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K】無花果的心

希望你能得到愛的心情,我也是一樣的。(家庭倫理劇。猿美成分。)


拍手[0回]







鄰里之間有些事總是傳得特別快。像是誰家的先生因為瀆職被警車載走調查、誰家還沒畢業的女兒嫁給了大自己20歲的有錢鰥夫、又或是誰家離家好久、聽說是混了哪裡的不良幫派的兒子突然地返回家裡來——很多很多的嘴巴,把最簡單的事說成天方夜譚。當她早上出門把垃圾袋放進回收管道,轉角處聊得正高興的鄰居太太們突然噤了聲,對她尷尬地笑笑;她沒有在意,微笑著道早安。




美咲回來了以後,幾乎每天都起得很晚,就好像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那樣。當兒子帶著朋友有些不自在地站在門口的時候,她又高興又責怪地說怎麼不事先告訴媽媽猿君也一起回來呢,連客房都沒有準備呀……但是兩個大男孩好像並不在意擠在同一間。當她抱著多一床的被褥走進去,兩人不知是不是爲了誰睡床而打成一團,看見她時又不好意思地分開,那喧鬧畫面令她恍惚以為,時間其實並沒有溜走。




美咲剪短了頭髮,看起來還是比伏見小上一些。當她帶著兩個孩子去採購日用和食材,平常都說不上什麽話的鄰居們少見地紛紛過來攀談,一句一句地打聽久未歸家的孩子和沒見過的年輕人的事,好像發現了什麽新奇的故事。看起來比爲了鄰里關係而忍耐著什麽的美咲要不耐煩許多的伏見伸手幫她推動購物車,用冷冰冰的氣場擋開好奇心過剩的旁人,語氣十分果斷:中午就吃烤肉吧,媽媽。

這樣說著,還不忘記順手把剛才被美咲偷偷塞回貨架上的牛奶重新拿下來。




晚餐是兒子親手料理。看著那熟練的用刀手法她欣慰地想至少出門在外他不至於餓著自己,但爲什麽總覺得沒怎麼長大呢……也許是母性作祟吧。她發現自己所擔心過的一件件事情,到最後其實都「沒什麼大不了的」。比如說,美咲從很小時候開始就總是帶著各種各樣的傷口回到家裡來;沒有父親的陪伴似乎令他更加地不願逆來順受——美咲在班裡永遠是個子最小的,但這並沒有阻礙他成為遠近孩子們中個個敬畏的人物。又比如說,中學的某次家長聯絡會上班導師擔憂地對她說,八田好像難以融入群體,沒什麼朋友。於是她在晚餐時準備了兒子喜歡的東西,挑選最溫和的氣氛,避開可能的傷口小心翼翼地問道:美咲在學校過得好嗎?

孩子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捧著碗愣愣地看著她。

她明白自己問錯問題,藏在桌下的手懊悔地揪緊裙角。



再後來,美咲口中多出一個名字叫伏見猿比古,情況總算有所好轉。至少放學以後美咲不再是一個人四處閑晃,休假日也有了一起出行的玩伴;即使美咲回家晚了點她也不必再擔驚受怕,因為伏見會替美咲記得打電話給她——越來越多地,那個看起來不太愛說話但無疑心地很好的孩子開始出入他們家,總是非常拘謹地向她問好,倒是很有禮貌,每次都把鞋子規規矩矩地擺在玄關……她很感激一個陌生人帶來的這些改變,比起她能做的,美咲更需要的那些東西。

至少是一直以來,她認為兒子應該擁有的東西。



——抱歉,這麼多年……美咲一定感到寂寞吧。

——啊?幹嘛忽然這樣說啦。

——其實…爸爸他……

——沒所謂,那種男人,不回來最好。



她驚得滑掉了手裡的餐盤。



——不、不會的,怎麼能這樣說……爸爸……爸爸很喜歡美咲的……

——好了啦媽,不要說了。




『對不起。』




忍耐了好久好久,終於止不住地在兒子面前抽泣起來。

空氣裡漂浮著浸滿調味的食物被煮沸的香味,讓人覺得眼淚是這麼地不合時宜。再也說不出口的話堵在喉嚨深處,關於愛恨別離的記憶越來越模糊,唯獨孩子天真童稚的笑容像朵小花盛開在孤深幽暗的心河之底,閃閃爍爍,搖曳生輝。



——我早就知道那個人不可能回來的。所以……不要哭了。



不甚寬闊但溫暖堅實的肩膀借給她。像個大人那樣輕輕撫摸她的頭髮。

原來,在她不注意的時間不知道的地方,美咲已經悄悄地長大了。

沒有像爸爸那樣高但是沒有關係,美咲還會做一手普通男孩子都不會做的料理哪。

就算依然有點淘氣有時愛闖禍也不要緊,因為、因為還有猿比古君看著你吶、是不是?



淚眼之中瞥見廚房門口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沒有走進來的身影。高挑沉默的男孩子向她略微地點頭致意,最後什麽也沒說。





(——吶,美咲在外面,其實是在做些危險的事情吧……雖然美咲沒有講,但媽媽知道的。)

(——猿君他……真的是個好孩子。他真的很關心你。從以前就……)

(——其實媽媽一直……只是希望美咲能幸福,不要像我一樣……所以……)

(——但是,美咲要明白的,爸爸他從來都沒有不要美咲的…所以不能再說那樣的話了喔……)

(——雖然事到如今說這樣的話,真的是……但是……)

(——這次回來以後……能不能……留在媽媽身邊呢?)

(——媽媽其實一點也不在意別人說什麼,只是……媽媽真的很擔心……每次電視新聞…有那種……什麽幫派之間……媽媽不太懂,但媽媽知道那是很可怕的事……媽媽好擔心哪一天會看到美咲的名字……)

(——…………所以,美咲能不能……)

(——……抱歉…好像…又說了些很任性的話……已經,睡著了吧,美咲……)

(——……晚安。)






孩子們都沒有住很久。似乎是工作的地方還有事情,不得不回去。

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盡心地打點一切,把吃的東西裹在新買的圍巾裡偷偷塞進行李,而後悄悄地,把伏見拉到一邊。



——我們家的美咲……總是那樣子,粗心大意的,還要麻煩猿君了……

——請放心吧。



伏見也還是那樣,不愛多說一個字。




足够了。





——我有空會再回來看你的,你要照顧好自己。

——你們也是哦。還有,美咲不可以和猿君吵架喔。

——啊媽你好煩誒!都說了是他先惹我的啦!……










//.END.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