就自動開始編織,就像一隻鳥抱著本能的希冀筑造自己的巢,只不過他的要更大一些,至少要足夠裝下他和他對彭哥列這位離經叛道的使者的野心。


“骸君——求你對我這顆愛你愛得無法自拔的心臟溫柔一點,從那上面下來吧。”
“滾。”
“你要我抱你我就抱你,要我騎著馬把你摟在懷裡一路飛回城堡我也絕無怨言,我保證路旁會開滿你喜歡的花。”
“我說給我滾!”
“骸君,你就不要吝嗇目光看看我好嗎?我不是雲雀恭彌,也不是澤田綱吉——這是密魯菲奧雷的情報部門記錄在案的名單但就算你還有別的男人我也一點都不介意!重點是——我和那些傷害你的人不一樣——”


意料中的,白蘭從微型遙控監視器的屏幕上(距離超過肉眼可辨識範圍)看到六道骸臉上出現了那種被缺心眼的刀口刮開了還沒來得及結痂的傷口的苦痛表情,讓他毫無原則地覺得美麗和動人心魄。


“對我知道——那兩個男人——一個在十年前對你不屑一顧十年後卻又追著你不放另一個把你踐踏之後又利用利用之後再踐踏——寶貝,他們怎麼能這樣對你……”
“……够了——”
“他們還聯合起來騙你!把你孤身推進虎穴龍潭——喔我只是打個比方,你知道密魯菲奧雷是個好地方,工作環境舒適福利也很高,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一年三百六十天的帶薪假——”
“…………”
“你可以去問小雷歐——不我是說古伊?君!他會告訴你我們的環衛部門對室內空氣質量有多麼注重,我保證總部大樓的玻璃窗都會像南美叢林植物一樣旺盛優雅地呼吸。”
“…………”
“……骸君,把你的手給我,讓我在你滿世界玩失蹤的時候也有個心安,讓我們一心同體,血管連著血管神經牽著神經。你在東京坐雲霄飛車我的心也會提到喉嚨,你被墨西哥的辣椒醬燙傷舌頭我也會試著把頭埋到牛奶裡,就算你在曼谷跟別人做愛——其實我本不愿意去想的,但是我太愛你了——只有一個請求,你知道我還沒準備好做被動的那一方,所以你能不能儘量別讓後面受累。”
“…………”
“骸君,你不會看錯第三次的。或者第四,第五?……第六次是極限了親愛的,如果你嘴裡吐出一個七字我會傷心好幾天。”
“…………”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密魯菲奧雷在全世界的巧克力產地都有駐地?”
“…………白蘭,你是個混蛋。”


白蘭看到世界崩落的片段。他眼裡的橋柱變成了荒原上一座孤零零的碉堡,用最後一點點自尊全副武裝;住在高塔上,用垂死的玫瑰把頭髮染成深夜的顏色的萵苣姑娘,紅色和藍色的北極星照亮了他荒蕪的山嶺:如果有必要,他會穿上荊棘編織的斗篷,用手指掐著脖子上的蘋果變幻出一個蒼老邪惡的聲音,他可以偽裝成女巫,哪怕要殺死所有散發著嬌生慣養的奶香的王子。

於是他从口袋裡摸出數枚布滿劃痕的戒指,像把心臟獻祭給冥神那樣對著他的獵物高高舉起:


“骸君,它們已經沒有力量,但我想你會想要個紀念——你知道我是很大度的,特別是對你。”


對方死死盯著他手裡的東西,仿佛被晴朗的天空裡一道無形的閃光劈中,動彈不得。


“相信我,他們的喪葬會比我還體面,只要那是你的希望。可惜他們沒有預備子嗣的習慣,不然我們還可以為他們培養接班人,我是說我們一起——對了,我想告訴你加百羅涅的家徽圖案真的設計得很用心,所以我也一直小心翼翼的,但還是碰壞了一個邊——我保證我會修好的。”


然後他看到,他的骸終於在入海口的孤堡頂上靜靜地坐下來,抱住膝蓋,縮起肩膀,像個真正的公主。他會成為皇后的,白蘭知道,只要他一直這樣脆弱。
白蘭對又三十米開外的隨從不動聲色地打了個手勢,準備已久的搜救人員開始從四面八方包抄過去。


