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东歌】微小小小小说:你相信魔法吗

老靳承认一侧眼珠完全失明的新闻上了头条。他在片场接二连三地磕碰摔倒, 甚至往往没法准确碰触近在咫尺的物体,让所有的人茫然失措。这一天,他终于亲口说出来那是因为没有了一半的视野,一切都忽然变得遥不可及。舆论媒体芸芸大众猜测纷纭,但他没有外伤,也查不出内患。开车是肯定不行了,要是还想演话剧,或许没法顺利地在舞台上走位。他有点忧愁地想。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同情,鼓励,非议,落井下石,等等等等,倒并没有使他非常有感触;只不过是一只眼睛看不见,还算不上是世界末日,除非另一只也瞎掉了。他想,说不定只是时间问题。他推掉了那些项目、剧本、访谈、演出邀请,就连狐朋狗友的安慰也一并回绝掉了,背着一个包躲进了深山老林。从外表看,那颗眼珠是完全没有异样的;如果他不说,谁也想不到那只眼睛是看不到的。他有点惊讶自己竟然没有很伤心。看得少了之后,世界一下子广阔了许多。山里 入夜早,农家乐的老伙计端着一盘酱牛肉敲敲他的窗户;方言他没法完全听懂,但大致明白是在说:有个小伙子进山迷了路,方不方便挤一晚。小伙子长得很是白净好看。老靳委屈地想,后半句是没有必要的,我虽然放浪形骸了三天没有刮胡子了,但本质上还是一个正经人。

“哥,玩失踪也不叫上我。”

他打开门,昏暗的山林忽然因为这个声音变得清澈明亮。小胡冲着他笑的样子使他终于回忆起了视力逐渐开始模糊的起初,是在那个晚上,对他这样笑着的小胡,轻轻地吻了他的那一侧眼皮。

他忽然明白了解除诅咒的方法。


拍手[0回]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