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食肉者永生 // 1869

現在看一年前自己寫的東西感覺真是……。
原來當年我這麼熱血

雲骸desu

拍手[0回]

食肉者永生





沒有地方可以告別。只剩下肉體的記憶。被食用動物的屍身停留在食用者體内的時間,也許比它們自身存活的時間要長得多。

或者,這也算是一種輪回。



和慾望沒有關係,只是本能。





那天他被快被自己身上血和汗的味道熏死,卻打起精神給自己和雲雀做飯。這是他們最後的儲備。底部凹陷了一個腳印形狀的不粘鍋裡一滴油也沒有,塊狀的植物屍體翻滾的歡快姿態仿佛在嘲笑他們的絕境。他擡起頭朝裡面的房間問道:你要吃蘿蔔炒白菜還是白菜炒蘿蔔?
裡面沒有回音。他又問了一遍。雲雀沒什麽起伏的聲音很平靜:隨便。


乾巴巴的菜梆子湊到雲雀嘴邊。實際上藥品和綳帶前幾天就用完了,雲雀還醒著是個奇跡。無論願不願意,對他來說,還在呼吸的這個人是眼前這個既沒有退路、也看不到未來的空間裡唯一的慰藉。
微涼的舌尖輕輕滑過他的嘴角,幾乎被這種溫情誘惑給擊潰。

——你死了我就把你拆了吃掉。
手背上正在結痂的傷口一陣一陣發癢。他舔著,恨不得咬一口。





後來他見到四肢健全五官完好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雲雀恭彌,才覺得自己餓得要死困得要死的那些日子是沒有白費。兩人中間的桌子上是全套的日式早餐,他覺得這個坐姿快把他的腿生生折斷。


——幹什麽只吃白飯跟腌菜?
——你才是呢,早上就吃肉?





就是這種追追跑跑的生活。查詢班機的時候被搭訕,擡頭看見壽司店的少東笑得一臉人生何處不相逢。呀,山本武。你去北海道看貓頭鷹嗎?山本帶他去吃時令海鮮,他被那種不知是植物還是動物的海蟲搞到胃口盡失,幾乎要報銷胃袋裡還未完全消化的存貨。他忽然明白原來雲雀的餐桌還算溫和派。晚上他抱著旅館的羽毛枕頭一邊過敏一邊失眠,心裡想念著那細膩的纖維,或許是種關懷的味道。


我只會炒?色蔬菜,燉豆腐跟醬油涼麵。一開始就説了。
雲雀從沒有説不滿意。





他用整個背護著冰箱,雲雀壓上來。像人魔?裡那樣頭髮被冰箱門夾住,他慘叫一聲。擡頭挑起眉毛努力像剛出場那樣瀟灑,要是有乾冰特效他還想再空中轉體三周半單腳落地。


——裡頭只有巧克力和啤酒,不用看了!
——我問你有沒有冰塊。


冷藏室的異空間裡是水生動物的屍體。開膛破肚處理完畢。鱗片?吃了也不會死。
六道骸想把它烤了。雲雀恭彌看樣子是要在吃他和吃它之間選一樣,所以他要趁早嫁禍。

後來雲雀騙他吞了一整塊裹了芥末的澱粉卷,他忍住生理淚水一邊咬著筷頭,眼睛盯著鍋裡咕嘟咕嘟上下翻滾的不明物體,腦子裡竭力回想著剛才那玩意的内臟到底有沒有掏乾淨。


説到底,肉食動物在什麽情況下才會和另一頭肉食動物面對面進食?





據説他磕的鎮靜劑經常是給神經性厭食症患者用的。?市醫生勸他改用食療但是他完全聼不進去。説實在的一個人連食慾都沒有了還會對什麽有慾望呢?不能説是給藥水泡沒的胃口,可能是更簡單的理由。險險活下來的那些日子,他扯開床伴整齊的領口舔著那形狀美麗的骨頭,一邊覺得頭暈眼花胃壁抽搐。可能又要穿個洞了,這一點也不好笑。雲雀翻身把他按在地板上,神情冷漠。


——我現在告訴你,我最討厭的東西,一樣是聚在一起的草食動物,一樣是草食動物的食物……對,就比如蘿蔔和白菜。

他瞪大眼睛。



所以那個時候他們被困在廢棄的基地,兩個人還都受了傷,他跑遍基地所有廚房儲備倉只找到三顆白菜兩根胡蘿蔔。他拍拍雲雀沾了大片血污的臉問:你想吃什麽?
雲雀睜開眼睛直直望著他。
那個時候,他是不知道這種事的。
但是雲雀什麽也沒説。


他第一次知道雲雀恭彌也會忍受自己不喜歡的東西。這真是難得。

——你……你不喜歡的話,爲什麽。



每一次,想對你做些什麽的感覺;
比起“喜歡”,更接近本能,更接近衝動。



『變成我的血肉。』



雲雀的舌尖上是那種血肉的腥香。胃液像煮沸了一樣翻騰滾湧,食道連同聲帶都被慾望擠壓著。他自己拉開皮帶剝掉褲子,襪子本來就沒穿,擡起眼睛看向對方的目光,一方面警告説這是有毒物質另一邊又好像在説我很美味,請趁熱享用。

——你有沒有不敢吃的東西?



結束了。他躺平了喘氣。雲雀的手指撫著他的唇角,他順勢張嘴含著,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燒肉醬料的味道。他一點也沒碰,只喝了豌豆的湯,結果還是吐了。
但是現在忽然覺得很餓。非常,非常。
對雲雀,對食物。


——雲雀你喂我好嗎?不是蘿蔔白菜也行。


在吃和不吃之間他有種精神分裂的錯覺。也或許不是錯覺是真的,雲雀那依舊沒有什麽溫度的舌尖上傳來動物組織纖維特有的生鮮氣味,糾纏在舌面和鼻腔裡,像麻藥一樣把他虜獲。

味蕾好像快被舔化了。





——現在該幹什麽?

——還能幹什麽?你買太多蘿蔔了,全部咬殺。

雲雀捲起袖子,餐果刀的鋒刃在燈光下面閃出薄情的光澤。他把兩團捲心菜抱在胸口假裝G cup企圖引起對方的注意,雲雀當然不理他。



咖喱湯裡赭紅色的牛肉塊。烤箱裡錫紙包住整個的馬鈴薯,裹著初生羊羔的心臟。
雲雀切菜的聲音就好像人的脖子整個扭斷的那種脆響。他挑戰把蘿蔔雕成雲豆的形狀。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也是雲雀的儲備糧。
有時候又覺得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吃誰。

似乎也都沒什麽關係。





食肉者永生 // .FIN.


原稿 for 網絡合志《三鮮餛飩鋪》 二期
07/11/2008 4:59 PM 初
06/02/2009 0:44 AM 修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