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紙花竹馬皆殺 壹

#真田主從幼馴染捏造注意
#調戲王筆頭亂入依舊有(咦我為什麽要說依舊
#not歡樂系


平井 堅 - 哀 歌
MINMI - 四季ノ唄
加羽沢美濃 - 火烧云

紙花竹馬皆殺 壹





#真田主從幼馴染捏造注意
#調戲王筆頭亂入依舊有(咦我為什麽要說依舊
#not歡樂系


平井 堅 - 哀 歌
MINMI - 四季ノ唄
加羽沢美濃 - 火烧云






完全沒入?暗的前一刻,鮮艷的走馬燈又一次在佐助眼前轉起。十多歲的時候,被真田的當家從同輩分裡活下來的小孩子中間選出來,帶到更加幼少的幸村面前。他恭恭敬敬對那孩子單足跪下,眉目低垂到對方雙膝之下,頸脖和性命一起暴露在這初次謀面的人眼前。庭院的沙地上有柔軟溫暖的花被風捲挾著拂過,遠未長成的、糯軟的聲音,接過那雙手,無防無備的眼神像甜甜的星光灑滿心頭。



在侍奉真田以前,佐助對命運這回事體驗得不怎麼深切。
自己是誰?為了什麽而誕生到這世上?苦難和艱辛,又是否有早已注定的緣由?生的痛楚和死的歡欣,這之間有何分別?
他當然可以用各種各樣的手段去生存。艱苦嚴苛的夾縫裡長大的孩子要麼圓滑狡詐要麼一根筋通到底;他顯然兩種都不是,卻又兼而有之。
他知道自己可以想辦法活得更好一點。他當然有理由這麼做。


而幸村,自幼不夠乖順。面對那常常因為氣惱或是不屈而鼓起的柔軟臉頰,佐助時常地感到無可奈何。眼前的真田少主能不能擔當起一個家族的命途,一個時代的風雲變幻,甚至能不能擔當得起他自己,這一切在那時也還未長大成人的佐助看來,都還是過於遙遠。但是無論如何,他知道自己不可以是一個溫柔天真的人,不然就保護不了任何東西;哪怕剛剛還牽著少主回家的手下一刻就要染上血腥,又怎麼可以有半點猶豫。


日沉時分,輕輕抱起習字不到一刻鐘便酣睡過去的溫暖身軀,一眼從衣襟裡瞥見孩子肩上新添沒多久的傷痕。常常的,在周圍小孩子們驚恐的目光和隱約的哭聲中,趕來照看各種突發狀況的大人們會不無感嘆地齊聲稱贊從不掉淚的弁丸殿是個堅強的孩子,將來必定如何如何;佐助吃力而堅定地擠進人群的中央,什麽也不問,從不求助於任何人,徑自把處於各種或輕或重的傷情之下的少主帶去安全清潔、可以療傷的地方。


從很早開始,佐助就學會了不去責怪他。任何事。


啊啊。無懼無畏,沒心沒肺的小孩子。
世界這麼殘酷,細小的手腕卻又那麼倔強,他的心怎麼疼得過來呢?





然而,後來佐助總是覺得,自己比從前要來得不夠堅定。也許是因為那時他們還小,有些東西離他們尚不夠切近。
如果可以,他想,自己會去恨也說不定。為什麽可以對死生之事視若無睹,對別人也對自己,為什麽什麽也不能阻止你,什麽也不能讓你懼怕。

而他也的確不能做什麽。

主子他還是就那樣長大了,一天比一天愈加地逼迫身邊的人去感受成長和光陰。佐助不無憂嘆,到底什麽時候,會長到再也不能把他納入烏鴉的?羽之下,甚至再也不能假裝是個嚴?的大人,一邊寵溺地摸摸他的頭呢。





“佐助!你沒事吧!!”

趁著天最暗的時候從廊下潛回去,被逮了個正著。幸村極度擔憂而依然沒輕沒重的力道幾乎把他本已受傷的胸骨徹底折斷。伸出手卻沒力氣去揉一揉那溫暖的頭髮,滿是血腥的指縫在?夜裡形影模糊。


“主子……你再用力點兒我沒事也變有事……”會看見花田的喲真的喲。
“唔啊啊佐助對不起!!”


