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My Funny Valentine

R/骸/綱/雲/etc.

拍手[0回]

My Funny Valentine







熟悉不等於認可,就像習慣不等於愛。每每想起那個眼神,還是會本能地幾近作嘔。在首領摻雜著無奈、縱容和些許絕望的目光裡,他無疑已經成了REBORN今晚的胃口(兼不要命的挑戰者)。被反剪雙手摁倒在咖啡桌上的同時,沾染了一些親吻和指紋的瓷杯跟著玫瑰花瓣一起掉落在地板上,還有那些的希望,那名為六道骸卻已然不值一提的自尊,即使面對蠻不講理的命運也敢於自我流亡的反抗精神,隨著彭哥列帶著歉意和妥協(當然不是對他)的關門聲,一個接一個地粉身碎骨。“如果我強姦你,你會不會也愛上我?”阿爾柯巴雷諾溢滿嘲諷和引誘的聲音侵入耳腔,鉆進腦髓,讓他不能自已。真是無恥——他有點悲涼地想著,一邊努力伸直手指想要摸到藏在後腰的小武器;然後這一企圖被果斷、無情、毫無必要地羞辱著粉碎了:REBORN輕蔑地冷笑著在他眼前亮出那把精緻的短刀,“在找這個?”……最後他眼裡只剩下並盛財團的徽記在刀柄底端閃閃發光。REBORN反手甩了他一耳光,然後割開了他的襯衫和皮帶。



第二天他扣緊所有熟悉的和陌生的衣扣,西裝筆挺地去上班(?逛)。獄寺隼人走過去沒看他。山本武走過去對他笑笑。來串門的跳馬走過去多看了他一眼。澤田綱吉走過去看看他又把頭轉向別處。『昨晚我一直祈禱希望他不要逼我上你。』彭哥列的表情好像在這麼說。雲雀走過來,他默默地低下頭站在墻邊;對方捏住他的下巴檢查他嘴角的淤青,皺了皺眉但是沒有多餘的意味,最後從暗袋裡摸出那把沉甸甸、閃耀著美麗的?金光澤的溫柔兇器:“拿去。你怎麼會丟在他那裡的?”

抬起頭對上雲雀疑惑的雙眼,心裡像個低賤的瀕死的人在暗夜中呼喚,卻忽然想起在前一晚已經失去了自己的聲音。


誰說已經足夠骯髒?





-fin-

PR

Comment

無題

  • H
  • 2009-03-01 18:46
  • edit
......真的是有够FUNNY(僵死

無題

  • 阿虚
  • 2009-03-01 18:49
  • edit
對吧[絵文字:v-352]

無題

  • 阿药
  • 2009-03-02 06:55
  • edit
…………真是太funny了(右嘴角40°上翘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