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骸幻想69題 // 35.孤獨宇宙 中

骸幻想69题 35.孤独宇宙



雲綱骸




中.

拍手[0回]

只不过是一种过了时效的报复。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可以。为什么先放开手的人就一定会赢。为什么非要弄到遍体鳞伤万劫不复,才会明白,你,我,他,谁都不能得到彼此的一切,谁都只是这盘无解的棋局上一颗软弱无力的棋子。


云雀的记忆完全是音带的另一面。十年来他想要的东西全被泽田纲吉占了个干净。哪有人十年里和心里那一个只说过三次话的。哪有人说这么三次话都不超过十句的。哪有人就算这样还是觉得每次说话的时候世界都安静得只为他们两个存在的。六道骸从来没有想过回过头来看看他吧,云雀想,那家伙眼里只有披上狮子鬃毛的草食动物吧,经历了那么多伤痛他现在喜欢的只有那种温柔绵软无棱无角的幸福吧,所以自己是没希望了么,那娇媚无邪的眼角永远也不会属于他,还有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那没有防备的背脊,光洁得好像从没有沾染过世界的尘嚣,在清晨的阳光里慢慢舒展开来,就像每一个活在孤寂里的人的梦境,就像现在,在他眼前。


他把有点恍惚的六道骸按倒在地板上的时候对方立即以一种奇怪的神态不断挣扎,说不上害怕但也和欲擒故纵没有关系。云雀想这个时候即使说是互舔伤口也没什么不对的吧,但是六道骸竭尽全力推开他的样子让他觉得受伤;他把温顺无辜的白色T恤撩起到胸口,抚摸的动作接近粗鲁,他听到压抑而坚决的反抗的声音,觉得心里爱恨纠结,喉咙里的呼吸苦闷地翻滚。绝望之中他把他拉起来用领带绑到床头,是的泽田纲吉14岁时候用的床有点小,年久失修的床板在他们剧烈的动作中崩坏般的嘎吱作响,他想那就这样坏掉吧,反正自己的心也已经全盘崩毁,剩下一地丑陋的碎片,映照出来的全是被扭曲得不成样子的感情。


他冲进去的时候,对方绝望惨烈的尖叫把他彻底吞没。你疯了,你疯了,你知道这是在哪里吗,你知道这是在谁的房间里吗,你为什么要这样,他都已经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卑鄙,你满意了吗,你满意了吗,云雀恭弥……你……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正因为是你,我再清楚不过。



云雀一直没睡。和他一起受伤的人也是。实际上到后来六道骸就自己安静下来了,咬紧牙关睁大眼睛默默地流泪,在云雀压过来要吻上嘴唇的时候狠狠地别过头。
云雀找不到话来辩解。他也想捧住那轮廓细瘦的脸颊温言软语地安慰,他也想把千疮百孔的心剖出来给他看一看,也想把时间倒回,回到他们从没认识的时代,然后选择什么也不去相信,什么也不去明白,就那样做他孤身一人的云雀恭弥,在这个越是去爱、就越是得不到的宇宙里……


“……其实我知道…………”


他回过神,看到六道骸已经坐起来,背对着他蹲坐在床头,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烟。窗外是新生的晨光温暖了地球表面。



“到现在为止,我对他还是不能原谅。”

“……但是一想到他再也不会回来,我就一点也恨不起来了。”

“……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差点弄死我了…………你看,疼得眼泪都冒出来。”

“这烟味道真不怎么样。”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鬼上身了么你……”

“你想吃什么?我只买了速冻咖喱……”

“混蛋你干嘛拔出来……我刚洗的床单……”

“好痛……”

“…………”

“……云雀,你是不是也很伤心。”

“…………对不起。……”






TBC.

PR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