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BELIEVE IT OR NOT,SOMETIMES YOU SEEM TO OCCUPY MY MIND

徹底的垃圾。湊數。

倦怠期真的很悲涼。

BELIEVE IT OR NOT,SOMETIMES YOU SEEM TO OCCUPY MY MIND

我流的骸&纲。
感官死磕有,慎。



#01

他听到肋骨被敲断的钝响,感觉到嘴唇被咬破的锐痛,还有原本并非为性交而生之处被迫涌起的高潮,甚至附送了洗濯肠壁的热液,灼烫翻滚着强迫他接受屈辱和昏厥。
施暴者从他身体里退出来的一刻他失去所有支撑点,被堆缠在脚上的裤子雪上加霜地绊了一记后才跌倒在冷冰冰地面上。膝盖猛然着地的滋味真不好,他几乎听到了关节碎裂的清脆哀嚎;而对方仍不肯罢休地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迎面而来的不是热烈黏腻的亲吻,而是完全不顾轻重的一记冰冷掌掴。
他能够看穿铺天盖地的幻觉,却不能阻止感官侵蚀本身。
就算不被精神攻击切断神魂,光是应付如此生猛逼真的幻梦攻袭,也真够累人的了。

#02

他更适合你。看起来很冷漠,其实他想要你。

你问我?

我嘛……

你也知道这种东西,我根本不在乎吧。



#03


最后他活着回来了。为了不让那混蛋可以在他死后用悠然轻佻的语气四处散播什么那个彭哥列十代就那么带着没有女性经验的身体蒙主召唤了哟之类有辱家族声誉的小道消息。

醒来后睁开眼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刷一下坐起身来扑上斜坐在床头作关切状的六道骸肩头,双手环抱着对方的脖子把脸埋进肩窝姿态无比柔顺美好,我见犹怜得让周围一大圈人都从心底打了个寒颤(还有一个脸色铁青几乎要昏过去了,在惊喜的下一瞬)。
“彭哥列,我知道你很感动能再见到我,但是……”
六道先生压低声音,轻拍怀里细瘦背脊的手却微微颤抖。
“你可不可以松口?我快流血了哦。”
咬人的那位闻言,又把齿尖往白生生的皮肉里埋进了几分:混蛋,是你把胃药换掉的对吧——

#04

炮火轰鸣的背景乐,大片大片的天空落进飞速上升的视界,他把伸过来的那只手死死抓住,狠劲的力道仿佛在防备对方在直升机飞到半空的时候突然松手,给他希望然后恶劣地摧毁:实际上,正毫无紧张感地用指甲顺着他的手腕静脉轻轻刮过的家伙也的确很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彭哥列,这是我一生的请求,请你不要死。”
“忽然、这么好心?”
“你要是死了,我就得为你守身了啊。”
“…………你真是大言不惭的专家。”

——也是最恶劣的告白犯。翻翻眼皮瞪着用惊险的姿势抱着他的家伙,他承认自己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微笑:可能是那张超过普通英俊水平的漂亮脸孔散发的勾引意味太过强烈,导致他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小孩子一样——非主观意愿地、再一次——晕眩与心动起来。
在他们对于彼此都乏善可陈的记忆里,对于这样的情境当然更是无案可考;所幸他们都还没有忘记,没法预习的时候,还可以现学现卖。
他要记住他,他要记住这艰涩曲折到让他心生苦楚的感情,轻轻皱眉就可以那么天真无邪的神态,让他狠不下心不去迁就他的骄傲与任性,对什么都能不屑一顾的恶毒……用力揪住那头反映着最深的海底才有的邃蓝色的头发与他唇舌交缠,高空的颠簸和灌进呼吸强风令他呼吸困难晕眩不已;被迫张开双腿环在对方腰两侧,接受亲吻的姿态无比难堪,他狠狠地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他加倍偿还。


#05


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感受到带着强烈的咸腥气味的海风灌进衣服里,衣服下摆像鸟的翅膀一样壮烈地张开来,一股引力把他拉向苍蓝色的天空,一时间涌上来的竟是满腔满腹没来由的委屈。

可以不爱他,却不能失去他,我们就是这样无可救药的俗人——

被人拉着后衣领从甲板护栏上扯下来重重跌到地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刚才的行为看起来有多像寻死。云雀学长偶尔穿便服真好看啊人长得帅就是不一样——他一边把鼻涕眼泪往对方的白T恤上蹭一边没头没脑地想。云雀虽然还是那个沉默又冷淡的样子,却安抚般的拥住他,轻轻抚摸他的头发,这真是难得。


#06

告诉我。

闭上眼睛,青白的阳光里有鸟的羽毛投下扑朔的阴影,令他想起手指拂过额头的心悸。

告诉我啊。

拍手[0回]

PR

Comment

無題

  • 阿蛋
  • 2007-07-14 19:52
  • edit
加班加到连眼镜都放在公司没带回来我没带眼镜用散光眼看了这篇文吖T T
不管看没看懂我就把它当我爱的3P了><
你明明不骸纲的写出来的骸纲却是最萌的[泪流]
你对小兔子...总喜欢把他弄伤再为他温柔裹伤
02非常微妙.............

無題

  • 阿虚
  • URL
  • 2007-07-15 00:16
  • edit
辛苦你了,散光三百……
別説你,我自己都快看不懂了
02是單個人的唷

無題

  • 紅衣
  • 2007-07-18 02:09
  • edit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得很爽XDDDDDD
絕對不是因為綱被強X喔(這是真的要是骸被強X我可能更爽點[毆])
怎麼說呢,果然是大叔的話就沒問題,我覺得死命咬住六道先生脖子的綱好可愛XDDDDDDD
以及那兩句話造成的效果我怎麼看都覺得像綱骸啊XDDDDDDD
02是骸的台詞吧?XDa 骸把鋼給了雲雀啊?
看完全部以後再倒回去看那兩句台詞,總覺得很窩心。。。///////骸你怎麼這麼可愛=//////=(無意義花癡)

無題

  • 阿虚
  • URL
  • 2007-07-18 12:57
  • edit
噗噗,親親,寶貝我覺得骸的話無論如何也該是自願的才對,除非嘛是想玩強X遊戲[什麽XD]
嘎嘎,你說的是哪兩句話呀XD[間歇性辨識不能]
嗯,02是骸的臺詞……不能說"給"吧大約只是"我不要,你拿去好了"這種意思[毆]
啊真坏心,我真的喜歡他嗎[爆]

無題

  • anda
  • 2007-07-23 11:48
  • edit
突然很想看H于是摸过来再看了一遍……
怎么说呢,阿虚君的H总体来说都很虐、很有力感和痛觉,然后很酣畅TvT
[很久没看H一看就感觉很爽快……]

無題

  • 阿虛
  • 2007-07-23 12:32
  • edit
嘎啊啊啊啊啊原來大家對我的印象就是這樣嗎H製造機嗎XDDD|||[自殺]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