一對二十,一個不留。不然怎麼都說將死之人怨氣特別重呢,最後那一下是砍到骨頭了吧。不著痕跡地把血流不止的手藏到背後,灼熱的痛在若無其事的笑容裡隱沒無蹤。


“佐助……不要勉強自己。”
“哈哈,你以為我是誰啊。”



這算什麽。只要是爲了保護你,這算什麽。
爲了保護這個,生來就注定要爲著這無情人世而揮槍的,連為自己悲傷都不會的你,這又算得了什麽。


自己第一次殺人的滋味,早就忘得一乾二凈。記得的只有那個霧沉沉的灰金色黃昏,被家中大人們攙扶著帶回來的孩子。那麼熟悉的臉孔,眼神卻再不是他那個小小的真田少主——是啊這怎麼不是妄想呢,再怎麼捧在心尖又有什麽用,他最喜歡的,細軟煦暖的頭髮上沾染了不知也不必知其所屬的血花……竹槍喧嘩的夢美得好像不會醒,但你怎麼阻止幼獸的獠牙被亂世磨出光華。





“喂,忍者,你主子呢。”


——明明就沒有真心詢問的意思。佐助習以為常地忽略獨眼龍望向自己懷抱著的一堆待洗衣物的那個「好盡職的老媽子啊」的戲謔眼神,徑直往後院大步行進:“我說龍主子你也夠?的,這個月第三次了啊。”

“有什麽關係,你家主子不是挺樂意見我的。”
“他更樂意把你砍了呢。”
“嘿,他要真有那本事,還用得著你跟在後面看得死緊。”


「這你就管不著了」。爲了避免又一輪無休止無意義的耗費唇舌,佐助把這一句咽了回去。其實如果,奧州的這位是在記恨真田忍隊在他屢次在戰鬥以外的時間意欲同他們主子有不同程度的過度接觸的時候的采取的合理保護措施(不排除暴力手段)的話,他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要是哪天我一不小心真的殺了他,你會來尋仇麼?”
“……我是忍者。”


忍是影。影無愛恨情仇。


“呵,答得好。”


伊達打個響指,給出一個半是贊許半是嘲弄的笑。







這樣就够了。

就這樣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注視著你一次次地在腥風血雨裡毀滅,而後壯烈地浴火重生,天空變成什麽顏色我再也無暇去睨看,纖纖花草們經歷著怎樣的春風雨露,與我再無干係。

總是紛紛擾擾,卻從來留不住什麽的人世,唯獨你於我,是冰寒世界裡熱烈綻開的花,不論地久天長,雨淋風吹,讓我在瀕死一線還能有意念伸出手去;注定不能結果的,就讓它湮沒在三途的滔浪裡,看著你,只看著你,去愛,去恨,去放縱,去懊悔,歡聲笑語,泣不成聲,而後死無葬身之地。





『佐助,不要跟來。』


一路順風。




如你所愿,生生死死,無一不轟轟烈烈。臨了對我背過身,心裡是否也熱淚盈眶?我見不到。
輝煌卻無聲的刀光炮火之中,我什麽也見不到。



凄惶的荒野裡小小的孩子們,要怎麼樣牢牢地牽著你的手不放開,才能保護你不被命運之火吞噬。啊啊終於還是消失了,多少個潮暖夏夜裡,誰爲了誰輕輕哼唱過的無歌小調,星光和閃電映亮童稚的面容,於刀尖之上粉身碎骨的淚花兒,白駒過隙的一瞬,心中散了一地的情義恩仇,全都跟著你一起,在滾滾紅塵裡消失無蹤。



當忍鳥帶回前線的訊息,佐助不斷試圖去回想幸村最後出陣前的形容神態,卻一再地被奔涌潰堤的情緒給沖散。
飛奔在熟悉的樹海深林,卻有種迷失的眩暈,眼中淚河裡撐起的,是臨別的渡船嗎。


『忍者,你真的以為你能保護得了什麽嗎。』


或許自始至終,從未真正守住過什麽。
純真,膽怯,孩童的執拗與迷茫,赤腳踏上凈?溪流裡溫柔的卵石,情熱的花火,飛逝而過的春夏秋冬裡每一個動人心魄的微笑,終於一個也留不住。



『佐助,我們回家吧。』



啊啊全都丟棄又如何,煙消雲散的青蔥歲月,朝朝暮暮絕然逝去,我愛過你多少回,又有誰會知道。


是在哪一年的哪一天,低下頭不去看那天真無邪的面容,猿飛佐助屈膝誓誠在年幼的真田少主足前。



『だんな。』





自此生途漫漫,於他眼前,是紅蓮業火,一片凄絕。





佐幸maybe // 紙花竹馬皆殺 【完】
阿虛

拍手[0回]

PR

Comment

No title

  • 感冒子
  • 2009-07-28 10:51
  • edit
?#32456;于开始写了,本来我还想说你?#21861;时候怕得彻底一点开始写文.

No title

  • 2009-07-28 18:20
  • edit
那你还不快夸我!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