“骸君,親愛的——你知道,兩個世紀前這裡的水沒有這麼高的。”

“你喜歡這個島嗎?我可以讓他們往地下灌水,這樣它還可以在海面上再撐個100年。”

“只要你的一句話。”




明知道是自己毀了他的一切。沒辦法,人生,愛,哪一樣不是掠奪。
這是白蘭第一次看到骸在他面前一無所有。




.FIN. //

PR

Comment

no subject

  • 桃子
  • 2008-11-30 15:03
  • edit
老板你这是变相恐吓||||甜言蜜语但是实际上把骸一无所有的事实摆给对方看……
而且老板果然是听不进别人说话的类型(扶额)

no subject

……白兰嘴上这么说着然后用一种很地道的方法(什么)一下一下把骸子的整个痂剥开……

no subject

  • 若伊
  • 2008-11-30 23:21
  • edit
于是我看到在十年前有一个孤独的诱拐犯骗走了一个失去左眼的小姑娘当自己的女儿,从此这个诱拐犯成了人们口中的贤妻良母,而十年后又有一个不择手段的诱拐犯伪装成店老板花言巧语的绑走了这个已经变得一无所有的贤妻良母。
囧········

無題

  • 不是那道光
  • 2008-12-01 12:40
  • edit
這篇看的好心痛...(扶額
果然是GO TO HELL阿(正色)(誰?)

no subject

  • 阿虛
  • 2008-12-02 23:38
  • edit
桃>>

大概是因為我聽不進別人說話的毛病總也改不掉吧-w-

>>H子

………………被你一說感覺……(?

>>若伊

那中間那段呢囧 賢妻良母被孩子他爸擄回家那段怎麼空白了!(沒這玩意

>>光

因為我最近中毒了…………個別句子……

no subject

  • 2008-12-03 19:48
  • edit
总觉得有百八十年没来这里了(此为废话,无视就好
最近看耽美漫中毒,精神有失常,中文已经不正常了
来个大胆的猜测吧,骸是那种死嘴硬的家伙,就算深爱的人死了也死不承认自己伤心,然后在看见那堆戒指的时候心就随着大家一块离开了,白兰得到的骸不过一幅空壳而已。至于还有没有希望就要看骸的造化和白兰的努力的。
其实我还是希望还能得到幸福,才不管是说给的呢

no subject

  • 若伊
  • 2008-12-04 21:36
  • edit
啊······被孩子他爸掳回家的那段由于孩子在场实在是不好放出····如果虚大想了解情况的话,我会尽力放出的!!!!(何?)

Re: Go to hell,翻譯腔。

  • 血虫
  • 2008-12-20 04:23
  • edit
它是最後一無所有架設在偏執上的愛情悲劇嗎?
可為啥我過程中一直笑一直笑?
「你在東京坐雲霄飛車我的心也會提到喉嚨,你被墨西哥的辣椒醬燙傷舌頭我也會試著把頭埋到牛奶裡」
XDDDDDDD還有更多更多的部分,總之,可以告訴我阿虛你的靈感有實體來源嗎?(有我要看)
你的文總有些片段片段的部分遠本整體還搶眼我覺得XDDDD

Re: Go to hell,翻譯腔。

  • 阿虛
  • 2008-12-21 16:00
  • edit
過程就是要追求喜感=v=

唔嗯,你說的那兩句是我腦內Discovery存貨的"流言終結者"的隨機提取,雖然主持人土到不行不過經常上天入地吃辣椒還滿有苦勞的……(不要你評論啦)
後面下沉的島……是有一天我在翻譯上海下沉的舊新聞的時候順便查了下相關資料,裡面說威尼斯主島“在过去的100年中,平均地面下沉达1米,而著名的市政府大楼罗内丹宫已累积下沉了3.81米。每当狂风骤起,海水便涌入市区,市内的圣马可大广场一片汪洋。”據說人們要踩著浮板才能過去……

而一般的治理方法(垂死掙扎)是地下水回灌……這樣。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