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拉面铺老板的儿子们

*重新写起来的时候,不知为何我脑子里转来转去的竟然都是老百乐门jazz……。
*全篇简体字注意。不适用者烦请自行转码……。
*想知道CP么,其实我也想知道……(够

拍手[0回]

百无聊赖地扒拉着后脑梳得高过头的杂毛,骸蹲在后门旁边上了封的酱菜坛子上盯着对面二楼阳台上打盹儿的野猫;暖得像晒了一天的褥子一样的风夹杂着葱花和酱油的味道一阵一阵撩过来,他跟着那猫连打两个呵欠。回头看见阿武神定气闲地剁肉,咚咚咚咚,啪啪啪啪,掺进干菜沫,翻过来再剁,咚咚咚咚……他眯着眼看着那有条不紊的动作,还有像电线杆子一样端稳的站姿,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就快要睡着。

正是不会有什么客人的当口,和煦得有点过头的天气,空气里的面粉颗粒飘啊飘啊,把淡黄色的太阳光打散出一圈又一圈乌烟瘴气的光晕。

——闲着?过来切萝卜。使唤归使唤,阿武照例地没怎么认真。

也是照例地作痴没听到,骸歪着头靠在被长年的油烟熏黄的墙面上装死,直到今天出外拉菜的隼人拖着又一袋萝卜从后门挤进来往他头上砸。阿武剁完了肉开始揉面团,心里知道今天下午的安生日子算是泡了汤。

你当这年头的蔬菜便宜嘛——这么说着手里却一点不怠慢把下个月腌菜的原料往对方脸上扔的动作,骸一矮身躲过对面气急败坏的隼人踢回来的半个萝卜,却也间接让刚进门的少东家手里捧着的、刚收回来的面碗脆生生着了地。

而台面上管账的恭弥,照例已经?了一张脸,一边从油乎乎的柜面下头摸出不知为何竟还印着抬头的公文纸来代替请款单,往正在厅堂里上蹿下跳的那两只不知已经预支到哪年哪月的工钱里又扣上了一笔。



祸害遗千年。
这是一句真话。





拉面铺老板的儿子们






这一天,街口那间传承了不少年头的拉面铺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招牌。虽然是勉强用二楼阳台的晾衣杆子支起来的塑料电灯箱,但好歹算个招牌,少东家总不用为了那条用红漆刷了字的床单老被风吹得整个翻卷过去的事发愁了。

据说本来应该在国外深造的少东家,一点也没抱怨过老头子要他回老家守着这一没市口二没风水的小面铺的事;虽然回来后不久就发现这里头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厨子到跑堂一个比一个靠不住。难得少东家一向是逆来顺受的好脾气,除了每次从局子里把人领回来的时候稍微说两句,平常大大小小的乱子他一概作内部矛盾低调处理了,也没见真的把谁踢出门去过。

不过骸被扔出去守大门的那几天不算,谁叫他自己把门锁弄坏来着。



少东趴在台面上记月账的时候,骸就会没事找事地蹭到桌子另一头,像撒着娇要人理会的野猫一样眉开眼笑地问:掌柜的你啥时候发财。
少东一般就会说:很快。
骸就会继续蘑?他:很快是多快。
少东早就全不吃他那一套,也跟他忽悠回去:很快,那就是很快嘛。
常常的,旁边报账的恭弥就会照着骸的后脑勺一板子下来了——照例是用垫菜单的缺口塑料板。





不知道第几次掰开巴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恭弥脑子里那个把像抹了502胶似的粘在背后的家伙一脚踹下去的念头像春天里的毛虫一样挠得他整个心思都在发痒。入冬没几天骸就嚷嚷着睡觉时候手冷脚冷非要爬到别人床上去蹭暖,虽然他体温的确比一般人低了点但一年到头也没见犯什么病,可见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不想自己一个人睡罢了。其实这完全是多余,面铺二楼的小阁楼被几个男人挤得满满当当的比腌鱼罐头宽适不了多少,当初为了床铺分配的事还闹腾了好几个晚上,除了他谁不想占个整铺。
就是有那种好好的下铺不睡非要摸到上铺去黏糊人的。

感觉到那微凉的皮肤好像正把自己身上的热气一点一点吸走,他皱眉叹了口气。骸把脸贴在他背后,声音闷闷的:你啥时候回去上班哦。
沉默了很久,他不冷不热地蹦出一句:睡觉!


这个时候,恭弥被放大假已经有一年。





虽然这铺子里掌柜不像掌柜厨子不像厨子,但最不像的莫过于跑堂。骸这个人离端盘子这活计的距离上看下看都是远了一点。真的问起来,骸会说他以前什么都干;从东街看场的到西门卖药的从南区拉皮条的到北环卖打口碟的,到最后甚至会一脸神秘地压低声音跟你吹嘘他以前在哪个红灯巷的名声,总之一张嘴就没有一句是靠谱的。久而久之谁也不吃他那一套,但没有人真的不喜欢他——即使是恭弥这样生人勿近熟人小心的刺猬个性,也没对他真说过一句狠话;即使他正是被这家伙拖累才处于这么一个半丢了官的憋屈状态。


陈年旧事是这样的。那时候还是副局长的恭弥还风风光光地每天把这一片当自家后院巡视,骸也还在他眼皮底下的街头巷尾饱一顿没一顿地晃荡。那时节街上小混混多,片儿警也多,?的白的不?不白的你来我往,时而不时地就难免搞出点乱子;骸属于离手脚干净和洁身自好都差了那么一点的那种,平日里也往局子里进进出出的有些次数,但熟人都很清楚他怎么的也都还没到杀人越货劫道拐卖那样地步。正好到了恭弥在专营白面的鹅汤馆后巷把他抓现行铐回去的那天,就是他的倒霉日子。



“你是怎么知道我还被扣在那儿的?”

