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有的人叫它蒼紅,有的人叫它政幸,我叫它流氓乘以無情帝] 標題:狂 潮

蒼紅/政幸
maybe




狂 潮

拍手[0回]

狂 潮




“不要走。”


其時,房內並未只剩他和幸村;然而其他人只是默默地、有如若無其事一般地行禮、起身、退出門外,連小十也並未出聲責怪,只是用眼神提醒他適可而止。伊達伸手所捉住的,並不是手臂而是手腕,這令他挽留的動作顯得不夠堅決,不夠自信,帶著退路和遲疑;但是包在手心裡那骨節分明、柔韌有力的肢體,那真切的脈動和溫存、生命和誘惑,非自然的力量撩撥著他的心:這麼的灼熱,刺骨,一往無前——究竟是斬殺過多少英勇不屈的頭顱,沾染過多少生不逢時的怨恨?

而幸村並沒有掙開。可以說是稚氣未脫的臉上,純粹的無措令伊達傾心。


“不要走,今晚……”

“伊達殿!恕幸村不能……”


像是不願聽到之後的話語中或許可能存在的要求,更像是那要求必定帶著什麽難以啟齒的意味一樣,甲斐來的年輕使者顧不上禮數,急急出聲打斷了伊達。

於幸村而言鮮少惶急的語氣,倒令伊達清醒了些;但還未足以讓他放開手。


“不睡覺也可以,留下來吧。”


心頭翻騰滾湧的痛與慾,混攪著的黏稠的妄念和記憶,他想像著那些強烈的、無謂的、無遮無掩甚而“寡廉鮮恥”的想法,一個接一個地沿著血管灼燒指尖,滾過幸村的手臂,肘節,完美無缺的肩骨和頸線,一直到他佔據不了的那個胸腔,已經這麼的清晰而熱切,卻註定傳不到的地方。



『伊達殿,後會有期。』



他所傳達不到的。幸村的心裡。








never end without you,baby

PR

Comment

無題

  • angelx
  • 2009-08-29 01:50
  • edit
我很狗血的想伊達殿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闷哼一身痛到冒冷汗什么的吗(喂麻烦你去死一死好吗)...

無題

虚殿你终于写了!!内牛满面
看标题先喷了
杏花心里难道被团子和御馆样占得一点地方都不剩了么(掩面
无尽遗憾啊笔头……
小杏花你就别矜持了来嘛来嘛- -

無題

  • 阿虚
  • 2009-09-03 14:20
  • edit
angelx>>

Good idea!!就這麼辦吧(理性點

一>>

只要是爲了御館樣,杏花兒搞不好連糰子的位置也可以……(喂喂

那啥,你那個“來嘛來嘛”才是無比銷魂啊……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