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溫柔世界,再見

無聲鬼畜

拍手[1回]

溫柔世界,再見





那枚戒指在櫥窗角落閃著光。是如此的美麗到有些淒涼,讓骸不得不停下腳步來看了很久。插在皮衣口袋裡,習慣性地戴著手套的手上,只有彭格列力量的印信,堅硬的,棱角分明的,微熱的鼓動,牽連著體內的波動。就好像忽然被苦悶和煩躁所侵襲,骸狠狠地拔下戒指扔給回過頭來找他的雲雀,說了句“你走吧!”,有點兇暴又帶著些許自憐,然後推開店門走了進去。


雲雀看著他,那個轉身的背影就好像真的再也不想回頭一樣決絕悲愴。於是雲雀把戒指隨手放進自己大衣的衣袋裡,也跟著走進去。


櫥窗裡的戒指套在骸的手指上有點大,但是青灰色的寶石如同從水底看到的月亮,由骸戴著就散發出一種攝人心魄的神秘氣味。雲雀毫不猶豫地付了錢。回到基地以後他把衣服往椅背上一掛,就完全忘了霧戒的事。


雲雀的人生理念裡頭沒有後悔這一說,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件好事。骸直到睡覺也沒有把那枚戒指拿下來,冷冰冰的堅硬觸感貼在皮膚上總有些異樣。也許這傢伙是在期待著什麽吧,雲雀想。骸或許是想說,如果換了澤田綱吉,是不會給他買的。那個人會說尺寸不合適啊寶石顏色不相襯啊會說你戒指已經那麼多啦,云云,當然最後可能還是會買,但那是在唇舌較量了很久之後,是在愛戰勝了理智,美戰勝了現實之後。


雲雀不知道骸心裡有沒有幸福的概念。雲雀自己是已經很淡薄了,但他還是想知道。

他想知道,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個自私成性,也自虐成性的傢伙,感覺到一點點溫柔。


但是就好像他永遠不是澤田綱吉,永遠不是彭格列,也永遠不是六道骸本身一樣。
他不是月亮,不是像月亮的那塊石頭,對骸來說——他只不過是另一枚刻印著『霧』的戒指——就是這樣而已。


真是個無情的傢伙。收緊懷抱著他的手臂,雲雀終於也有了這樣悲涼的心境。






>>FIN.

PR

Comment

No title

  • Vino
  • 2009-11-07 13:44
  • edit
有人疼骸子真好…!
不管是大款的雲雀還是像媽媽(?)那樣的BOSS…
雖然我是後媽喜歡虐他但其實我也還是打心裏疼他…////

最大流氓頭子沒有之一的雲雀君…他…他去哪了…?!我…還沒來得及好好品味和[刪除]YY[/刪除]呢…!?

No title

  • 阿虛
  • 2009-11-09 23:35
  • edit
所以說不要看我長著一張後媽臉其實我是個溫柔的人啊……
骸子他看起來就是那種對輕易得到的東西不會珍惜的人哇。

流氓頭子被我暫時封印了,等我補完它再拿出來現世……
感謝關愛><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