到了后来,每当骸问起恭弥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光荣历程,恭弥总是用一副得意又神气附加嗤之以鼻的牛逼表情让对方越发地崇拜自己,但始终没有告诉骸说是因为,那天自己快下班了都还没见到他跟以前每次被放回家之前一样、趴到自己办公室窗台上把手指头伸进局里唯一的鸟笼里逗那只自己撞进来的傻鸟。



说回来,那天的后来,等到恭弥觉得不对,冲过去咣当一大脚踹开笔录室的门板儿,就看到总局里来的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坐着的手里晃悠着一叠不知是什么的纸,一边不知废着什么话,而站着的那个正作势要往双手被铐在后面、已经被踢翻在地上的骸再补上几脚——这个要命景象明显是超出了恭弥的预想范围的。他把骸逮回来只是例行公事地给教育教育最多罚个款让他记牢点儿就完了,从来不是把骸当作什么需要上刑的重犯,更不是拿来当什么抓不着真凶就随便弄个顶罪的老鼠。而且恭弥这人虽然不算特别有同情心,但他和我们一样是肉眼凡胎,看到原本好好的一个人被打成那样——而且骸绝不是那种天生长得欠打的倒霉货色:就算是小混混,也是恭弥见过的小混混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眼见长得那么惹人怜的人被莫名地欺凌,是人都会来气的,而对于恭弥来说,因为毕竟把骸逮回来的是自己,这种气恼中又掺杂了更加复杂的成分,其结果就是,说整个分局被翻了个底朝天也不为过。


——底朝天就底朝天吧。不管怎么样,一想起肥油局长那吞了耗子似的倒霉神色,恭弥就觉得痛快;是那种淋漓的痛快,比当年还在官面上管着这整个并盛区片的时候还痛快,比在后门大街口把倒卖盗卖扒车打劫调戏妇女的小混混挨个爆揍的时候也痛快,甚至比他跟骸不小心好上的那天、把那漂亮家伙按在楼梯间墙头随便扒拉扒拉裤子硬捅进去捣到底的时候——唉不,他仔细想了一下,那个痛快大概还是比不上。



所以他其实没有怎么不快活。
确切来讲,因为一些契机产生的便利,他以前是从地上管地下,现在他可以从地下管地上。他身在拉面铺,他还是并盛的地头蛇,只不过现在已经没人能从台面上管得了他。他管着两本账,一本是街口拉面铺的,一本是整个并盛的。他也管着两拨人,一拨是并盛所有的小混混大混混潜在的混混以为自己不是混混其实已经注定要跟着混的混混,另一拨就是戴着例如卫生检疫队或是治安防卫队之类的红袖章看起来是公务员其实就是多了个政府编制的官方混混。好吧,其实我们也不能直接说恭弥就是个流氓头子,他表面上还是个不苟言笑认真起来也会算盘打得噼啪乱响的账房先生;如果我们看到铺子里笑颜如花的跑堂黏在他身上央他下月多拨点儿零花而他难得地没有冷哼一声抄起什么东西照着那杂毛倒竖的脑袋下去,那么大概可以猜想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又或者是至少他心里盘算着什么好事——先别管他想的是什么,反正只要他们太平,这个铺子就太平;这个铺子太平,整个并盛就太平。虽然算不上什么盛世,但是少东那明明是个卖面的身板儿却壮过邻街肉铺掌柜的老爹说了,既然大家想吃阳春面的时候、也都还找得着地方坐下来心安理得地哧溜面条,那就是凡尘俗世里再美没有的事。





拉面铺老板的儿子们•记得那年,你是片儿警我是小混混 // fin
PR

Comment

no subject

  • 2009-04-06 13:04
  • edit
好棒 沒想到這深夜檔(?)還能看到後續

CP? 這不是再明顯不過了嗎?虛大您真是愛開玩笑(←請無視)

no subject

  • 阿藥
  • 2009-04-06 17:19
  • edit
……怎么说呢老板,[打消]以后我叫你少东家吧[/打消]
难得的简体看的无比畅快……没想到还有续,不知道是不是简体的关系我觉得挺有《故事会》的范儿……= =~
cp那不是在明显不过了吗+!

no subject

  • 阿虚
  • 2009-04-06 20:31
  • edit
>>宅

明明是昏昏欲睡的午后档XDDD

>>阿藥

故事会...orz
其实不止你们没想到,我也没想到会有续...大概是因为我心中还有爱...(?呀

no subject

  • 杏仁
  • 2009-04-07 23:38
  • edit
看到文裏的恭彌我噴了。||||

no subject

  • 阿虚
  • 2009-04-07 23:44
  • edit
这是我唯一可以接受的叫他恭弥的方式…………。(硬是没让骸子叫他)

no subject

  • 桃子
  • 2009-04-08 21:20
  • edit
于是……
老板,来碗拉面!多加点菠萝!!【喂】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